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6 思慕绵绵136

  时至深夜,沈嘉晨却是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忍不住睁开眼来偷偷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慕慎容,却见他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已经睡着了。

  她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却只觉得愈发难受,忍不住坐起身来,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窗帘一拉开,外面的月光混着夜的灯光投射进来,沈嘉晨再次转头,便看清了躺在地上的慕慎容的模样。

  他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倒像是真的睡着了,然而耳朵里却塞着耳机,眉头还微微拧着。

  在沈嘉晨的注视之下,慕慎容似乎是感知到什么,缓缓睁开了眼睛。

  两人目光在暗夜之中交汇,沈嘉晨本来以为慕慎容可能会问她再干什么,或者会问她为什么不睡,然而并没有。

  慕慎容看了她一眼,竟然只是抬起手来整理了一下塞在自己耳朵里的耳机,随后就翻了个身,背对着她,似乎在努力再度睡去。

  眼见着他这个模样,沈嘉晨顿时就火上心头,恨不得上前踹他两脚,可是走到床边,她又顿住,咬了咬牙之后,终于还是回到了床上。

  这一次她重新将自己裹进被子,尽管再觉得辛苦难受,也没有起来一下。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沈嘉晨才真正睡着,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有开门的声音将她吵醒。她一向有些起床气,正困的时候被吵醒更是觉得烦躁,忍不住一脚踹在床上。

  门口的声音似乎顿住了片刻,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好看见慕慎容拿着盆子走出屋子的身影。

  假期这个混蛋也起这么早?

  她朦朦胧胧地想着,然而疲倦来袭,却由不得她想太多,便再次陷入了熟睡之中。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艳阳高照的时候,沈嘉晨睁开眼睛,慕慎容已经不在屋子里了。

  她呆了片刻,坐起身来,确定慕慎容是已经走了,而他的小书桌上正放着他昨天在超市里帮她买的牛奶,以及一包多出来的面包。

  沈嘉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果断起身拿过牛奶和面包,随后又重新躲进被窝里吃了起来。

  勉强吃饱喝足之后,她依然只是赖在床上,屋子里实在太安静,她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

  中午时分,慕慎容回到小屋时,便只见到依旧蒙头大睡的她。

  也不知道她睡得有多香,他开门关门的声音再也没有吵到他,直到他进屋,说了一句“吃饭了”,床上的人才有了动静。

  沈嘉晨听到“吃饭了”三个字才渐渐醒过来,微微掀开被子,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才打着哈欠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来,脸都还是皱成一团的模样,就对上了慕慎容的眼睛。

  看着他清醒沉静的眼神,沈嘉晨瞬间清醒,蓦地转头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过来之后她才重新看向慕慎容,微微拧着眉,嫌弃的模样,“吃什么?”

  慕慎容将四个饭盒放到了小书桌上,随后将小书桌搬到了床边,让她坐在床上就小书桌,勉强凑成了一张小餐桌。

  眼见如此近水楼台,沈嘉晨伸手就去打开盒子,想要看里面是什么。

  慕慎容却忽然问了一句:“你刷牙洗脸了吗?”

  沈嘉晨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后抬眸瞪了他一眼,“关你什么事!”

  慕慎容没有说话,她安静片刻,反倒冷哼一声掀开被子下床,拿了昨天晚上新拆的牙刷和毛巾往卫生间走去。

  慕慎容坐在那里,安静了片刻,才伸出手来摆好买回来的饭菜。

  沈嘉晨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饭菜都已经摆开了,依然只有两个菜,可是糖醋里脊和手撕包菜都挺对她的胃口,因此她还算满意。

  慕慎容默默地吃着自己饭盒里的饭,沈嘉晨坐在床边扒了两口才看向他,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你早上去哪儿了?”

  “给学生补习。”慕慎容头也不抬地回答。

  沈嘉晨蓦地嗤笑了一声,说:“大好的节日还不肯放过可怜的小朋友……”

  慕慎容没有回答,沈嘉晨又顿了顿,夹了片包菜放进口中,这才又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放假你不用陪你女朋友的吗?而且你把我收留在你这里,就不怕你女朋友来看到误会?”

  慕慎容闻言,缓缓抬眸看向她,安静了片刻才平静地开口:“我没有女朋友。”

  沈嘉晨咀嚼的动作一顿,随后看向他,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地笑了起来,“你没有女朋友?那纪薇薇是谁?”

  “普通同学。”慕慎容回答。

  沈嘉晨冷笑,“你跟你普通女同学关系还真好。”

  说完这句她就埋头吃起东西来,过了好一会儿,却听慕慎容开口道:“我补习的两个学生中,有一个是她亲戚的小孩,是她前段时间介绍给我的,所以我心里是感谢她的。”

  沈嘉晨埋头吃着饭,耳朵却悄无声息地竖了起来,同时脑子也飞快地转动着。

  也就是说纪薇薇给他介绍了学生,所以才会放了学跟他一起走,也会来他住的这个地方,都是为了他帮人补习的事?

  想到这里,沈嘉晨忽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你这算什么出息?靠女人吃饭,那三个字怎么说来着?是叫吃软饭吗?”

  慕慎容抬起脸来看了看她。

  沈嘉晨脱口而出那句话之后其实就有一点后悔,这会儿被他这么一看,竟然觉得有些内疚起来,可是她到底强势霸道惯了,即便心里有犹疑,面上依然不会退缩,因此只是看着他,“怎么了?我说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