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8 思慕绵绵138

  沈嘉晨凝神细听了一会儿,渐渐地就只听到那个男人的惨叫声,而慕慎容则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终于还是忍不住打开了门。

  刚刚从门里看出去,那男人惨叫的声音忽然一顿,片刻之后,他忽然又发出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随后就看见慕慎容从那扇门里走了出去。

  看到他走出来,沈嘉晨心头控制不住地一松,忍不住出门迎上他,目光落到他手上,却发现他的手背擦伤,隐隐有血丝渗透。

  “你……你受伤了?”她站在他面前,低头问了一句。

  她身上还裹着他的外套,因为惊慌的缘故并没有完全穿好,露出光裸的肩头和雪白纤细的腿,慕慎容低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就将她推回了屋子里,随后转身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墙壁确认里面没有人之后,走进去把她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回到房子里,他将她的衣服丢在床上,随后道:“你先把衣服穿好。”

  沈嘉晨这才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连忙坐到床上,拿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腿。

  慕慎容却直接拉过椅子背着她坐了下来,随后从墙上取下一个装药的袋子,低头清理起了自己的伤口。

  沈嘉晨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终于一点点地脱下他的外套,随后是自己的外套,再从里到外,一件件地往身上穿。

  这样一间狭窄的、无遮无挡的屋子里,她就坐在他身后,这样无所畏惧和顾忌地在这屋子里呈现出自己的身体,沈嘉晨心跳不可控制地有些加快。

  她甚至想,慕慎容有没有可能会偷偷回头看她一眼?

  可是她显然想多了。从她脱下衣服起整个目光就都落在慕慎容身上,可是从头到尾他都是坐在那里低头处理自己的伤口,在她看来,简直像是动都没动一下。

  她心里竟莫名生出某种失落的情绪,换好衣服之后她就靠在床头坐着,也不说话。

  又过了好一会儿慕慎容才出声:“你好了吗?”

  沈嘉晨忍不住从背后瞪了他一眼,随后才冷冷地说了一句:“好了。”

  慕慎容这才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见她坐在那里神情冷淡的模样,他安静了片刻才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教训了有什么用?看都被他看过了!”沈嘉晨说,“你早点说你住的地方有这种人,我打死也不要住在你这里!”

  慕慎容听了,忽然就站起身来,说了一句:“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沈嘉晨没好气地反问。

  “是我不该让你住这样的地方。”慕慎容拿过自己被她丢在床边的外套,随后看向她,“走吧,收拾收拾东西,我送你去住酒店。”

  沈嘉晨听得一怔,“住酒店?你不是没有钱吗?”

  “我会想办法。”慕慎容只说了一句,便开始收拾自己。

  沈嘉晨怔怔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头各种滋味格外复杂,到底还是被火气占了上风,掀开被子起身来就开始穿鞋。

  慕慎容先收拾好自己,正在帮她将东西往背包里塞,沈嘉晨没好气地挤开他,“我自己来,不用你动手!”

  慕慎容没有强求,由得她去了。

  她慢吞吞地收好自己的东西,将背包背好,这才转身冷眼看着他,“走吧。”

  慕慎容果然转身就往外走。

  沈嘉晨气得又咬了咬唇,跺跺脚也走了出去。

  刚下楼一出楼道她就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虽然他那个屋子也不暖和,可是比外面还是好多了。

  她抬头看了慕慎容一眼,慕慎容仿佛没有察觉地径直走向外面,她也只能跟上。

  两个人一起走出小区,慕慎容走到路边等车,她则是倚在门口的大树上咬牙切齿。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都没有车,慕慎容转身走向她,说:“这个点经过这里的车太少了,我们去大路上等吧。”

  “什么?”沈嘉晨立刻炸毛,“我都快被冻死了,你还要我去大路上!”

  慕慎容与她对视了片刻,说:“那我去大路上打了车再过来接你。”

  说完他便转身走向大路的方向,沈嘉晨心头火气霎时间燃烧到极致,脱下自己背上的背包就砸向了他!

  慕慎容接过她的背包,转身看向她。

  “我说我要冻死了你听不听得懂啊?还没等去到酒店我就已经冻僵了!我现在就要躺进被窝里,立刻!马上!”

  慕慎容静静地看了她片刻,沈嘉晨忽然扭头就往小区里走。

  刚刚走到他住的那个单元门口,她忽地想起楼上那个变态,忍不住就顿住了脚步。

  转头一看,慕慎容缓缓地跟在她身后,走上前来。

  两个人在楼梯口站了片刻,才听到他开口:“那你今天再委屈一个晚上。”

  沈嘉晨嘀咕道:“反正都委屈两天了!”

  慕慎容又看她一眼,这才转身往楼上走去,沈嘉晨则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重新回到屋子里,她第一件事就是脱下外套躲进了被窝里,只是发呆不说话。

  慕慎容将她的背包放进衣柜里,这才回到小书桌旁边,也不跟她说什么,打开一本练习册研究起来。

  沈嘉晨回过神来,时不时瞥他一眼,最终还是转身背对着他。

  慕慎容做完了一套练习题才合上面前的书册,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在地上躺下时,沈嘉晨忽然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向他。

  “怎么了?”慕慎容抬头看她一眼。

  她咬了咬唇,“我想上厕所。”

  慕慎容听了,知道她还有心理阴影,又从地上起身来,“走吧,我陪你去。”

  沈嘉晨这才起床披了衣服,跟着他走出屋子,来到厕所前,还拉着他的衣服推他进去探了探路,这才让他出去。

  等上完厕所,她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好在慕慎容依旧等在门口,她松了口气,紧贴着他往回走。

  回到屋子里,慕慎容重新准备躺下,沈嘉晨看着他整理外套搭在身上的模样,忽然问了一句:“你这么睡暖和吗?”

  “暖和。”慕慎容回答。

  沈嘉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从床上滑了下来,“那让我睡一晚吧。”

  慕慎容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不要闹了,时间不早了,睡吧。”

  “你能睡我也能睡。”沈嘉晨忽然拉了一把他身上的外套,“你不是说挺暖和的吗?”

  “那也不是你睡的地方。”慕慎容伸出手来拉回自己的外套。

  “你这什么意思啊?”沈嘉晨直接忽略了他的好意,“你意思是说我娇生惯养了?我今天偏要试试!”

  她再度伸手去拉慕慎容身上的衣服,慕慎容蓦地伸出手来扣住她的手腕,沈嘉晨用力一挣扎,身体控制不住地往他身上撞去,两个人交叠着倒在了地上。

  他倒在地上,而她压在他身上,两个人都有些僵住。

  两相对视片刻,慕慎容眼神一点点地深邃起来。

  沈嘉晨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心头没来由地一慌,偏偏这时,她与他相接触的身体明显地察觉到他身上有什么部位贴着她,正一点点地发生变化。

  这样的认知让沈嘉晨怔了片刻,直至慕慎容再度开口:“还要闹吗?”

  她猛地回过神来,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一瞬间仿佛明白了那是什么,瞬间就从他身上跃了起来,一下子回到床上,拉过被子紧盖住自己,背对着他躺着。

  她一动不动,床下的慕慎容也很久没有动静。

  沈嘉晨只觉得自己身体热、脑子也热,脑海中反反复复回想着刚才的情形,与此同时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却都是不可言说的。

  很久之后地上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沈嘉晨身体蓦地一僵,凝神细听,下一刻,屋子却骤然陷入黑暗——是慕慎容关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