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1 思慕绵绵141

  这一天,一上午的课沈嘉晨都上得心不在焉,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在食堂门口看见纪薇薇,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纪薇薇转头年匆匆走掉了,而沈嘉晨下意识地转头寻找了一下慕慎容的身影,却并没有看到他。

  她一个人吃过午餐,慢吞吞地步行到教学楼前,抬头望了一眼五楼的位置。

  这会儿正是吃饭午休的时间,五楼阳台上有一两个趴着的身影,很显然却都不是慕慎容。

  沈嘉晨漫无目的地在楼下晃悠了一会儿,脑子里各种情绪翻来覆去,最终还是走上了楼梯。

  她径直来到慕慎容班级的门口,原本的打算是如果没看见他她就随便找个人帮她把钱给慕慎容,谁知道她刚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只有寥寥数人的教室里,慕慎容赫然就在自己的位置上。

  然而他并不是正常地坐着,而是趴在桌上,只露出一个头顶。

  沈嘉晨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会单凭一个头顶就认出他来,可是她就是无比确定那是慕慎容。

  她在教室门口看了片刻,教室里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她。

  大约是她上次在这个班上做过的事情太过令人瞩目,看见她的人脸上瞬间露出惊愕的表情,随后下意识地就看向慕慎容。

  只是并没有人喊他,他仍旧趴在那里没有动。

  见状,沈嘉晨咬了咬牙,直接走进了教室。

  站到慕慎容面前,她伸出手来推了他一把。

  慕慎容没有动。

  沈嘉晨于是又稍稍用了推了他一下,微微拧了眉喊他:“慕慎容。”

  他还是没有动。

  她心头微微火了起来,拿起他桌上的一本书不轻不重地砸到了他头上,“慕慎容!”

  这一次,慕慎容终于动了动,却是很轻微的动静,随后才像是播放慢动作一般,缓缓从桌上抬起头来,看向了她。

  见到他的模样,沈嘉晨是微微吓了一跳的。

  他似乎是趴在这里睡了很久,脸上都有衣服印出来的痕迹,面容潮红,双目无神。然而在看见她的瞬间,那双漆黑的眼眸还是瞬间沉淀了许多。

  “你有什么事?”他低低开口,声音喑哑,听起来也格外冷淡。

  沈嘉晨瞬间被他这样的语调激怒了,伸手从口袋里取出几张百元大钞来,一把扔到他身上,“还给你的!我说了我不会欠你什么!”

  说完这句,她也不等慕慎容回答,转身就跑出了他的教室。

  剩下慕慎容坐在那里,伸出手来按了按额头,再次缓缓闭上了眼睛。

  “慕慎容,这女的到底谁啊?”有同学凑过来跟他说话,“这态度也太恶劣了。”

  慕慎容缓缓睁开眼睛,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掉落的那些钞票上,顿了许久,才伸出手一点点将那几张钱收入了口袋。

  “我说,你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看看,这段时间流感可严重了,不是闹着玩的。”那人又说。

  慕慎容只是低低回答了一声:“嗯。”

  剩下半天沈嘉晨异常暴躁,晚上沈嘉宁特意来她班上接她放学也没得到一丁点好脸色,还在下楼梯的时候被她踹了一脚。

  到家的时候,沈妈妈不可避免地关注了一下今天慕慎容有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沈嘉晨脸色瞬间更加难看,却忽然听沈嘉宁说:“没,我今天上体育课的时候看见他去医务室,感冒了,好像挺严重的,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正埋头吃东西的沈嘉晨听到这句话,手中的筷子不由得微微一顿。

  感冒了?

  看他那样子倒的确是很像。

  所以他是因为感冒才用那样的神情和语调跟她说话?

  鬼知道!

  难道是因为那几天晚上,她霸占了他的床,而他只能睡地面造成的感冒?

  如果是这样那他不是应该昨天就感冒了吗?他昨晚明明在舒舒服服的沈家卧室里睡的,所以他感冒关她什么事!

  想到这里,沈嘉晨咬了咬唇,收起了心头些许的同情。

  沈妈妈听了却叹息一声:“我就说吧,他一个人在外面怎么可能照顾好自己,可是这孩子啊,也是自尊倔强极了……”

  沈嘉晨用力地搅动着自己面前的面条,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

  那之后的几天时间她都没有见到慕慎容,反倒是从沈嘉宁口中得知慕慎容病情严重,还请了两天假。

  那两天的时间沈妈妈也往慕慎容住的地方跑了几次,接送他看病买药,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终于在期末考试之前让慕慎容回到了学校。

  学校里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偏偏那之后,沈嘉晨竟然一次也没有再撞见过慕慎容。甚至有几次她特意等放学高峰期过去才离开学校,也没有看见慕慎容。

  春节将近,他们也很快迎来期末考试,考试结束之后便是过年,于是沈妈妈立刻就念叨起了让慕慎容回家来过年,为了还特意去慕慎容住的地方走了两趟,却都无功而返。

  “那孩子说寒假还要帮人补习,住在那边方便。”沈妈妈说起这个问题就叹息,“难不成过年也一个人孤零零在外面?”

  听见这话的时候沈嘉晨正坐在沙发里吃零食,闻言咬了咬唇,头也不抬地说:“别人就喜欢孤零零的,何必拿您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你这孩子,女孩子家家,怎么说话呢?”沈妈妈看她一眼,随后道,“下午我们一起去逛街,你不是要买新衣服吗?也给慎容买两套。”

  沈嘉晨听了,只是撇了撇嘴。

  然而到下午她还是很认真地陪沈妈妈逛了街,母女俩逛了两三个商场,试自己衣服的时候她都是可有可无的样子,到了男装部她就异常活跃,专挑丑的衣服拿到沈妈妈面前。

  沈妈妈当然不会接受她的建议,给慕慎容挑了好几件格外精神好看的衣服。

  然而一直到过年前三天,慕慎容也没有回家,自然也没有穿上那些衣服。

  越临近过年,沈爸爸沈妈妈就越忙,应酬一天比一天多,而沈嘉宁也是每天在外面浪得不见踪影,反倒是沈嘉晨每天宅在家里,无所事事。

  于是沈妈妈再一次委派了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给她——去给慕慎容送新衣服。

  对此沈嘉晨自然表现出一万个不满,异常抗拒,然而沈妈妈恩威并施起来她也是不得不服软,只能答应。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的时候,家里照旧已经一个人都没有。沈嘉晨胡乱喂饱自己,想起沈妈妈昨天的吩咐,坐在沙发里发了会儿呆之后,终于还是起身上了楼。

  去慕慎容房间拿衣服的时候她才发现,慕慎容在家里住了这么些年,她竟然一次都没有进过他的房间,也不知道他的房间时什么样子的。

  最终她还开错了两间房才找到慕慎容的卧室,推门一看,里面的风格陈设跟沈嘉宁的卧室相差无几,虽然没什么新意,可怎么都比他自己租住的那个鬼地方好多了!

  她走进去,看了一眼放在床上那些没有动过的新衣服袋子,正准备拎了离开房间的时候,视线却忽然自窗外一晃而过。

  这一晃之后,她原本转身离去的脚步忽然顿住了。

  下一刻,她扔下自己手中的袋子,扑到了这间卧室的飘窗上。

  窗外是沈家的小花园,右边是常年没用的游泳池,而左面……是她和沈妈妈沈爸爸卧室的窗户。

  看见自己卧室那扇干净明亮的窗户时,沈嘉晨脑子里瞬间“嗡”的一声,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

  她跪在飘窗上,眼睛发直地盯着自己的卧室看了看,却仿佛依然觉得不真切,随后她跳下来,急匆匆跑回自己的卧室,左看右看之后,她拿起一个大玩偶摆在了床边,这才再一次跑回了慕慎容的卧室。

  她再一次扑到床边,朝自己的卧室一看,她放在床边的那个大玩偶,分明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