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8 思慕绵绵148

  对沈嘉晨而言,宋衍跟她分手算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改变,可是却并没有掀起太大的风浪。

  除了生命中少了一个人,其余时候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日子该过还得过,该赚的钱还得赚,该还的钱还是要还。

  她辞掉了广告公司的那份兼职,重新找了份不用加班的日间兼职,另外又找了份夜间兼职,一天最多只有八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然而日子却过得格外充实。

  这天晚上,沈嘉晨正在自己兼职的24小时便利店里上班,忽然接到一笔外卖订单,对方在附近一个高档私人会所里,却点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小零食让人送过去。

  沈嘉晨跟同样当值的另一个店员打了招呼,便装好东西,骑上店里的电瓶车便前往会所送东西。

  到了才知道是一群玩疯了的男男女女,点这些东西是为了炮制黑暗料理,玩游戏用的。

  沈嘉晨将东西放下,便展示了收银条,询问谁付钱。

  人群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过来,醉意熏然地眯着眼睛笑了笑,“这里。”

  沈嘉晨走过去,刚刚将收银条递过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顺势就将她往自己怀中一带。

  沈嘉晨毫无防备,一下被他拉入怀中,坐到了他的腿上,顿时闻到那人身上一阵难闻的酒味。

  她瞬时就从那人腿上弹了起来,匆匆退开几步,咬了咬牙开口道:“先生,这些东西一共是307块,谢谢。”

  那人再一次伸出手来要拉她,沈嘉晨又退开两步,身体僵硬,满身防备。

  而屋子里其他男男女女已经是一副看热闹的态度,饶有趣味地看着这边。

  “你过来。”那个男人却一丝自觉也无,仍旧笑着看着沈嘉晨,“来都来了,坐下喝杯酒呗,你怕我会吃了你?”

  “先生,我还赶着回店里上班,也不敢耽搁您的时间。”沈嘉晨说,“我拿了钱就走。”

  那人听了,缓缓靠向沙发背,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说:“行,来,把这杯酒喝了我就给你钱。”

  沈嘉晨暗暗咬了咬唇。

  她不想招惹这种人,却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于是走上前,端起那男人面前的那杯酒就仰脖喝了下去。

  “嘿,女中豪杰啊!”旁边有人起哄。

  沈嘉晨没有理会,只是道:“现在您可以买单了吗?”

  “再喝一杯。”那人说。

  沈嘉晨站着没动。

  可是周围的人已经逐渐地聚合起来,有人站在沈嘉晨背后,不动声色地推了她一把。

  沈嘉晨转头看了一眼,周围一群人忽然就开始起哄。

  包间的门在这时候打开,有服务生送酒水进来,而门口恰好有一行人经过,门很快又自动关上。

  然而片刻之后,已经关上的门忽然又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慕慎容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没有人注意这边,所有人都看着人群中的那个女人,而慕慎容也看着那个方向。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个女人几乎被湮没在人群之中,他几乎只看得见她的一缕发丝,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依然无比确定——那是她。

  “喝呀!”人群中依然有好事者在起哄,“不是想要钱吗?想要钱就赶紧喝啊!”

  沈嘉晨僵硬地站着,其实她大可以很有骨气地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可是此时此刻在她的人生中,那几百块可未必没有骨气重要。

  她忽然认命般地点头一笑,随后再次上前,弯腰准备端起另一杯酒。

  可是她的手刚刚碰到酒杯,斜里忽然伸出一只手来,重重地捏住了她的手腕。

  那一握的温度与力度让沈嘉晨心跳控制不住地停顿了片刻,她转头,便看见了慕慎容深沉晦暗的容颜。

  “你在干什么?”他看着她,声音低哑地开口。

  那一刻,他忘记了她曾给予的禁令,他忘了她曾经说过不想再见他的话,他忘了她手腕上那道因为他而留下的伤疤,他忘了自己答应自己再不出现在她眼前的要求——

  当他看见她站在一群人当中,为了钱而被人嘲弄,为了钱受人指使,他只剩满心的愤怒……和心疼。

  她是沈嘉晨啊,曾经不可一世高高在上、拿钱砸他沈嘉晨,怎么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沈嘉晨在片刻的凝滞之后,忽然就抽回了自己的手,只是回答了一句:“不关你的事。”

  人群中却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容少?”

  下一刻,那人忽然就站了出来,笑嘻嘻地对着沙发里坐着的那个男人说:“肖公子,误会误会,这位是容少,慕氏集团慕先生的弟弟,这位小姐想必是他的朋友吧。”

  听到“慕氏集团”几个字,沙发上那个男人似乎微微清醒了一些,抬眸对上慕慎容冰凉的视线,他再次笑了一声,“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给钱吧!”

  旁边立刻有人掏出了钱包,很快递了四百块过来,“不用找了。”

  沈嘉晨盯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钱看了几秒,抬起手接过来,说了句“谢谢”便转身往外走去。

  旁边有人见势尴尬,连忙笑着邀慕慎容一同坐下来喝酒,慕慎容盯着沈嘉晨的背影消失在包厢门口,一把甩开那人的手,也向外走去。

  走到门口,正好看见沈嘉晨骑着那辆电瓶车,摇摇晃晃远去的身影。

  慕慎容在门口站着,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随后他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沈嘉宁的声音听起来睡意朦胧:“喂?”

  “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在干什么?”慕慎容冷冷地问了一句。

  ……

  将近九十分钟之后,当沈嘉宁赶到沈嘉晨打工的那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时,慕慎容的车已经在那里停了一个多小时。

  沈嘉宁来到车旁,弯腰往车里看了看,有些意外地看见了静坐在车里的慕慎容。

  前方的便利店灯火通明,从这个位置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沈嘉晨站在收银台后面的身影。

  这个时间段几乎没有客人,可是她却始终站着,低头翻着一本书,静默而认真的模样。

  沈嘉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也盯着沈嘉晨的身影看了一会儿,忽然就转开脸按了按眼窝。

  很久之后才听到慕慎容的声音:“她究竟在做几份工作?”

  沈嘉宁听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知道。她只说她换了份工作,没有在之前的广告公司做了,我不知道她还找了这份工作——”

  “你就看着她这么作践自己?”慕慎容再次开口。

  沈嘉宁沉默许久,忽然笑了一声,可是笑声之中已经隐隐有湿意。

  “是,是我不好,是我没出息……”他说,“是我始终不愿意从过去的事情里走出来,才让她一个人扛这么多……”

  慕慎容听了,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其实心中是有问题想要问的,比如沈家父母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沈嘉宁会说是她害死的父母,以及她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话到嘴边,竟没办法问出口。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心里却仿佛已经有了某种预感,仿佛知道答案,会是一件极其悲伤与痛苦的事。

  “十年前,任谁也不会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吧?你更不可能想到,对不对?”隔了很久,沈嘉宁才又继续开口,“你看现在的她,哪里还有过去的半分模样?”

  慕慎容没有回答。

  “你也知道过去她有多任性多妄为,那时候她在外面……也不知道跟什么人胡闹,小小年纪就被人搞大了肚子——”

  慕慎容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倏地一紧,一瞬间,竟然青筋毕现。

  “问她是谁,她死都不说。爸爸最是疼她,那时候也控制不住地打骂她,妈妈哭得眼睛都肿了,可是她就是什么都不说。她体质特殊,医院不敢强行引产,最后只能偷偷把孩子生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