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98 思慕绵绵168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脑海中,便仿佛再也无法挥散。

  沈嘉晨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慕慎容不仅是个成年男人,他还是个有足够能力应付许多的问题的男人,区区一段山路又怎么可能难倒他?

  她转身走进卫生间,舀了一点凉水让自己洗了把脸,这样一来,倒似乎真的镇定了许多。

  再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却只觉得天仿佛更黑了,连远处黑黢黢的山头,仿佛也融入了一片漆黑的天地间,再不可见。

  沈嘉晨在屋檐下静立了片刻,忽然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卧室,穿上外套拿了手电筒,随后就走出了学校。

  她先去了慕慎容的车旁,确认慕慎容是的确没有回来,这才沿着一条崎岖狭窄的山路,走向了赵青家所在的方向。

  她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往山路两旁查看寻找,然而一路却是一无所获。

  她心中却没有丝毫放松的意识,直至眼前出现了赵青家的屋子。

  时近半夜,那屋子一片漆黑,没有灯光。她站在离那屋子几十步远的地方,忽然有些迈不开步子了。

  正在这时,那边屋子的方向却忽然传来什么动静,像是有人打开屋子的门走了出来,然而并没有开灯。

  那头漆黑,她这边打着手电,自然一眼就被看到。很快,她就听见赵青父亲的声音:“谁在那里?”

  “赵青爸爸,是我。”沈嘉晨微微定下神来,随后才缓步走上前去。

  赵青父亲大概是出来起夜的,听到沈嘉晨的声音又是惊讶又是尴尬,连忙打开屋里的灯,勉强看见了沈嘉晨的身影,这才迎上前来,“沈老师,您怎么这个时间来了?”

  “是。”沈嘉晨往他亮灯的屋子看了一眼,说,“我看慕老师还没有回去,怕他是不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所以来看看。”

  赵青父亲连忙道:“没有没有,慕老师今天在我家住下了呢!”

  听到这个回答,沈嘉晨心头始终提着的那口气,才算是一点点地卸了。

  赵青父亲先是赶着将她迎进了屋,又去上了厕所,随后才回到屋子里,有些抱歉地对沈嘉晨说:“早知道沈老师你会担心,我应该去给你说一声的。”

  “没关系。”沈嘉晨低头擦着自己鞋上的露水,语气很淡地说了一句,“没事就好。”

  夜深露重,她一路走来衣服和鞋子都有些湿润,赵青父亲见状,连忙给她倒了半盆热水,“沈老师,你热热手,外套脱下来我给你烤干吧?”

  “不用不用。”沈嘉晨忙道,“反正回去也还是要打湿的。”

  赵青父亲顿时一惊,“这个时间了你还要回学校?那怎么行呢?暂且就在我家住一晚上吧!”

  “怎么好意思打扰。”沈嘉晨低声道。

  “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赵青父亲说,“我谢谢您跟慕老师还来不及呢!本来今天吃晚饭的时候见您没来,还准备去接您的,可是慕老师说您应该是不会来的,所以我们也就没等您,我心里还过意不去呢!”

  慕慎容竟然料到她不会来?沈嘉晨将双手泡进热水中,片刻的静默无声之后才又开口:“因为事情没有做完,所以就没有赶来,辜负了您的好意,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赵青父亲连忙摆了摆手,随后说,“就是慕老师好像有些不开心,晚上喝了好些酒,所以我才不放心让他回去,留他住下了。”

  “您有心。”沈嘉晨说。

  赵青父亲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盯着沈嘉晨泡在水里的双手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沈老师,其实你跟慕老师是吵架了吧?”

  沈嘉晨微微一顿,没有回答。

  “我今天就看你们怪怪的,加上你晚上没来吃饭,我也就猜到了。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多少都会有争执,过去就好了,不要太过在意啊。”

  沈嘉晨笑了笑,没想到这个地方还会有人像长辈一样给她讲这些人生道理。

  “沈老师您的奉献精神我们是知道的,慕老师也是一看就知道有好出身的,他既然都愿意来这里陪你,其实已经很了不起了。”赵青父亲说,“而且我看他今天晚上那么不开心的样子,他肯定是很喜欢很喜欢沈老师你的。”

  沈嘉晨笑不出来了。

  “你呢,大半夜的走这么远的路来找他,也就不用说了。您是不知道,虽然慕老师刚来,可是几个山头的人都知道啦,大家都盼着你们好呢!”

  沈嘉晨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赵青父亲才又说:“慕老师就住在那边那个房间里,他今晚喝得有点醉,肯定早就睡着了。沈老师你也进去吧,时间不早啦,我就不跟你多聊了。”

  沈嘉晨连忙站起身来,原本就想要目送赵青父亲回自己的房间,没想到他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僵硬了片刻,终于还是转身走向了慕慎容所在的那个屋子。

  推开门,入目是一个极其简朴的房间,老式的雕花木床,慕慎容躺在上面,双颊隐隐泛红,眉头紧锁,沉睡不自知。

  沈嘉晨关上门,缓缓走到床边,低下头来看着他。

  这眉头紧拧的样子……她忽然有些想不起来,慕慎容笑起来是什么模样了。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在她面前笑过。

  很久之后,她才在床边坐了下来,一只手极其缓慢地伸出来,抚上了他的眉心。

  “既然这么不开心,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

  她声音很低,只有自己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