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4 思慕绵绵144

  除了沈嘉晨,再没有谁会这样子敲他的门。

  慕慎容站在屋子里,盯着那扇隔绝视线的门看了许久,直至门外传来沈嘉晨的声音。

  “慕慎容!”她恶狠狠地喊着他的名字,“你别以为你不出声就没事,我知道你在屋子里!”

  他这才终于抬脚走到门口,伸出手来打开了门。

  而门外的沈嘉晨正准备再度用力砸门的瞬间,门忽然打开,她身上的力道没有收住,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就往屋子里栽去。

  慕慎容的身体接住了她。

  沈嘉晨有片刻的僵硬,却很快从他身上直起了身子,抬眸,咬牙看着他。

  慕慎容与她对视了片刻,绕到她身后关上了房门。

  再转过身来的时候,沈嘉晨却忽然就用力推了他一把,竟将他的身体都推得撞到门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

  而他的神情竟然依旧没什么波动。

  沈嘉晨咬牙的力气顿时就加大了一些,“慕慎容,你以为你这样跑掉就可以当没事发生过吗?敢做不敢认,你这算什么男人?”

  他喉头微微一动,却依旧没有说话。

  沈嘉晨愤怒了,捏起拳头就砸向了他身上。

  慕慎容承受了她十几次的打砸,最后才捏住了她的手腕看向她:“那你想我做什么?”

  他的语调有些奇怪,不是愤怒,也不是愧疚,更不像是心虚……反而像是什么情绪也没有,透着莫名的苍凉。

  沈嘉晨微微一怔,然而很快她就又回过神来,冷笑一声看向他:“我想你做什么?你已经把我看干看净,现在反过来问我想你做什么?慕慎容,你做什么可以抵消你偷看我的事情?”

  他再一次无言以对。

  如果他能找得出应对的法子,也不至于选择一走了之的方式。

  总是觉得能够离她越远越好,对她好,对自己也好。

  可是她如果知道他的答案是这个,估计更是会发疯吧?

  慕慎容这样想着,目光落在沈嘉晨脸上,更加说不出话来。

  两相对视的瞬间,沈嘉晨被怒火包围的脑海中却忽然鬼使神差地浮起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将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下一刻,她又很快地接受了自己这个想法。

  既然他做出了偷看她的事情,而且还不止一次,那她为什么不可以羞辱他?

  想到这里,沈嘉晨忽然就伸出手来拉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两个人依旧相互对视着,察觉着她的动作,慕慎容眼波微动,下一刻却听沈嘉晨开口:“想要抵消也可以,你也脱衣服给我看啊,脱得干干净净,像你偷看我那时候那样。”

  话音落,屋子里忽然出奇地安静,仿佛突然之间,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消失了。

  片刻之后,慕慎容似乎回过神来,避开她的手就准备往屋子里走去。

  沈嘉晨却忽然用力拉住了他。

  “怎么了?”她看着他,“你有脸偷偷摸摸地看我,让你脱给我看看,你还不好意思起来了?慕慎容,你干出过那样的事情,还装什么纯!”

  慕慎容被她拉住,背对着她站着,没有动。

  沈嘉晨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好做对吧?你也知道羞耻的对吧?那你偷看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

  她一字一句极为凌厉,咄咄逼人,慕慎容身体僵硬了片刻,忽然就回过头来。

  他这一回头有些惊到沈嘉晨,她拉着他的那只手不由自主地一缩,下一刻,却见慕慎容忽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那件羽绒服外套,露出里面一件针织衫和衬衣。

  沈嘉晨没想到他会突然一言不发地就脱衣服,微微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慕慎容也看着她,仿佛在问,还要继续吗?

  沈嘉晨忽然就执拗起来,看他一眼,说:“这就算完了?不敢再继续了是吗?”

  她出言挑衅,谁知道慕慎容仿佛就是在等她这句挑衅一样,下一刻,他忽然又脱掉了身上那件针织衫,随后开始解最里面穿着的那件衬衣。

  当他上半身的皮肤一点点地暴·露在眼前,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屏住了呼吸。

  她一时嘴快,不过是逞意气,当看到他真的将上半身的衣服完全脱掉的时候,这样的视觉冲击和心理冲击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而下一刻,慕慎容的手竟然伸向了腰上的皮带。

  “够了!”沈嘉晨忽然喝了一声,还没回过神来,她依旧伸出了手去按住他的手。

  可是慕慎容的手已经迅速解开了皮带,正在拉裤链。

  虽然她的手是按在他的手背上,却依旧是停留在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

  慕慎容忽然就抽出自己的手来,反扣在了她的手背上。

  这样一来,沈嘉晨的手直接就贴上了他的身体。

  她的身体瞬间僵硬,然而片刻的僵硬过后,却忽然就莫名地虚软起来。

  她忽然就想起了许多,那些曾经在自己脑海中大胆闪过的画面。

  慕慎容垂眸看着她,缓缓开口:“这就够了吗?你不是要看回来吗?这样就算是看回来了吗?”

  沈嘉晨听了,身体忽然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应该是因为愤怒和生气,可是当她张口想要骂他的时候,喉头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死死按住,她根本使不出力气,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不想看了吗?”慕慎容说,“不敢看了吗?”

  沈嘉晨被这句话一激,忽然就恢复了些许意识。

  那股倔劲再度上来,她抬眸瞪向他,“你敢脱,我有什么不敢看?”

  慕慎容忽然就微微松开了她,而沈嘉晨缓慢地抽回自己的手后,再度抬眸看向他。

  慕慎容接下来的动作极其流畅,仿佛是一气呵成,只是眨眼之间,沈嘉晨面前便只剩了一个赤条条的人。

  看见他全部身体的瞬间,沈嘉晨目光终究还是闪烁了片刻,然而片刻之后,一切仿佛都不同了。

  她向来胆大,可是此时此刻,内心深处却仿佛有什么隐藏更深的东西缓缓苏醒,更加激发了她的胆大。

  她忽然就伸出手来,握住了他。

  慕慎容的身体瞬间僵硬。

  沈嘉晨低头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很久,而慕慎容盯着她的发顶看了许久。

  时间仿佛在此时此刻静止,可是却依旧有什么东西在无声无息地流淌,追寻着时间的流逝。

  “真丑。”很久之后,沈嘉晨忽然低低地开了口。

  霎时之间,那些原本以极其安静和缓慢的方式在他体内流淌的血液仿佛瞬间澎拜奔流起来,如同开闸的洪水,滔滔奔涌,再不是人力可以阻挡。

  慕慎容忽然就伸出手来捏住了她的双肩,沈嘉晨赫然抬眸,与他对视之际,呼吸竟一点点地紊乱了起来。

  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又仿佛是理所应当。

  她不是健康向上的好姑娘,在她的脑海中,这样的情形早就闪现过无数回。

  大概也是好奇,也是憧憬,她忽然很想知道,这些事……跟她脑海中曾经想过的那些,究竟是不是一样的?

  而慕慎容给她的答案,很模糊。

  她不知道是他给出的答案模糊,还是她自己的理解模糊,总之这个早上,异常地混乱、异常地狼狈……却也异常地新奇。

  时间在这样的狼狈与混乱中流走,两个人却几乎都彻底忘记了这些,只凭着青涩的欲·望和本能,让一切理所当然地继续。

  当迷乱的一切结束时,沈嘉晨躺在慕慎容那张小床上,却几乎想不起来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哪怕此时此刻,慕慎容就在她身后,用他的身体拥着她,依旧滚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际。

  她有些迷茫地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却忽然察觉慕慎容动了动。

  他的双臂一点点放到了她的腰上,随后缓缓收紧。

  “我喜欢你。”

  他的声音低到极致,却还是清晰地传进了沈嘉晨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