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5 思慕绵绵135

  沈嘉晨有些怔楞地接过那个饭盒,关上门回到屋子里打开一看,是一份很简单的炒饭,大约就是校门口卖两块钱一份的那种。

  她不可控制地撇了撇嘴,可是因为腹中空空,还是被炒饭的香气吸引了,因此她很快就开动了。

  出乎意料的是炒饭的味道还不错,竟然很合她的胃口,沈嘉晨连吃了几口,才缓了下来,安静咀嚼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慕慎容。

  她态度这样差,那个人……为什么还要买东西给她吃?

  难道是怕她饿死了,三天后他拿不到钱?

  可是他那样“有骨气”的一个人,连她爸妈给的钱都假惺惺地拒绝了,怎么到了她这里反倒连这点小钱都在乎了?

  她一面吃着东西一面默默地想着,到底也没能得出个答案来。

  吃完饭,她坐着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只觉得闷得要死,偏偏他这个屋子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她呆了一会儿,想起他书桌抽屉里似乎有一部mp3,于是便走过去拿了出来,将耳机塞进耳朵里之后,打开了mp3。

  耳朵里刚有声音传来她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人,mp3里居然全是英语文章!

  沈嘉晨将播放列表翻了个遍,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一首歌,除了文章还是文章!

  沈嘉晨十分无语地拿下耳机,然而这屋子又憋又闷,偏偏还一点人声都没有,这让她十分难受,到底还是又将耳机塞回了耳朵。

  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叽里呱啦的英文,她又起身在他书桌前翻了一大通,终于成功地找到两本还算有点意思的中文读物,于是便一边听着英文,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看起来。

  下午五点,当慕慎容打开屋子的门时,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床上的沈嘉晨。

  房屋西晒,今日难得天晴,落日余晖从窗口照进来,刚好投射在她青春饱满的身体上。而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耳朵里塞着耳机,胸口放着书,却已经是闭目沉睡的模样。

  慕慎容静静地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进屋,关上了门。

  大约是因为听着mp3的缘故,沈嘉晨没有听到他发出的任何声音,也没有被他惊动丝毫。

  慕慎容默默地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久久未动。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沈嘉晨熟睡依旧,直至八点多,mp3电量耗尽,那个在她脑子里循环了整个下午的声音忽然消失了,这一变化成功地惊动了她的大脑,她忽然一个痉.挛,随后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光线很暗,只余书桌上一盏台灯亮着,照射出慕慎容年少清俊的侧颜。

  他低头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本书,目光专注而沉静,橘黄色的灯光在他身上投射出一圈暖暖的光晕。一时之间,沈嘉晨竟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她静静地盯着他看了许久,直至……慕慎容不知何时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

  两两相视,沈嘉晨却在十几秒后才倏然回神,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坐了片刻,似乎又觉得在床上坐着也不舒服,于是便站了起来,低头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物。

  慕慎容没有看她的动作,只是缓缓合起了自己面前的书,“吃晚饭吗?”

  听到这个问题,沈嘉晨动作一顿,安静了片刻才回答:“吃也行,不吃也行。”

  慕慎容转头看她一眼,很快站起身来,“走吧。”

  沈嘉晨看着他径直朝门口走去的身影,心头不知为什么又有些烦躁起来,于是开口道:“又是中午那种难吃的炒饭吗?”

  慕慎容看她一眼,又看了看被她扔在垃圾桶里的空饭盒,那意思似乎不言而喻——难吃你还吃光了?

  沈嘉晨将他的神情动作都看在眼里,只觉得脸上格外挂不住,一下子又坐到了床上,一副懒得理他的模样。

  片刻之后,慕慎容才又开口:“不吃炒饭了。”

  沈嘉晨闻言,微微有些讶异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慕慎容这是在给她台阶下?

  他有必要这么好吗?

  她微微蹙眉与他对视了许久,脑子里许多念头翻转,终究还是空空如也的肚子占据了主导。她终于站起身来,缓缓地走向门口。

  两个人一起出了门,可选择的地方依然只是学校门口那些小餐馆,慕慎容带着她走进其中一家中餐厅,坐下来开始点餐。

  沈嘉晨没来过这家餐厅吃饭,她盯着墙上的餐牌看了一会儿,很快有了想吃的东西,“我要吃糖醋排骨,糖醋里脊,酸菜鱼,干煸土豆丝……”

  她自顾自地说着,忽然察觉到一道视线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转头便对上了慕慎容的目光。

  沈嘉晨隐隐意识到什么,却并不妥协,“干嘛?我又不是不给你钱!”

  “不是你给不给钱的问题,是我给不给得起钱的问题。”慕慎容面不改色地说,“干煸土豆丝可以有,另外三个菜只能选一个。”

  面对着店内服务员带笑的眼神,沈嘉晨只能拉高了领子遮住自己的脸,不情不愿地选了一个,“糖醋排骨。”

  没过多久两道菜上来,沈嘉晨毫不客气地拿着筷子开始,一整份糖醋排骨被她一个人吃光,外加半份土豆丝。

  而慕慎容整顿饭就吃了……半份土豆丝?

  沈嘉晨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问题时,已经是在跟他回小区的路上。

  慕慎容走在前面,她懒洋洋地走在后头,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她踩着他的影子,忽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走到小区对面的那个小超市时,沈嘉晨忽然顿住脚步,“我要喝牛奶。”

  慕慎容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她一眼,沈嘉晨转头就径直走进了超市。

  她拿了两盒惯常喝的牛奶走到收银台,慕慎容看了一眼,说:“一盒不够吗?”

  沈嘉晨动作一顿,随后转头看着他,“一盒牛奶而已,你也要算得这么仔细?”

  “你不介意明天中午不吃午饭的话,我也可以不算得这么细。”慕慎容说。

  沈嘉晨顿时火上心头,拿起那两盒牛奶就扔回了脚边的购物篮里,“不要就不要,本小姐还不想喝呢!”

  她转身就走出了超市,慕慎容盯着购物篮里那两盒牛奶看了看,终究还是拿起其中一盒,让收银员结了账。

  等他买好牛奶回到小屋时,沈嘉晨已经站在门边,靠着墙,扭头看着一边。

  慕慎容上前打开门,将那盒牛奶放在小书桌上,随后便拿了自己的毛巾衣物,“我去洗澡。”

  沈嘉晨走到床边坐下来,瞪着那盒牛奶看了一会儿,刚刚收回视线,却猛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去洗澡,洗完澡之后就要睡觉,可是这里只有一张床,怎么睡?

  她瞬间有些僵住,只是盘腿坐在床上,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个问题。

  好像没过多久慕慎容就洗完了澡回到屋子里,沈嘉晨看着他,他却没有看她,只是走到衣柜旁边,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张床单,随后取了一摞书平铺到地上,再将那张床单铺到了那些书上。

  沈嘉晨看着他的动作,“你干什么?”

  慕慎容看她一眼,只回答了两个字:“睡觉。”

  沈嘉晨当然知道答案,可是其实她想说的却是——那样怎么睡?

  可是这句话到底没有说出来,她只能想,只有一张床,他不睡地上,还能睡哪里?

  这样想着,她忽然就心安理得了许多,仍旧只是霸着那张床。

  “如果你要洗澡,我还有新的毛巾。”慕慎容说。

  沈嘉晨哼了一声:“谁要在那个鬼浴室里洗澡!”

  慕慎容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到了睡觉的时候,沈嘉晨身上穿着整整齐齐的衣服将自己裹进他的被子里,转头看他时,却见他只是将一些厚厚的衣物盖在自己身上,仿佛那就是一床被子。

  沈嘉晨看见眼里,一些话控制不住地又冲到了嘴边,可是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咽了口唾沫,默默地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棉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