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80 思慕绵绵150

  早上八点,慕家别墅。

  思唯从慕慎希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她在只有她自己的宽大床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睁开眼睛,这才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今天周末,难得这个男人倒是自觉,竟然一大早就起床冲凉了。

  思唯心头哼哼了两声,穿鞋下床,准备先下楼去喝杯水。

  谁知道走出房门,刚刚走到楼梯口,她脚上的棉布软拖鞋却突然被什么东西扎破,随后有尖利的东西直刺进她脚边的肌肤,痛得思唯控制不住地大喊了一声。

  屋子里,刚刚关掉花洒的慕慎希听到这声尖叫,迅速裹了浴袍从里面跑出来,却见思唯已经抱着自己的脚坐在了楼梯上。

  “怎么了?”慕慎希迅速上前,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这一来他才看见思唯脚上被划了个伤口,好在伤口不深,流血也不怎么多。而罪魁祸首就是楼梯上的一块玻璃。

  思唯痛苦地皱起了脸,“怎么会有玻璃在这里呀!”

  慕慎希转头看向二楼的小客厅,这才看见那里的小桌上摆了五六个空酒瓶,而地板上还碎了一个,玻璃四溅。很明显,思唯踩到的这一片应该就是从那边踢过来的。

  慕慎希控制不住地拧了拧眉,随后伸出手来将思唯抱起,“我先给你消毒,然后再去医院包扎。”

  他抱着思唯回到卧室,很快找来药物为思唯消了毒。

  思唯还需要简单洗漱一下,眼见她独立支撑不成问题,慕慎希这才转身走出房间,来到了慕慎容房门口。

  敲了几下门之后,里面并没有回应,慕慎希直接推门而入,却意外地没有看到慕慎容的身影。

  他拧了拧眉,转身走向卫生间,一打开门,就看见了泡在浴缸里的慕慎容。

  说是泡在浴缸里,倒不如说是昏睡——因为他身上还穿着完整的衣物,而浴缸的水冰凉,他泡在里面,脸色苍白眉头紧蹙,旁边还放着三四个空酒瓶。

  慕慎希上前探了探他的体温,正准备将他喊醒,忽然又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慕慎希又看了慕慎容一眼,这才转身下了楼。

  打开门之后,慕慎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嘉宁?”

  一夜未睡的沈嘉宁看起来有些疲惫,见到他还是笑了笑,“慕大哥,好久不见。慎容在家吗?”

  想起慕慎容和沈嘉晨那些纠葛,慕慎希很快点了点头,让沈嘉宁进来了。

  他带着沈嘉宁上了楼,走进慕慎容的房间后,他让沈嘉宁稍等,随后自己便又走进了卫生间。

  浴缸里的慕慎容依旧没有动过,慕慎希从毛巾架上取下一条浴巾直接丢到了他身上。

  虽然只是一条毛巾,然而他力道有些重,毛巾砸在慕慎容头上,他很快微微动了一下。

  “喝了酒之后泡冷水,你不怕把自己冻死?”慕慎希冷冷开口道。

  慕慎容又一次没有了动静。

  慕慎希抱着手臂站在旁边看着他,片刻之后,忽然又道:“沈嘉晨来了,你肯醒了吗?”

  慕慎容脸上的毛巾忽然“啪”地掉进了水里,随后,他紧闭着的眼睛才一点点睁开来。

  慕慎希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出了卫生间。

  而慕慎容坐在那里,大脑犹一片空白,脑海中却反复回荡着刚才慕慎希说的那句——沈嘉晨来了,你肯醒了吗?

  他很想清醒过来,判断一下这句话的真实性,可是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并没有那么容易清醒,他始终还是没能在自己脑海中形成一个确定的答案。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忽然被叩响了,随后,门外传来沈嘉宁的声音:“慎容,你在里面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慕慎容原本胶着着,混乱着的脑海,一瞬间再度变成一片空白,人也终于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原来,是骗他的啊……

  他坐在那里,忽然无声地笑了笑,很久之后,他才缓缓地活动起了已然僵硬的身体,慢慢从浴缸里坐了起来。

  听到卫生间里终于传来动静,沈嘉宁确定他在里面,也不等他回应便开了口:“我不知道当初你跟嘉晨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她当初对你很过分,欺负了你很久……后来你走,她什么也没有说过,我想在这件事情上,应该也不是你欺负了她……好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再提了吧……她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那些事情里走出来,我不希望她再重新陷进去,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再找她?”

  卫生间的门忽然“哗啦”被推开,随后,慕慎容裹着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

  沈嘉宁看着他,只觉得他容颜苍白,神情凛冽,不由得怔了怔,“你没事吧?”

  慕慎容没有回答他,拿了一张毛巾在手里,一面走向床边一面擦着自己的头发。

  沈嘉宁见状,也没有等他说话,很快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纸,“这是我写的欠条,我前前后后一共借了你两百万,这笔钱我会慢慢还,希望你不要再找嘉晨。”

  慕慎容坐在床边低头擦着头发,听到这句话,动作似乎微微顿了顿。

  沈嘉宁又补充了一句:“就看在我们从前的情分上——”

  “她早就已经把这两百万还给我了,你不知道吗?”慕慎容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隐约带着冷笑。

  沈嘉宁一怔。

  慕慎容这才又抬起头来看向他,一双眼睛里充斥了红血丝,格外慑人,“可是她欠我的,没这么容易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