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82 思慕绵绵152

  沈嘉晨进了小区就大步疾走,匆匆走进楼道,快步往上走去。

  也许是自己的脚步太快,她听不清身后是不是还有其他脚步声,可是她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只想快点回到自己的小屋里。

  来到门前,她迅速拿出钥匙打开门,闪身进门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就瞥见一个已经在近处的身影。沈嘉晨猛地一推门准备将门扣上,门外却突然生出一股阻力,生生将门顶住。

  慕慎容就站在门口,抵着她正用力想要关上的房门,透过门缝与她对视着,目光阴沉。

  “你想干什么?”沈嘉晨问。

  从这个角度,慕慎容只看得见她半张脸,于是他微微偏了头,将她整张脸都纳入视线范围。

  很遗憾,那半张脸上,依然是冷漠。

  慕慎容看着她,“我想干什么,你又能怎么样呢?”

  沈嘉晨听了,忽然再度用力推了一下门,与此同时,慕慎容同时发力,轻而易举地压制住了她的力量,将门推开,进入了屋子里。

  “砰”的一声,房门被反手关上,还没来得及开灯的屋子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一片漆黑之中,沈嘉晨忽然转身就向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

  然而她身形刚动,慕慎容的大手忽然就扣上了她的肩膀,她只觉得肩上一痛,下一刻,就已经被人抵在了墙壁上。

  “沈嘉晨。”黑暗之中,慕慎容的声音听起来冰凉而充满嘲意,“你在怕什么呢?从小到大,你什么样的事情没有做过?这世上也会有你害怕的事情吗?”

  沈嘉晨没有出声。

  僵持片刻之后,慕慎容忽然低下头来,一手扣住她下巴的同时猛地封住了她的唇。

  他的唇是温暖的,然而吻却是冰凉的,不带丝毫感情地游走于她的唇畔。

  沈嘉晨完全是僵硬的。

  任他怎么亲吻,她始终梗着脖子咬着牙,纵使没有任何的推却拒绝,却也态度明确。

  慕慎容卡在她下颚的那只手忽然加大力气往内一切,卡得沈嘉晨呼吸都困难起来,最终迫不得已张口呼吸的时候,他趁机长驱直入,用最亲密的姿态与她亲密交缠起来。

  沈嘉晨依然没得拒绝,却也没有任何的取悦迎合,他甚至真真切切地察觉得到,她的身体比之前还要僵硬。

  慕慎容心头嗤笑一声,随后猛地松开她,将她往墙上一推。

  沈嘉晨后脑撞到墙上,脑子突然空白了片刻,等到清醒过来,耳边传来的依旧是慕慎容略显沉重的呼吸。

  可是他却再度冷笑起来。

  “你不是说,我再逼你,你就去死吗?”慕慎容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情感,“我现在算不算是在逼你?被我碰一下,你是不是恨不得立刻就去死?”

  听到他这句话,沈嘉晨僵硬在身侧的两只手忽然缩了缩,左手手腕表带下,那条早已没有任何知觉的肉芽,忽然之间竟仿佛活了过来,蠢蠢欲动地痒着。

  那种痒让她全身无力。

  与此同时,她心里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过去那些事,他通通都已经知道了。

  虽然她心里清楚,那些事情一旦被重新提及,他也身在那个圈子里,几乎没有可能会一无所知,可是眼下这样的情形,她其实并没有想过要怎么应对。

  也许对她而言,反正人生已经够糟糕了,就算再乱一点,车到山前必有路,日子终究还是要过下去。

  哪怕屋子里一片漆黑,慕慎容甚至根本看不清她的脸,却也察觉得到,她在失神。

  这样的失神让人无力,却更加让人愤怒。

  慕慎容猛地翻转了她的身体,紧紧将她压在墙上,手上的动作亦毫不留情,直接就扯开了她身上的那条牛仔裤。

  仿佛是演练了无数次,他一连串动作几乎一气呵成,尽管她疼得弓起身子,他却丝毫没有给予她退缩逃脱的机会。

  这样的占据,强势而无情。

  沈嘉晨整个人贴在墙上,痛得身上一阵阵地冒冷汗,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慕慎容的手却忽然从后面伸过来,再一次扣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随后,他低头亲了上去。

  “不是很想死吗?”他说,“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会怎么死!”

  男女之间最亲密的状态,再没有比此更无间的时刻,口中倾吐,却是最残忍无情的话。

  沈嘉晨侧脸紧贴着墙,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终究是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了。

  他知道她过去杀过人,他知道她过去害死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也知道……她不敢死。

  她欠下那么多的债,她身上那么多的罪孽,有生之年,她不过是想多清洗一些都怕时间不够,又哪里敢轻易地就死去?

  ……

  凌晨五点,残忍而迷乱的一切终于结束。

  慕慎容缓缓松开她,从她的那张小床上坐了起来。

  而沈嘉晨犹微微蜷缩着身体躺在那里,手臂抬起,遮住了自己的脸,一动不动。

  他忽然就伸出手去,轻轻拿开了她遮在脸上的手臂。

  沈嘉晨睁着眼睛,盯着枕头的位置,依然一动不动。

  慕慎容忽然又伸手拨了拨她鬓发汗湿凌乱的头发,温柔亲密的动作,却伴随着最残忍的言语:“不是想死么?你还在等什么?”

  沈嘉晨眼神终于有所波动。

  她艰难地转动了一下眼珠,终于抬眸看向他。

  那一眼,似绝望似迷离,最终,却又渐渐化作清醒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