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92 思慕绵绵162

  又一个彻夜未眠之后,慕慎容第二天早上见到的沈嘉晨,脸色比前两天还要差些。

  沈嘉晨照旧回避他的视线,也不跟他说话。慕慎容看在眼里,也没有多说什么。

  简单洗漱完之后慕慎容就回了自己的车里,拿了两盒牛奶重新回到学校。

  走进厨房的时候,沈嘉晨正烧火准备早餐——昨天晚上的剩饭,热一热就能充当一顿早餐。

  慕慎容将其中一盒牛奶放在灶头上,倚到了旁边的墙上,“不想啃饼干当早餐了,一盒牛奶,换一顿热饭怎么样?”

  沈嘉晨抬眸看了一眼那盒牛奶,没有回答,往锅里加饭的时候,却明显不是她自己的食量。

  慕慎容看在眼里,微微勾了勾唇角。

  往锅里加好饭,重新坐下来之后,沈嘉晨便伸手拿过那盒牛奶,低了头,正准备拆了吸管喝掉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疾呼:“沈老师!沈老师!”

  听到那焦急中带着哭腔的喊声,慕慎容脸色微微一凝,沈嘉晨则迅速从灶下站起身来,却因为起身太猛,眼前忽然黑了一下,差点晕过去。

  慕慎容眼见她摇晃的身体,上前一把扶住她的身体,正准备问她怎么样,沈嘉晨却已经缓了过来,推开他就往门外走去。

  外面,一个中年妇女正抱着一个嚎啕大哭的小孩急急地冲过来。

  沈嘉晨看清她怀中的孩子,顿时微微变了脸色,连忙迎上前去,“阿依怎么了?”

  妇人脸色通红,满头是汗,也不知是着急还是累的,连忙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回答沈嘉晨:“她摔在地上,喊手痛,一直哭,沈老师你有车,能不能带她下山去医院?”

  沈嘉晨听了,立刻就要伸手接过她怀中的孩子,谁知道她的手刚刚举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慕慎容已经抢在她前面伸出手,只说了一句:“我来。”

  很快一行人都坐上了他的车,一路往山下而去。

  慕慎容在前方开车,沈嘉晨陪阿依的妈妈坐在后面照顾阿依。

  阿依的情形像是骨折,小小年纪自然没办法承受这样的疼痛,一直哭,呜呜的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沈嘉晨也心疼着急,却又束手无策,一转头忽然摸到自己外套口袋里一盒东西,拿出来一看,正是刚才慕慎容给她的那盒牛奶。沈嘉晨连忙将牛奶拆开,将吸管递进阿依口中,好不容易哄着阿依喝了两口。

  到底是孩子,尝到了甜头,一时手疼也不那么要紧了,车内的哭声渐渐消停了下来,只是阿依一面喝着牛奶,一面仍旧抽抽搭搭地掉眼泪。

  慕慎容从后视镜中看着沈嘉晨温言安慰阿依的模样,好几次差点收不回视线。

  好一会儿沈嘉晨才又抬起头来看向阿依的妈妈,“阿依妈妈,阿依怎么会伤到手的?”

  阿依安静下来之后,阿依妈妈似乎没那么着急了,听到沈嘉晨问这个问题,她似乎有些为难,迟疑了片刻才回答:“就是不小心……”

  这时候,阿依忽然开口说了一句:“是爸爸摔的!”

  沈嘉晨脸色一变,阿依妈妈连忙摆手,急急道:“不是的不是的!他爸爸也是不小心的……”

  没等她话说完,阿依又接口:“爸爸要姐姐嫁人,姐姐不想嫁,他们吵架,爸爸打姐姐……”

  沈嘉晨不由得皱了皱眉,问阿依:“你有几个姐姐?”

  “一个。”阿依回答。

  沈嘉晨听了,不由得抬头看了阿依妈妈一眼,“她姐姐不是才十五岁吗?”

  “哎,沈老师……”阿依妈妈看起来有些尴尬,有些局促,好不容易才又开口,“我们这边跟你们那边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前面,开车的慕慎容再度从后视镜里看过来,只见沈嘉晨微微沉下脸来,双唇紧抿,再没有说什么。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抵达山下小镇的卫生院,阿依被交到医生手中,简单的检查之后确定是骨折,这样一来需要手术,乡下医院没有条件,需要去县城的医院。

  这大约算是一件大事,阿依妈妈做不了主,只说等阿依爸爸来了再决定,暂且就在卫生院安顿下来。

  慕慎容将他们送到卫生院就去找加油站去了,等他加好油回到医院,便只看见沈嘉晨一个人坐在医院门口那有些脏旧的长凳上,不知在想什么,神情有些发直。

  慕慎容开门下车,又去后备箱取了些东西,这才走上前来。

  他在她面前站定,沈嘉晨却并没有因此注意到他,慕慎容索性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沈嘉晨这才察觉到什么,猛地回过神来,转头看到他,神情微微一顿,随后才淡淡说了一句:“可以回去了。”

  说完她就准备站起身来,慕慎容却按住了她,随后将自己手中的东西放进了她手里。

  沈嘉晨低头,看到了牛奶和饼干。

  安静片刻之后,她拆开饼干吃了起来。

  “你在想那女孩姐姐的事?”慕慎容问。

  “没有。”沈嘉晨头也不抬地回答。

  “你想帮她?”慕慎容却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又问。

  沈嘉晨忽然就嗤笑了一声,“你没听到她妈妈说吗?他们这边不一样,这里的风气就是这样,这里的社会习俗就是如此,这是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事情,没有人需要你帮。”

  听到她的话,慕慎容看着她的眼睛,“可那个女孩不愿意。”

  “不愿意的女孩多了去了,你帮得过来吗?”沈嘉晨说,“你知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守住这间学校,别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我不想多管闲事,况且有些事也轮不到我们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