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2 思慕绵绵142

  从慕慎容这个房间看过去,她的卧室大半的范围都清晰可见,不用说那个大玩偶,连她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一本漫画,她都可以看得见。

  沈嘉晨的脸控制不住地抽了抽。

  她从来只知道父母的卧室在自己隔壁,而沈嘉宁的卧室在她的房间对面,她一直以为自己窗外不过就是一片花园,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一向都没有拉窗帘的习惯。

  可是她却从来不知道,家中竟然还有一个卧室,可以如此清晰地看到她的房间!

  她全身僵硬地在那里站了几分钟,忽然转身就冲出了这个房间。

  离开家,沈嘉晨打了辆车,直接报出了慕慎容住着的小区地址。

  时近春节,城市空旷了许多,交通也格外顺畅,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时间,沈嘉晨就在小区门口下了车。

  门口的看门大爷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看报纸,沈嘉晨直接就冲了进去,一鼓作气跑上楼,到了慕慎容的门前。

  到了门口,她几乎是手脚并用地砸门,砰砰砰砸了一通,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很显然,慕慎容不在。

  沈嘉晨穿着气站在门口,咬了咬牙,转身靠着那扇门等待着。

  这一等就是一个下午。

  她从站着到坐着,从满心愤怒到满心疲惫,终于看见楼梯口出现了慕慎容的身影。

  大约是她坐在门口的身影太显眼,慕慎容刚一出现在楼梯口,脚步忽然就顿了顿。

  沈嘉晨依然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他顿了片刻,这才缓缓走了过来。

  沈嘉晨原本以为自己见到他就会跳起来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的,可是经过一个下午的等待,她似乎已经冷静了许多,见他走过来,她也缓缓站起身来,只是冷眼看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慎容淡淡地问了一句。

  沈嘉晨目光落在他脸上,冷笑一声,说:“我来请你回去过年啊。”

  她神情和语调都有些不太对劲,慕慎容看了她一眼,安静着没有说话。

  “怎么了?”沈嘉晨偏头看着他,“回去还是不回去,你倒是说句话啊!”

  很久之后,慕慎容才低低回答了一句:“好。我收拾一下东西。”

  沈嘉晨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打开门走进去,简单收拾了一下背包,又换了件衣服,这才重新走出门来。

  她扭头就走向楼梯的方向。

  出了小区,沈嘉晨很快就打到一辆车,自己先坐进去,也不关车门。

  慕慎容在车旁安静地站立了片刻,才终于也弯腰坐了进去。

  车子一路驶向沈家,沈嘉晨一直转头看着窗外,而慕慎容静静地坐着,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然而当两个人回到沈家的时候,沈家却是空无一人。

  沈嘉晨换了鞋就径直走进了客厅,慕慎容却只是站在玄关入口看着她,直至她站在客厅中央,终于回过头来看他。

  四目相视,她眸光依旧清冷,唇角虽然有笑意,然而那笑容却实在是僵硬得厉害。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慕慎容终于开口。

  沈嘉晨听了,微微偏头看他,“你觉得有吗?”

  慕慎容没有回答。

  沈嘉晨呵呵一笑,“我说没有,你满意了吗?”

  说完她就转身上了楼,剩下慕慎容在玄关处独自站了很久,才终于一点点地走进来。

  原本是该吃晚饭的时间,可是沈嘉晨跑到他那里将他喊回来,家里却空无一人,这样的情形实在是有些古怪。可是因为家里没人,晚餐自然也没人煮,看沈嘉晨的模样似乎是不打算吃的,而他心头莫名沉甸,也没有吃晚饭的胃口。

  很快慕慎容也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进入卧室,他习惯性地没有开灯,摸黑走到床边坐下,却意外察觉床上有东西。

  他伸手一摸,很快就感知到了那些是什么——毫无疑问,应该是沈妈妈给他准备的新衣服。

  他静坐在那里,许久之后,才终于缓缓抬眸看向窗户。

  从这里看出去,其实只能看到窗外的一片夜色,然而只有他知道,当站在窗边往外看去的时候,可以看见什么。

  此时此刻,她会在房间里做什么?

  慕慎容这样想着,却并没动,依旧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很久之后,才往后一倒,躺了下来。

  沈嘉晨今天的态度实在太过古怪,他没有办法忽视。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自己的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下一刻,房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与此同时,墙上的开关被按下,屋子里灯光顿时明亮起来。

  躺在床上的慕慎容忍不住用手遮了遮眼睛,以阻挡这突如其来的光亮,随后他才缓缓看向门口。

  沈嘉晨披着头发,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看着他,在发现他竟然躺在床上的时候,她似乎微微怔了怔,随后却又很快冷笑了起来,“这么早就睡了?”

  慕慎容静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果然,沈嘉晨随后就走进了屋子,“时间还早,不打算看看节目吗?”

  慕慎容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嘉晨缓缓走到窗边,目光落在自己那间灯火通明的卧室里,她伸出手来拨了拨窗帘,说:“还是,你其实已经看过了,只是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

  看着她走到窗边的时候,慕慎容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无数的尘埃碎片充斥着大脑,发出嗡嗡的声音,让他再也没办法冷静下来。

  沈嘉晨终于再次转头看向他,目光咄咄,“怎么样?我今天竟然没有在房间里换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竟然也穿了衣服,你是不是很失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慕慎容倏地从床上站起身来,似乎抬脚就想走向门口。

  沈嘉晨却快步上前拉住了他,“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窗户怎么回事?你房间里永远不开灯又是怎么回事?”

  慕慎容看着她,没有说话。

  沈嘉晨再度冷笑了一声:“我说呢,你在我们家里住了这么多年,我竟然一直不知道你住在哪个房间,因为在我看向窗外的时候,你这个房间的灯就永远没亮过!你的眼睛是有毛病,还是有夜视功能?还是因为不开灯的时候,你才可以尽情地窥视我的房间?”

  而慕慎容听到这样再清晰不过的指控,竟然也没有说话。

  沈嘉晨忽然就伸出手来用力揪住了他的领口。

  他高过她几乎一个头,她要努力踮起脚来才能跟他平视,可即便如此,她仍旧紧紧揪着他不放,“你有没有看过?有没有?有没有?”

  面对着她一声又一声的逼问,慕慎容呼吸终于一点点地急促起来。

  仿佛是一件紧紧捂在身上的衣服被人一点点撕开,他藏于心中多年的秘密,终究还是为人所知,再也无处隐藏。

  偏偏这个人,还是最不该知道的那一个。

  “你不说话,也不否认,那就是默认了?”沈嘉晨依旧紧紧地看着他,“慕慎容,你承认你偷窥我了,是不是?”

  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他的心跳终于也一点点地紊乱。

  面对着她这样坦荡直白的质疑,他说不出否认的话来。

  可是他也没办法承认,承认……过去那无数个夜里,或单纯或诚挚,或肮脏或龌龊的自己。

  “你等着!”沈嘉晨忽然松开他,随后用力推了他一把,“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等爸爸妈妈回来,等他们一回来我就告诉他们这件事!慕慎容,你别想蒙混过关!你别以为他们还会对你那么好!慕慎容,你等着向我爸爸妈妈交代去吧!”

  说完这句,沈嘉晨转身就跑出了他的房间。

  而慕慎容僵硬的身体被她推得撞到门上,却依旧无所察觉一般,僵立许久,他才终于转身走向床上,拿过自己的背包,背上身之后离开了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