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4 思慕绵绵134

  眼看着自己脸上这些明显的伤痕,沈嘉晨先是震惊混乱了片刻,随后却很快就镇定下来。

  她擦干自己脸上的水渍,很快回到了慕慎容的屋子里。

  慕慎容依然坐在那张小书桌旁边,仿佛她出去那么久,他都没有动过。

  沈嘉晨见他这个模样,翻了个白眼,随后径直走到床边,将自己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一件件地又收回了背包里。

  将最后一件t恤也收进背包之后,她却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随即重新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到最后直接将包里的东西倒在床上,却没有看到最关键的那一样——钱包!

  “我钱包呢?”她不由得脱口道。

  慕慎容闻言,终于有所动作,转头看了她一眼。

  沈嘉晨又将自己刚刚叠起来的那些衣服一件件掀开,却都没有找到钱包。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不见了了的那条裤子——难道钱包跟那条裤子一样,从背包里掉了出去?

  这么一想的确是很有可能,她忍不住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一转头却正对上慕慎容的视线。

  两相对视片刻,慕慎容很快收回了视线,沈嘉晨也随即收回目光,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准备打电话。

  谁知道电话拨出去传来的却是提示音:“对不起,您的手机已欠费停机……”

  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张了张嘴,拿下手机一看——月初,1号,她忘了交电话费!

  她呆滞了片刻,终于又一次看向慕慎容。

  他安然地坐在那里,仿佛所有注意力都在面前的那本书上。

  沈嘉晨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喂!”

  慕慎容没有动,也没有回答。

  沈嘉晨咬了咬唇,又道:“我爸之前不是给了你一部手机吗?借我用用。”

  听到这里,慕慎容才终于合起自己面前的书,缓缓回头看了她一眼。

  沈嘉晨迅速将脸往旁边偏了偏,似乎是不愿意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伤,可是想想他刚才应该已经见过了,索性就扬起脸来,“我要打电话。”

  慕慎容这才起身,走到衣柜旁边,从里面取出自己的背包,再从背包里取出手机扔给她。

  沈嘉晨很快拨通了沈嘉宁的电话,“沈嘉宁,我钱包丢了,你快点给我送钱来!”

  电话那头的沈嘉宁一头雾水,“我上哪儿给你送钱?”

  沈嘉晨瞥了重新坐回书桌前不动如山的慕慎容一眼,没好气地回答:“我在学校门口呢。”

  “呵呵。”沈嘉宁笑了两声,说,“不好意思,我在机场呢,你想让我怎么给你送钱来?”

  “机场?”沈嘉晨诧异,“你去机场干什么?”

  “我跟同学一起去首都玩,我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你……”沈嘉晨气得几乎晕厥。

  “你钱包丢了干嘛不自己回家拿钱?”沈嘉宁说,“爸妈不都在家呢吗?我忙着呢,别烦我啊!”

  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沈嘉晨丢开手机,忍不住气得跺脚。

  如果眼下她这个样子可以回家,那她干嘛还要多此一举找他?

  好几分钟后,慕慎容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本书已经很久没翻页,于是便伸出手来翻了一页。谁知道刚刚翻完,忽然就听见沈嘉晨的声音:“你有钱吗?”

  慕慎容目光依旧落在书上,安静了两秒之后回答:“有。”

  “有多少?”沈嘉晨咬了咬唇看着他,“借我一下,等这几天过了就还你。”

  “五十。”他说,“够吗?”

  五十?听到这个数字,沈嘉晨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五十?你是在逗我吗?五十块够住什么酒店啊?”

  慕慎容这才又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你要住酒店?”

  沈嘉晨懒得回答他,一下子又坐回了床上。

  她这个样子,如果不想让爸爸妈妈看到,那只能不回家。不回家,除了住酒店还能住哪里?

  安静了一会儿,沈嘉晨终究又一次不甘心地开口:“你怎么可能只有五十块呢?五十块连生活费都不够,你怎么活的?”

  慕慎容没有看她,头也不抬地回答:“原本今天可以收到一笔家教费,可是那家的家长出差了,所以推迟了。”

  沈嘉晨转头看向旁边不说话。

  过了片刻,倒是慕慎容又开了口:“你可以找你别的朋友?”

  别的朋友?沈嘉晨听到这几个字,脸色控制不住地又沉了几分。

  说起朋友,她第一个就想到了程菲。

  可是这个口口声声说会站在她这边的“朋友”,却在约了她见面之后人影全无,而代替她来到约定地点的却是刚才那几个男男女女——答案还能更明显一些吗?

  约好碰面的地点只有她和程菲知道,那几个人却直接就在那里找到了她,毫无疑问,是程菲出、卖了她,又或者从一开始,这就是她联合萧阳身边的那些人给她设的局!

  想到这些沈嘉晨就觉得心肝疼,至于其他人,她是更不敢相信了。

  她坐在那里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去处,慕慎容起身去上了个卫生间,回来时她依旧低头拧眉坐在那里,一副走投无路的模样。

  他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沈嘉晨忽然就抬起头来,与他对视一眼之后,她忽然回过神来一般,转身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你放心,我这就走,不会占着你的地方的。”

  慕慎容看她一眼,“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去,我不介意你待在这里。”

  沈嘉晨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冷笑了一声,抬眸看向他,“我需要你来收留?”

  慕慎容安静了几秒,才又道:“我没钱借给你住酒店,倒是可以借这么一个地方给你。三天之后你照样可以还我钱,只要你不介意。”

  沈嘉晨拿着自己的背包低头坐在那里,脑子里翻转过许许多多的想法,她一时也理不出个头绪,偏在这时脸上的伤口却突然一痛,她抬手一摸,整个人顿时就清醒了。

  她这个样子,又能去哪里呢?

  安静了许久之后,她才终于再度抬头看向慕慎容:“好,就当我租了你的地方。你这个破房子,我顶多给你五十块,别想再多。”

  慕慎容看了她一眼,说:“你随意。”

  说完他便走回自己的小书桌旁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随后又拿过来背包,一副收拾东西准备要出门的架势。

  沈嘉晨看着他的动作,冷冷地问了一句:“你要去哪儿?”

  “去吃饭。”慕慎容说,“以及我下午还有家教要做,吃完饭就会直接过去,你在这里随意就好。”

  沈嘉晨一愣,慕慎容已经背起书包出了门。

  听着他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她没吃早餐,时近中午,她肚子也饿了。可是明知道她没钱,他一个人去吃饭,并且吃了就不会再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不吃就不吃,反正少吃一顿也饿不死!

  沈嘉晨这样想着,忍不住往床上一倒。

  等背沾到那硬硬的床褥时她才猛地反应过来这里是慕慎容的地方,这张床也是他的——也不知床上会有什么脏臭的东西!

  想到这里,沈嘉晨立刻从床上翻身而起,然而却已经有什么味道传进了鼻腔。

  她转头盯着自己刚刚枕过的枕头看了看,许久之后,才又小心翼翼地俯身下去,轻轻嗅了嗅。

  很淡的味道,干干净净的肥皂味,并没有她想象中的什么脏臭味。

  虽然如此,她还是没有再躺下去,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将这间小得一眼就可以望尽的屋子看了又看,随后又起身走到他的衣柜和书桌旁,将两个地方都翻了个遍。

  跟沈嘉宁那只脏猪相比,慕慎容还真是干净得出人意料。

  她正百无聊赖地东翻西看时,门口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沈嘉晨吓了一跳,低声喝道:“谁?”

  “门口的王大爷。”外面传来一把老人的声音,“姑娘,给你送饭来了!”

  沈嘉晨一愣,随后走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果然看见那位守门的老大爷正站在门外,手中拎着一个白色的饭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