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93 思慕绵绵163

  对于她近乎冷嘲的反问,慕慎容安静片刻,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你说得对,这些事情归根到底也是别人的事,像我们这样的人的确管不着。”

  像我们这样的人?

  听到这几个字,沈嘉晨似乎微微一顿,随后转头看了慕慎容一眼。

  慕慎容神情清淡,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仿佛有很多话可以在此时此刻说起,可是面对着他,沈嘉晨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明知道多说无益,也许更多时候,还是说多错多。

  不如无言,只安心守好自己那一方天地,反正她向来冷心冷情自私自利,早晚终究还是会归于平静。

  慕慎容等到沈嘉晨吃完早餐才动身,回学校的时候,一路无言。

  沈嘉晨坐在副驾座上始终看着窗外,难得的是慕慎容竟然也始终沉默着。

  她看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忽然之间有些想笑。

  无论他是为什么来到这里,最终也还是会因为她这样的真面目而离开吧?

  她总是有本事用最真实的自己吓走身边的人,一如十年前,一如现在。

  回程的路摇摇晃晃,纵使慕慎容的车稳,到底也还是行驶在山路上。沈嘉晨看着眼前单一的景色,渐渐竟有睡意来袭,闭着眼睛靠在座椅里,竟然真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车子在学校下方的平地上停下来时,沈嘉晨还没有醒。

  慕慎容转头看着她清冷淡漠的眉眼,微微靠向车门,给自己点了支烟。

  香烟的味道在车内氤氲开来,沈嘉晨被这个味道一呛,突然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慕慎容正隔着飘渺的烟雾,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沈嘉晨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坐直了身体,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很快推门下了车,径直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慕慎容仍旧坐在车里,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刚好他的烟也抽完,捻灭烟头之后,他才下车,也走向了学校。

  这一日,两人同处一间小小的学校,竟再无多余的一点交流。

  夜里忽地又下起了雨,雨势还不小,外面风声雨声,沈嘉晨原本已经睡着了,却忽然又醒了过来。

  听到外面的声音,她迅速坐起身来,打开灯就去查看从前漏雨的地方,待看到那块干燥齐整的地面时,她才忽然想起来,慕慎容来的那天将屋顶的瓦片进行了大翻捡,原本漏雨的地方都已经不漏了。

  这原本是让她安心的一件事,可是她回到床上之后,却再也睡不着了。

  也不知躺了多久,外面的风雨声之中,却忽然隐隐传来“叩叩叩”的声音。

  沈嘉晨心头微微一跳,只疑心自己听错了,那声音却渐渐清晰起来,同时伴随着一个微微颤抖的声音:“沈老师,你在吗?”

  沈嘉晨倏地从床上坐起来,趿鞋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见门外一张湿漉而苍白的脸,带着惊惶而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

  这样的风雨声中,慕慎容同样没有睡着。

  事实上,自他来到这里,在这辆车里安顿下来之后,他也没有一个夜晚是能好好睡着的。

  天晴的时候还可以看看星空,而像这样的雨天,就只能半躺着听外面的风雨声,静静地回想从前。

  脑子的画面闪回到17岁那年的时候,他突然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睁开眼睛往外看去的时候,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他并不相信自己幻听,因此很快打开了车灯。

  雨帘之中,他雪白刺目的灯光照射出两个单薄瘦削的身影,其中一个,是沈嘉晨。

  慕慎容蓦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沈嘉晨却直接就奔向了另一头停着的那辆车——当初陆景乔来这边找黎湘时留下的那辆车,她时不时还用着。

  慕慎容在雨中快步走过去,那两人已经上了车,沈嘉晨坐在驾驶座上,正试图发动车子。

  慕慎容蓦地拉开她的车门,车厢内灯亮起来,他看见缩坐在副驾驶座上那个苍白稚嫩的女孩子,心头霎时间就反应过来什么,随后才看向沈嘉晨,“你干什么?”

  “不关你的事。”沈嘉晨微微沉着脸回答了一句,继续发动车子。

  然而车子轰轰响了几声,却并没有如同她预期一般启动,她连续试了几次,仍是如此。

  慕慎容沉眸看着她的动作,在她试图第五次尝试的时候,他终于伸出手来拽住了她,“上我的车。”

  ……

  车子从山上出发的时候是凌晨,在风雨中抵达县城时,天都已经亮了。

  慕慎容很快将车驶到县城车站,下车之后,他去售票大厅买车票,回来的时候,看见沈嘉晨正扶着那个叫小吉的女孩说话,同时将一些钱塞给了她。

  慕慎容也大概猜得出她在叮嘱什么,小吉红着眼眶,不住地点头。

  慕慎容走过去的时候,刚好听见一句:“……记住,要待人以诚。”

  他不由得看了沈嘉晨一眼,沈嘉晨虽然看着小吉,可却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二十分钟后,小吉乘坐的那辆大巴车缓缓驶离了车站。

  沈嘉晨站在车站门口,一直目送那辆车消失在视线之中。

  “走吧。”慕慎容站在她身后,淡淡说了一句。

  沈嘉晨没有动。

  “做都已经做了,再看也挽不回来。”慕慎容语调凉凉地开口,“虽然这对你而言是‘毫无意义’的‘多管闲事’,可是事已至此,没的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