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5 思慕绵绵145

  听到这句话的沈嘉晨忽然懵了懵。

  他说……他喜欢她?

  这四个字仿若一句咒语,传入她的耳中,就让她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他喜欢她……这是什么意思?

  而与此同时,说完这句话的慕慎容控制不住地又收紧了缠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同时缓缓曲起身体,几乎是将她包在自己怀中,随后微微低下头来,靠近了她的颈窝。

  纵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可他终究还是理智和清醒的,这样的理智和清醒来自于现实的残酷——她给的残酷。

  他没办法想象之后发生的事情,因为她和他之间,没有美好可想象。

  所以说出这句话之后,他胆怯了。仿佛跟她贴得近一些,就会制造出一些美好的假象,让那种残酷暂时被忘却。

  可就是他这个动作,一下子将失神的沈嘉晨拉了回来。

  她蓦地回过神来,一转头,就对上慕慎容近在眼前眉眼和鼻梁。她甚至感觉得到,他温热的呼吸极其缓慢地拂过她裸、露的肌肤。

  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几时这样亲近过?

  这样的变化让沈嘉晨感到恐惧和慌乱。

  仿佛只是顷刻之间,那些从前曾牢牢占据她内心的骄傲与漠视,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脑海中。与此同时,此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仿佛突然被隔绝,成了另一个世界,遥不可及的莫名。

  沈嘉晨猛地伸出手来推了慕慎容一把,随后,她咬了咬唇看着他,“慕慎容,你对我做了什么?”

  当她问出这句话的瞬间,双臂还放在她腰上的慕慎容漆黑眼眸中仅剩的那一丝光亮,瞬间覆灭,陷入无边无际的黯淡之中。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缓缓收回了自己放在她腰上的手。

  察觉到他的动作,沈嘉晨猛地坐起身来,拿过自己的衣服,几乎是翻滚着下了床,来不及穿上里里外外的衣服,只是将长外套裹在自己身上,赤脚站在冰凉的地面上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慕慎容。

  她在发抖,也许是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愤怒。

  而他身体内沸腾的血液缓缓镇定,最终只剩冰凉而僵硬的身躯。

  他没有动。

  而沈嘉晨抖得更加厉害,她看着他,几乎是吼出来:“慕慎容,我要告你强、奸!”

  他听着这句话,仍旧没有动。

  仿佛突然之间陷入了一个无比荒诞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前因后果和逻辑可言,所有的事情说发生就发生,极其荒谬可笑。

  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有沈嘉晨的世界,不就是如此?讲什么因果和逻辑?她沈大小姐高兴,他就是可以站在她面前与她平视说话的慕慎容,她一时好奇便可以与他发生最亲密的事情;而她若是不高兴了,他就是那个寄人屋檐下招人讨厌的孤儿,是偷窥狂是强、奸犯,是让她厌恶的一切。

  如果要笑,也应该笑自己,竟然那么愚蠢,那样痴心妄想,妄想着可以有一丝希望,哪怕只是一丝丝……

  沈嘉晨飞快地穿着自己的衣服,从里到外,她竟然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穿好了所有,随后她才再度看向慕慎容,似乎是还想说什么,可是看见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模样,那些冲到嘴边的狠话却仿佛突然之间打了个转,重新冲回了肚子里。

  她呆滞了片刻,忽然转头就冲出了这间屋子。

  冲出楼道,外面寒风习习,沈嘉晨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无头苍蝇一样地往前冲。

  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目的,她只是低头往前走着,一路上不知撞到了多少行人,然而她既不理会也不停顿,仍旧低头疾走。

  直至筋疲力尽的那一刻,她的心跳依旧是狂乱的。

  这种狂乱,从慕慎容的屋子里,一直持续到此时此刻。

  她身在一条陌生的街道,没什么行人,只有街道上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

  沈嘉晨疲惫地停住脚步,颓然地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总是心跳依旧不可控制地飞快与紊乱,可是她坐在那里,却近乎呆滞。

  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呆滞地盯着眼前偶尔经过的车辆,一辆又一辆,很久之后,一丝清醒的念头才终于钻进她纷繁混乱的脑海之中——

  她和慕慎容,做了那件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子?

  她脸上又红又白,却始终无法为自己心里那些复杂缠绕的思绪理出一个出口。

  这一天,直到晚上天黑透,沈嘉晨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

  沈家父母和沈嘉宁竟然都在家里,看见沈嘉晨回来,沈嘉宁诧异地问了一句:“你一早上就出门,现在才回来,去哪儿了?”

  沈嘉晨看他一眼,没有回答。

  沈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见了她,不由得问:“嘉晨,你不是答应我会把慎容的衣服拿过去给他吗?为什么那些衣服还在他的房间里?”

  听见慕慎容的名字,沈嘉晨心脏控制不住地一缩,仿佛是针扎了一下,却久久没办法恢复。

  她没有回答沈妈妈的话,转身就冲上了楼。

  “这孩子……”沈妈妈一僵,“怎么回事?”

  沈嘉宁叹息了一声,说:“您又不是不知道她一向最讨厌慎容,这种事交给她怎么会靠谱?还是明天我去吧。”

  ……

  沈嘉晨将自己泡进一缸热水之中时,僵冷了大半天的身体才仿佛重新一点点活了过来。

  温热的水波荡过肌肤,却瞬间将她拉回了今早。

  水波荡过的这些地方,慕慎容通通都碰过……

  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时,整个人忽然一凝,下一刻,她猛地往下一缩,将身体沉入水中,直让水波没过头顶。

  将近一分钟之后,她才哗啦一声从水中钻出来,趴在浴缸边控制不住地大口喘气,然而心里念着的,却反反复复都是慕慎容的名字。

  慕慎容,慕慎容……

  她怎么可能和慕慎容……

  她蓦地咬住唇,仔细回味分辨着自己的心境,却没有尝出一丝的厌恶与不堪……

  ……

  这天晚上,沈嘉晨彻夜不眠,在床上翻来覆去想到的都是她和慕慎容之间发生的那些事,纵使心绪复杂,却也挡不住那无法忽视的、让她身体控制不住颤抖与发烫的某种情感。

  一直到黎明时分,沈嘉晨才因为疲惫而控制不住地睡去,可是睡得并不沉,几个小时后她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这天天气不错,睁开眼睛便看得见窗外的蓝天。

  沈嘉晨一睁开眼睛便再也睡不着了,起床的时候她察觉到自己仍旧全身乏力,却是因为那颗狂跳了整晚的心。

  她在房间里磨磨蹭蹭地收拾好自己,才终于拉开门下楼。

  时间还早,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沈父沈母也就算了,一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沈嘉宁竟然也不见人影。

  沈嘉晨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坐了下来,揽了个抱枕进怀中,脑海中反复闪过的却依旧是昨晚那些情形。

  可是此时此刻,慕慎容又在做什么呢?

  想到他,她控制不住地咬了唇。

  其实很有一股冲动,想现在就冲出门去他的小屋子里找他,可是找到他,她又该说什么做什么?

  况且,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难道不应该是他来找她吗?

  想到这里,沈嘉晨一头栽进了沙发里,不知不觉,一躺就是两三个小时。

  直至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她才蓦然回神,一下子从沙发里坐了起来。

  大门打开,沈家父母带着沈嘉宁从外面走进来,神情莫名都有些感慨和唏嘘。

  沈嘉晨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沈嘉宁就走了进来,大喇喇地在她身边坐下,“从今往后你可开心了。”

  “什么?”沈嘉晨瞥了他一眼。

  “慎容走了。”沈嘉宁说,“我们刚刚去机场送了他,这会儿应该已经起飞飞向美国了。我想他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吧,这难道不是你最开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