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94 思慕绵绵164

  沈嘉晨心头隐隐被扎了一下,却仍旧没有说什么。

  慕慎容没有停留,转身就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坐上车之后才看见缓缓朝这边走来的沈嘉晨。

  看着她沉静无波的容颜,他心中到底还是心绪微澜。

  哪怕她一直故作冷漠,对他视而不见,终究还是没有冷漠到底。

  沈嘉晨上了车,慕慎容很快就发动车子,驶离了车站。

  然而车子却不是开往出城方向的,而是往城内开去。

  沈嘉晨没有说什么,直至车子驶入路边一幢最显眼的酒店,她才转头看向慕慎容,“来这里干什么?”

  “休息。”慕慎容回答,随后又道,“还有,我不喜欢湿衣服贴在身上慢慢烘干的感觉。”

  沈嘉晨听了,重新陷入沉默。

  想想也是,凌晨从山里出发,这会儿天都已经亮了,他驾车在下雨的山路上行进了四五个小时,的确是需要休息的。至于衣服,她倒是没有太多在乎。

  “那我先坐车回去了。”慕慎容正准备推门下车的时候,忽然听见沈嘉晨说。

  他转头看向她,说:“今天周六,你没有必要赶回去。再说,你这么早回去,对这件事情没有好处。”

  沈嘉晨微微蹙了蹙眉,没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而慕慎容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很快走向了酒店大堂。

  沈嘉晨却没有动,只是站在外头思量他的话。

  不一会儿却有酒店的职员从里面走了出来,微笑看着她,“小姐您好,您朋友已经帮您开好了房间,需要您出示身份证登记一下。”

  沈嘉晨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跟着那职员走进大堂,却已经不见慕慎容的身影,想来是已经去房间了。

  拿到自己那张房卡的时候,她心头到底还是控制不住地微微一松,然而转念却又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以慕慎容这段时间以来稳守不进、竭力保持平衡的作风看,他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打破这种平衡,开一间房来刺激她?

  沈嘉晨照着门卡上的数字到了指定楼层,打开房间的门,入目是整洁舒适、宽敞明亮的大床房,朝着酒店的内院,想来应该很适合休息。

  她关上门,走到床边,整个人忽然瘫了一般地倒在床上,将大半张脸陷入还有折痕的被套之中。

  为什么……他越是这样不动如山、进退得宜,她心里反而越像有块大石压在心头,越来越沉?

  沈嘉晨就那样趴着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依旧明亮,她摸过手机看了一眼,下午两点半。

  她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得神思昏昏,正准备走进卫生间去洗个澡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那一刻,沈嘉晨心头竟隐隐一跳,拿过手机来看,却见是一个当地的座机号码。

  她犹豫片刻,接起了电话。

  “沈老师!”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是小吉的母亲,“沈老师,请问你有没有见过我们家小吉?”

  沈嘉晨浅浅呼出一口气,平静回答:“没有。出什么事了吗?”

  “小吉不见了……”

  “给我!”那头小吉母亲话音未落,忽然传来一把男人粗犷的声音,随后电话就落到了他手中,沈嘉晨听到对方愤怒而狠厉的声音,“沈老师是吗?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沈嘉晨抬眸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房间,回答,“我在县城。”

  ……

  电话刚刚挂断不久,房间的座机忽然又响了起来,沈嘉晨拿起听筒,听到了慕慎容的声音:“醒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可以打电话叫客房部送餐到房间。”

  沈嘉晨倒也不觉得饿,听见这话,只是“嗯”了一声。

  “我帮你一起叫?”慕慎容又问。

  沈嘉晨顿了顿,忽然说:“刚刚小吉家里人给我打电话了。”

  ……

  又过了约莫半小时,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沈嘉晨走过去打开门,门外是送餐的服务员……以及只穿着一件浴袍的慕慎容。

  他跟在送餐的服务员身后走进房,第一眼看到的是沈嘉晨身上还没换下来的衣服,随后注意到沈嘉晨似乎往他身上瞥了一眼,他才道:“衣服送去洗了,没有换洗衣物,只能暂时这么穿。”

  沈嘉晨收回视线,没有说什么。

  服务生放下吃的东西,留下一句“用餐愉快”就离开了房间。

  房间虽然宽敞,然而多了一个人,却还是隐隐觉得逼仄。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会找到这里来。”慕慎容却仿佛察觉不到,只说,“吃点东西吧,也不知他们是在什么地方打的电话,说不定很快就会找来。等他们找来,这饭估计就吃不好了。”

  说完他又看了沈嘉晨一眼,说:“吃完洗个澡,人会舒服一点。”

  大约是没想到洗澡这件事他还要特意拎出来说一下,沈嘉晨抬眸与他对视了一眼,片刻之后,她收回视线,心里却已经是若有所悟。

  她坐下来拿起筷子,在他面前吃饭向来很快的人这回却意外地慢条斯理起来,等到慕慎容吃完,她才缓缓放下筷子。

  慕慎容看了一眼她面前仿佛只缺了三两口的食物,似乎想说什么,然而看她一眼,却又都咽下去了。

  沈嘉晨站起身来,“那我去洗澡。”

  她走进卫生间,里面很快响起哗哗的水声。慕慎容坐在外间看着电视,脑子里充斥的却满满都是那股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