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03 思慕绵绵173

  “就当我不懂。”慕慎希说,“可你总得为自己打算一下。一辈子还很长,你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是准备就这样碌碌无为地过一辈子?这样的人生也不是不好,可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你开心还是她开心?意义在哪里?”

  一墙之隔的吧台处,沈嘉晨静静站在那里,将慕慎希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中。

  她房间里的吹风机坏了,原本是下来找前台借一个新的,却没想到前台处没有人,却听到了慕慎希和慕慎容的对话。

  而那扇墙后,沉默无言的慕慎容已经重新点开了新一局游戏。

  这一次他手上动作更快,结束这局游戏的时候,屏幕上弹出一朵烟花,恭喜他创造了最高纪录。

  慕慎容随手关掉游戏,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能够陪着她,就是最大的意义。”

  夜色寒凉,沈嘉晨独自坐在房间阳台上,湿发赤脚,望着远处的粼粼湖光,全然察觉不到冷。

  下面就是沿湖的街道,很热闹,来来往往的行人嘻哈打笑,满满都是人间烟火的味道。

  她缓缓回过神来,又安静了片刻,忽然抓起自己的手机,翻到沈嘉宁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沈嘉宁疲惫不堪的声音:“喂?”

  沈嘉晨看了看时间,还不到晚上十点,“你干嘛了?这才几点,你怎么累成这样?”

  那头沈嘉宁似乎吃了一惊,声音立刻就精神起来了,“稀奇了,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沈嘉晨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趾,说:“在山下,刚好有信号就打了,想看看你在干嘛。”

  “我还能干嘛?”沈嘉宁说着就长叹了一口气,“一分钟前才加完班,刚出公司。刚刚在电梯里都差点睡着了!”

  沈嘉晨顿了顿,说:“你会这么勤奋?”

  “在你心里你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沈嘉宁立刻就大呼不公,“我怎么就不能勤奋了?我连续这么加班都加了半个月了,我有说过什么吗?”

  沈嘉晨听了,一时沉默下来。

  电话那头的人可是沈嘉宁啊!

  她认识的沈嘉宁,在打理自己小公司的时候,也是能偷懒就偷懒,三天两头地缺席,从来没有勤勉过。可是现在,他做了别人手底下的打工仔,居然可以一连加班半个月。

  “很累吗?”沈嘉晨忽然低声问了句。

  “当然累啦!”沈嘉宁没好气地开口,可是答完之后他忽然顿了顿,再开口时声音已经低沉平和了许多,“放心吧,能扛住。”

  听到他后面那句话,沈嘉晨忽然就将脸藏进了臂弯里。

  因为有眼泪猝不及防地就滑落了下来。

  见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沈嘉宁才又问:“你那边怎么样?”

  沈嘉晨抬起脸来,远方粼粼的湖光愈发支离破碎起来,她说:“挺好。”

  “那就好。”沈嘉宁似乎并不知道慕慎容来了这边的事,只是对沈嘉晨说,“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我可以给你寄过去。”

  沈嘉晨听了,忽然笑了一声,一低头,又有眼泪滴到了脚背上。

  “你笑什么?”沈嘉宁恼道。

  “沈嘉宁,你长大啦?”她说。

  沈嘉宁忍不住嗤了一声,如果不是隔着电话,这会儿大概已经要准备收拾她了。可是他顿了顿,随后才又开口:“是啊,从前这个家由你来扛,现在由我来扛,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吧,我都支持你。”

  沈嘉晨又一次将脸埋进了臂弯。

  她忽然想起沈嘉宁那次打了她一个耳光的情形。

  那时候他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你没有害死爸爸妈妈,我怎么会过上这样的日子?

  可是现在他说,他扛得住,这个家也由他来扛,她想干什么他都支持。

  可是她不好过,听到这样子的话,她心里一点都不好过。

  她宁愿他是恨她的。

  她宁愿他们都是恨她的……

  *

  第二天,一行四人踏上归途,却并不是往山里的方向,而是往省城的方向。

  用思唯的话来说,反正假期还有两天,慕慎容和沈嘉晨先把她和慕慎希送去省城再回来,时间刚刚好。

  到达省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一行人直接去了酒店。

  慕慎容停好车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思唯正站在前台办理入住,慕慎希在她身旁不远处打电话,而沈嘉晨则一个人坐在休息沙发里。

  慕慎容也走到沙发里坐下,见面前的茶几上有烟灰缸,便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

  沈嘉晨原本看着手机,听到他点烟的动静抬眸看了他一眼,刚好慕慎容也正看向她,两个人目光撞到一处,他没有动,而她也是过了片刻才又低下头去继续看手机。

  过了一会儿,办好入住手续的思唯忽然喜滋滋地走了过来,像是遇见了什么好事,走路的姿势都有些跳跃。

  沈嘉晨抬头迎向她,就看见她举起了两张房卡,嘴角忽然努力做出委屈的模样,一双眼睛却闪闪发亮,“呃,因为我们没有提前订房,现在又是黄金周,酒店太火爆了,刚刚好只剩两个房间……”

  沈嘉晨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有些想笑。

  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她站起身来,想要从思唯手中接过一张卡,“那我们俩住一间吧!”

  思唯一愣,还没来得及回答,慕慎希忽然从旁边走上前来,从思唯抽走沈嘉晨想要的那张卡放到桌上,同时揽了思唯的腰,微微挑眉,“我不跟别人住一间房。”

  思唯转头跟他对视一眼,吃吃地笑了起来。

  慕慎容看看桌上的那张房卡,又抬眸冷冷地看了那两人一眼,忽然就捻灭了手中的烟头,站起身来准备走向酒店前台。

  “哎哎哎你干嘛?”思唯连忙拦住他,“真的只剩两间房了,你去问也没用啊!再说了,沈嘉晨都没说介意呢,你一个大男人,矫情不矫情啊?”

  说完她便看向沈嘉晨,“嘉晨,你介意吗?房间其实挺大的,又有沙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的……”

  沈嘉晨与她对视一眼,这才伸出手来拿起桌面那张卡,在思唯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开口:“没关系,一间就一间吧。出门在外,总是要克服一下的。”

  闻言,思唯立刻又是一副喜上眉梢的模样。

  慕慎容身形微动,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思唯选的酒店条件自然不会差,虽然只是普通的大床房,但也是宽敞明亮,温馨舒适。

  沈嘉晨一进门便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沙发,很宽大,完全够一个人睡。

  慕慎容走在她身后,始终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的背影。

  沈嘉晨将自己的洗漱用品放进卫生间,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那件沾了几点油渍的衬衣——中午在一个餐厅吃饭的时候被一个上菜的服务员不小心蹭的,那时候因为要赶路就没有理会,这会儿应该可以整理一下了。

  她转身探头看向外面的慕慎容,“你要用卫生间吗?”

  慕慎容看她一眼,“不用。”

  “那我把衣服换下来洗洗。”沈嘉晨简单解释了一句,便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慕慎容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里,忍不住又给自己点了支烟。

  沈嘉晨洗完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弥漫了他手中香烟的味道。

  她看他一眼,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要不要问问他们晚上吃什么?”

  “随便。”

  又是两个字。

  好像自从上次她在县城惹他生气之后,他就很少再跟她说话了,偶尔的交流也就是这么简单的几个字。

  从前倒是不知道,这人气性这样大。

  沈嘉晨抿了抿唇,走到床边拿起床头的座机,拨通了思唯他们那个房间的号码。

  然而电话响了许久却没有人接,沈嘉晨诧异地放下电话,又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给思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