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02 思慕绵绵172

  月明星稀,远处的山头清晰可见。

  她踏着月色走到学校边缘,往慕慎容停车的地方看去。

  夜色之下,那辆车的轮廓清晰可见,车内没有亮灯,车子周围也没有人。

  她不确定慕慎希和思唯是不是还在车里,此时此刻,她也不好去确认。

  她安静站立了将近十分钟,身体被夜间寒凉的风吹到发僵,这才转身回到卧室。

  隔绝了夜色和山风,屋子里自然暖和得多,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另一个人的体温和呼吸。

  沈嘉晨背靠着门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走上前,在思唯的那张床上坐了下来。

  两张床并排放着,她倚在枕头上,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

  没有人关灯,两个人也都不是正常睡觉的模样,仿佛还在等稍后就会归来的慕慎希和思唯,可是屋子里的呼吸声还是一点点地平缓了下来。

  这一等,就是一夜。

  第二天早上,天才微微亮,正处在半睡半醒状态中的沈嘉晨忽然听到一丝极其轻微的开门声,很快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一看,屋子里还是昨晚的模样,慕慎容就躺在她隔壁的床上,却已经换了一个更舒展的姿势。

  沈嘉晨朝门口看去,正好看见门缝里一只咕噜噜转悠着朝里面看的一只眼睛。

  如果不是她性子沉静,只怕这会儿已经尖叫起来了。

  她坐起身来,很快穿鞋下床,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思唯身上穿着昨晚的睡衣,外面裹着的衣服却已经换成了慕慎希的外套。见到沈嘉晨开门出来,她似乎笑嘻嘻地想要逃开,可是刚走开两步,又走了回来。

  “我还以为会看见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呢。”思唯佯装捂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你们怎么分床睡的啊!那家伙也太不争气了!”

  沈嘉晨瞥她一眼,忽然说:“不该看见的画面么?我昨晚倒是看见了一些,早知道你有兴趣,我该拿手机拍下来的。”

  思唯一听,顿时控制不住地耳根一热,“你看见什么了?”

  沈嘉晨冲她微微一笑,“这种事情,不好明说的吧?大家心里知道不就行了?”

  思唯又羞又急,加上做贼心虚,愈发缠着她不放。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卧室的门再一次打开,这一次,是穿戴整齐的慕慎容从里面走了出来。

  思唯和沈嘉晨已经走到了院坝里,慕慎容站在屋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问思唯:“我可以我去我车里了吗?”

  “你哥还在睡觉呢!”思唯立刻回了一句,“昨天他赶了一天的路来到这里,你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慕慎容抱着手臂看向她,“原来是我不让他好好休息?”

  思唯霎时间兵败如山倒,她看看沈嘉晨,又看看慕慎容,忽然跺了跺脚,转身就往山下跑,只留下一句咬牙切齿的:“你们给我等着!”

  看着她的背影,沈嘉晨忽然就笑了笑,一转头却又对上慕慎容的视线。

  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忽然就转身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借一下卫生间冲凉。”

  沈嘉晨怔了怔,眼见着他就要走进去,她才想起什么,说了一句:“厨房里应该还有热水。”

  慕慎容脚步微微一顿,随后说了一句:“不用。”

  沈嘉晨眼见着他关上门,忍不住转头看了看晨间湿意濛濛的山头。

  这样湿冷的早上,他要洗凉水澡?

  慕慎容冲完澡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从下面走上来的慕慎希和思唯。

  思唯一看见他立刻就发作了,转头对慕慎希说:“就是他就是他!你自己的弟弟,你赶紧去骂他!”

  说完她又瞪了慕慎容一眼,这才回到沈嘉晨卧室去换衣服。

  慕慎希无奈低笑了一声,随后才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慕慎容的脸色,微微挑了眉,“洗了凉水澡?”

  慕慎容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没有回答。

  慕慎希也没有按照思唯的要求去骂他,而是拿着手中的洗漱用具走进了那个简易的卫生间,只是刚刚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来看向慕慎容,“我看了看你车里的状况,你最近抽烟似乎多得有些过分了。”

  慕慎容站在屋檐下,听着从厨房里传来的动静,眯了眯眼睛,慢条斯理地回答:“我又不是和尚,却过着和尚的日子,当然要找些别的发泄口。”

  厨房内乒乒乓乓的动静好像忽然停顿了片刻。

  慕慎希忽然也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说:“还不是你自找的。”

  早餐时间,四人同席,慕慎希和思唯已经恢复了从前那副亲亲热热的模样,黏得腻人。

  沈嘉晨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也不问什么,只是招呼慕慎希:“慕大哥,这边条件简陋,没什么好吃的,你委屈一下。”

  慕慎希倒不像思唯那样挑剔,闻言笑道:“你们在这边这么长时间都能熬下来,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思唯白了他一眼,“装什么装?刚刚还在嫌一夜睡起来腰酸背痛呢!”

  对于她的揭穿慕慎希毫不在意,只是看向慕慎容,“你来这么久一直住车里?就不嫌难受啊?”

  慕慎容头也不抬地回答:“不嫌。”

  思唯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

  沈嘉晨安静片刻才又笑着问:“这边的确是不太方便,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思唯回去?”

  “回去?”慕慎希微微挑了眉,“接下来就是假期了,你们不是约好要下山去玩吗?”

  沈嘉晨一怔,说:“我以为你们应该要赶回江城。”

  “不用。”慕慎希说,“我知道她拿了假,所以也给自己放了个假,这个假期好好陪陪她。”

  思唯满意地哼哼了两声。

  “哦。”沈嘉晨说,“行。”

  一周的长假如期而至,当天晚上一行人就下了山,用思唯的说法来说,委屈了几天,宁愿赶一场夜路,也要换来一场舒服的睡眠。

  夜里,几个人抵达县城酒店,顺利入住。

  因为是黄金周假期,第二天旅途的路上就骤然火爆起来,到哪儿都是车和人,景区内更是人山人海。

  思唯一见这架势就怕了,哪怕风景再好也不乐意去看,所以几个人只进景区打了个转便直接出来了。

  接下来思唯便果断放弃了原计划中的所有行程,到了一个开放式的湖景区,找了家临湖客栈住下,白天逛逛街,晚上泡泡吧,也算是度假了。

  慕慎希这次就是专门放了假来陪她的,自然怎么都依她,两个人你侬我侬,大多数时候仿佛慕慎容和沈嘉晨都是不存在的。

  这天晚上慕慎希和思唯从外面回到客栈,倒是难得地看见慕慎容坐在客栈公共区域内,手边一瓶啤酒,面前一台电脑,竟然是在玩游戏。

  慕慎希便打发了思唯先上楼,自己走过去找他。

  到了近前一看,才发现他玩的游戏竟然是……扫雷。

  慕慎希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也问老板要了瓶啤酒,这才开口:“这么闲?”

  慕慎容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手上标记的动作飞快,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一句:“没你闲。”

  慕慎希显然已然适应了他句句回怼的说话方式,摸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随后又递给他一支。

  慕慎容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烟,一边结束了这一局游戏,随后看了看时间,距离最快纪录仍然差了六秒左右。

  他有些不耐烦地扔开鼠标,低头点燃了烟。

  慕慎希这才又问:“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慕慎容想也不想地反问。

  慕慎希转头看他,“你难道想一直留在这里?有必要吗?”

  慕慎容微微转开脸,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图什么。”慕慎希随后又道,“可凡事也得有个估量吧?你要做一件事,也得这件事有希望成功才行,不是吗?”

  好一会儿慕慎容才开口:“你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