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79 思慕绵绵149

  “什时候的事?”沈嘉宁话还没说话,忽然就听到慕慎容的声音。

  沈嘉宁原本打算一口气说完,听见慕慎容的问话不由得顿了顿,随后才道:“就是我们高考那年……她人又瘦,肚子也始终没什么变化,一直到暑假爸爸妈妈才发现这件事,那时候都已经五个月了……”

  慕慎容全身的血液仿佛霎时间停止了流动。

  他转头看向沈嘉宁,几乎是哑着嗓子开口:“那孩子呢?”

  沈嘉宁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沉默了片刻,才笑了笑,“如果孩子还在,我们家估计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慕慎容看着他,目光久久不动,眼神却已经一点点地凉了下去。

  “死了。”沈嘉宁最终用了最残忍直接的两个字来回答他,顿了一会儿之后才又低声道:“从发现她怀孕开始,她情绪就变得很不对,也许是害怕,也许是爸爸妈妈当时激动的态度吓到了她……她开始变得很沉默,什么都不说,一天天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算后来爸爸妈妈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她还是那个样子……孩子出生之后,她更是安静沉默……可那个时候大家都只顾着那个刚出生的孩子,根本没有人留意到她……一个月后的一天,爸爸妈妈刚好有事都出了门,就她一个人在家。孩子本来好好地在爸爸妈妈的房间里睡觉,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哭了起来,她好像是被那哭声刺激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蓄了满浴缸的水,随后将那个孩子浸到了水里……”

  慕慎容身体仿佛突然被冰冻住,从里及外,寒凉彻骨。

  “爸妈回来的时候,孩子其实已经断气了……可是他们都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于是开车带孩子去医院……你曾经问过我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我那时候只告诉你是车祸……其实那场车祸,就是发生在那天……爸爸妈妈不在之后,她忽然又变了一个人,抽烟、喝酒,跟社会上那些小混混混在一起……我不想理她,也不想管她,我就想看看她到底能把自己作成什么样……可是后来有一天,她好像突然就又醒了过来,彻底地远离了那群人,突然变得很懂事,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她去了爸爸出资捐建的那个小学,在那里当起了山村教师,每到寒暑假的时候就回来……她开始像一个姐姐一样地管我骂我,可是她知道是她欠了爸爸妈妈,欠了我,所以我再怎么胡闹,她也只能一直忍下去……”

  “其实我知道她辛苦,可是她从来不说,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沈嘉宁目光落在便利店明亮的玻璃内,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耳边却忽然传来“咔哒”一声——

  沈嘉宁转头去看,正好看见慕慎容下了车。

  他站在车外,静立了片刻,才忽然走向那家便利店,只是动作异常地僵硬,姿势甚至可以用古怪来形容……

  沈嘉宁看在眼里,先是怔忡,随后也推门下车,正准备张口喊慕慎容的时候,他脑子里却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一瞬间,仿若一道闪电当头劈过,劈得他不能动弹。

  他高考那一年,刚好也就是慕慎容离开的那年。

  那一年春节在一月末,慕慎容就是在春节前两天离开的江城,而六月末,沈嘉晨被发现怀孕五个月……

  沈嘉宁控制不住地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怎么可能是他?

  那个沈嘉晨死都不肯说出口的名字,怎么可能是慕慎容?

  可是……

  慕慎容已经走到便利店门口,僵硬地推门而入。

  店门口的感应器立刻响了起来,柜台内值班的两个人同时开口说了句:“欢迎光临!”

  其中一个人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位深夜的客人,而另一个人则专心地低头整理着手中的一些票据。

  慕慎容的目光就落在后者身上。

  旁边那人似乎看出什么来,轻轻拿手撞了她一下。

  沈嘉晨这才从自己手上那堆票据中抬起头来,脸上原本是惯性微笑,却在看见慕慎容的瞬间荡然无存。

  慕慎容看着她,脸上似乎什么表情也没有,可是眼睛里却隐隐透着红,绝望、冰凉而又骇人的红。

  沈嘉晨静静地与他对视了片刻,忽然又低下头去,重新整理起了那些票据,同时毫无情感地开口:“本店商品齐全,欢迎选购。”

  旁边那人见势尴尬,已经低头走出柜台,整理货架去了。

  慕慎容就站在那里看了沈嘉晨很久,而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沈嘉晨始终没有抬起过头。

  终于,慕慎容缓缓开了口。

  “沈嘉晨……”他哑着嗓子喊了她的名字,唇角似乎还勾了勾,可那究竟是不是一个笑容,已经无人能分辨,“你赢了,你彻彻底底地赢了……你这辈子,果然都是不用跟我扯上任何关系的。你这个沈家大小姐,我慕慎容永远都配不上。”

  沈嘉晨手上的动作终于顿住,却依旧没有抬头。

  慕慎容最后看她一眼,转身就推门走出了这家店。

  沈嘉宁依旧站在车旁,看着他走出来,还没反应过来,慕慎容已经拉开车门上了车,随后迅速启动车子,猛踩油门,掉头疾驰而去。

  很久之后,店内的沈嘉晨才终于缓缓抬头往外看了一眼。

  这一眼,她原本以为会看到空荡的店门口,却没有想到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沈嘉宁。

  ……

  深夜的便利店门口人车稀少,沈嘉晨拿了一杯热豆浆出来,递给沈嘉宁之后,就和他坐在了门口的长椅上。

  一直到那杯豆浆凉了,沈嘉宁才开口:“居然是他……”

  沈嘉晨没有说话。

  沈嘉宁安静片刻,忽然又笑了一声,“谁会想到是他啊?怎么可能是他呢……”

  沈嘉晨依然没有说话。

  兄妹俩又坐了很久,沈嘉晨站起身来准备回到店里。

  “你要是不想留在江城,那就回山区去吧。”沈嘉宁这才再度开口,“你在那里,应该会比在这里开心。我欠下的债,我自己找工作赚钱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