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7 思慕绵绵137

  “你高兴就好。”慕慎容却忽然淡淡回答了这么一句,随后合上了饭盒,转头拿起自己的背包,“我要去图书馆一趟,你自己吃吧。”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背着自己的背包离开了家。

  沈嘉晨怔怔地看着他走出去关上门,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咬了咬唇,冷哼一声道:“不吃就不吃,耍性子给谁看呢!”

  说完她自己埋头苦吃起来,一个人吃掉了整盒饭和两份菜,一丁点都没给慕慎容剩下。

  然而慕慎容似乎压根也没打算回来吃剩下的饭,沈嘉晨眼睁睁看着桌上的那盒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由暖变凉,外面的天色由亮到黑,慕慎容始终没有回来。

  一个人坐在这又窄又暗的房间里,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她不就说了他吃软饭吗?犯得着生气成这样?他这是故意不回来丢她一个人在这里挨饿?

  她这么想着,忍不住一头倒在床上,咬牙看着头顶的灯光,心里又气又恼,偏偏肚子又饿,胃一阵阵地抽筋,难受极了。

  正在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昏死过去的时候,房门忽然响了,慕慎容消失了一个下午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门口。

  沈嘉晨几乎“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坐起身来,“你去哪儿了?”

  慕慎容看她一眼,缓缓吐出两个字:“补习。”

  “补习?”沈嘉晨看了看床头的闹钟,“谁家小孩这么勤奋,补习到这么晚?他不用吃饭的吗?他们家不用吃饭的吗?”

  “补习完时间已经晚了,所以他妈妈留了我吃晚饭。”慕慎容站在门口脱了鞋,一面换拖鞋一面说。

  他已经吃过晚饭了?沈嘉晨听到这句话,心头不由得空了空,再看看他两手空空的模样,忽然抬眸看向他,“你这是在报复我?”

  “你说什么?”慕慎容走过来,看了她一眼,放下了肩上的背上。

  “不就是因为我中午说了——”沈嘉晨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然而刚刚说到一半,她忽然就顿住了。

  慕慎容从书包里取出一个饭盒,放到了桌上。

  沈嘉晨看着那个饭盒,顿时就不说不动了。

  紧接着慕慎容又从背包里取出了两盒牛奶,看着她,“买了点小笼包,你趁热吃吧。”

  他转身走到衣柜前去换衣服,沈嘉晨坐在床上看着那盒小笼包说不出话来。

  这人……不会生气的吗?

  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已经脱掉外套,正在脱里面的衬衣,沈嘉晨连忙回过头来,坐在小书桌旁边,打开那个饭盒,看到了形态十分熟悉的小笼包。

  她夹起一只尝了尝,连味道也是熟悉的。

  “这不是周记的小笼包吗?”她终于又一次看向慕慎容,问道。

  慕慎容已经换好了衣服,闻言淡淡应了一声。

  沈嘉晨顿了顿,又问:“你不是没钱吗?”

  周记的小笼包可不便宜。

  慕慎容似乎安静了片刻,才回答道:“中午在图书馆遇到同学,借了一百块。”

  沈嘉晨又吃了一只,听到这句话心头不由得堵了堵,又拆开一盒牛奶喝了起来。

  “你慢慢吃,我去洗澡了。”慕慎容拿了自己的衣物和毛巾,又端起地上的盆子走了出去。

  沈嘉晨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了咬唇,好一会儿才又转过头,小口小口地吃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小笼包。

  她吃完好一会儿,慕慎容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进来,进屋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铺床——铺他自己在地上的“床”,用建造。

  沈嘉晨抱着腿坐在床边看着他的动作,安静了片刻忽然问:“慕慎容,如果我明天不给你钱,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做了赔本生意?”

  慕慎容铺床的动作都没有停一下,闻言淡淡应了一句:“随你。”

  沈嘉晨一听,立刻道:“你不就是为了钱收留我的吗?”

  “那你就给钱。”慕慎容头也不抬地说,“觉得没住舒服,不想给我也无话可说。”

  这简直是任她为所欲为了?

  他干嘛这么纵容她?

  沈嘉晨盯着他湿漉漉的脑袋看了一会儿,忽然说:“我也想洗澡。”

  听到这句话,慕慎容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说:“我给你烧热水。”

  “怎么烧?”沈嘉晨闻言,诧异地皱了皱眉。

  慕慎容起身走到门后,拿下了一根电热水棒。

  “浴室里没有热水器吗?”沈嘉晨惊异。

  “没有。”慕慎容回答。

  “那你自己洗澡的时候为什么没烧水?”她又问。

  “我习惯了用凉水。”

  沈嘉晨再一次无言以对。

  慕慎容用一只塑料桶接了凉水,将电热水棒放入其中,另一头接了电,开始缓慢地烧水。

  沈嘉晨盯着那桶水,忍不住又皱了皱眉——这个澡怎么洗?

  事实证明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慕慎容帮她将勾兑好的一桶热水拎进洗澡间,她自己面对着那桶水时,很快便产生了问题——她不过是像往常一样用热水暖了暖身体而已,怎么桶里的水忽然就只剩下那么一点了?

  沈嘉晨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跑到卫生间门口冲着慕慎容屋子的方向喊了起来,“慕慎容!慕慎容!”

  她只喊了两声,慕慎容很快就出现在了门口,看见她仅仅从卫生间里露出的一个脑袋。

  “水不够……”沈嘉晨小声地说了一句。

  慕慎容顿了片刻,才道:“已经在烧了,你省着点用。”

  听到这句话,沈嘉晨才放心地退回了里面的淋浴间。

  不一会儿慕慎容就将另一桶热水拎到了卫生间门口,随后喊了她一声,自己转身就又回到了屋子里。

  沈嘉晨用新一桶热水舒舒服服地冲洗身上的泡泡时才想到一个问题——他怎么那么有先见之明,竟然知道她的洗澡水会不够用,还提前又帮她烧了水?

  正这么想着,身后忽然传来“啪嗒”一声,像是拖鞋踏在水泥地面的声音,沈嘉晨吓了一跳,连忙从淋浴的隔间探头一看,却看见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在门外一闪而过。

  “啊——”那分明是个男人的身影!沈嘉晨控制不住地扬声尖叫起来!

  仿佛她尖叫完没有几秒钟慕慎容的声音就响起在卫生间门口:“怎么了?”

  沈嘉晨吓得不轻,这会儿什么也不顾,直接拿过自己的外套裹在身上就冲了出去。

  慕慎容就站在卫生间门口,见她冲出来,似乎怔了怔。

  她的短外套裹在身上,勉强遮住上下,却依然有大片大片的肌肤暴、露在寒凉的空气之中。

  因为受惊过度,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靠去,“有个男人!有个男人偷看我!”

  慕慎容闻言,目光顷刻间凝了凝,下一刻,他蓦地转身走向了走廊里一道离卫生间很近的门。

  沈嘉晨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走到那扇门口,慕慎容忽然抬起手来重重敲了敲门。

  “是这里住着的人?”沈嘉晨忽然问了一句。

  慕慎容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就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裹在了她身上,“你先回屋。”

  沈嘉晨愣了片刻,慕慎容竟低吼了一声:“快去!”

  她委屈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跑回了他的屋子里,还“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可是即便关上门,外面还是有声音传来——

  起初是争执的声音,沈嘉晨清楚地听到那两把声音里有慕慎容,而争执之后,忽然就传来一把陌生男人惨叫的声音!

  开打了?沈嘉晨心头控制不住地一跳,忍不住走到门边,想要打开门看一眼,却又始终觉得害怕。

  整个走廊里仿佛都回荡着那个男人惨叫和呼救的声音,可是却并没有听到任何人过去劝阻或是拉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