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05 思慕绵绵175

  回到酒店,慕慎容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沈嘉晨正在往沙发上铺被单。

  “幸好酒店还有多余的被子。”沈嘉晨说,“不然就只能把衣服往身上盖了。”

  话音落,她自己忽然怔忡了一下,那一边,慕慎容眸光也滞了滞。

  一个房间里,一人睡床盖被子,一人打地铺盖衣服——

  那样的情形,还真是似曾相识。

  屋内的氛围霎时间就仿佛变了变,好在沈嘉晨很快回过神来,抬头看他,“你睡床,我睡沙发。”

  “我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慕慎容清清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沈嘉晨说:“这沙发对你而言短了些,你睡着会不舒服的。”

  “我在车里都睡得下,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沈嘉晨听了,不由得顿了顿,随后才又道:“回去之后,你睡另一张/钢丝床吧。”

  慕慎容转头看她。

  “当然,只能委屈你在教室里铺床。”沈嘉晨继续道,“总归还是能比车子里舒服一点,只要在孩子们第二天上学前收起来就行了——”

  她话音未落,慕慎容忽然就开口打断了她:“你觉得我还要回去吗?”

  沈嘉晨一怔。

  慕慎容看着她,缓缓开口:“我哥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留在这边。你怎么看?”

  屋子里骤然安静下来,起初还有沈嘉晨的手摩挲在被单上的声音,后来她的手也停住了,再无多余的声音。

  而慕慎容就站在灯光下,等着她的回答。

  好一会儿,她的声音才终于响起来:“你回去江城或美国继续自己的事业,我祝你前程似锦。”

  慕慎容扯了扯嘴角,转开脸去。

  “你留下,我无任欢迎。”

  慕慎容身形忽然僵住。

  他几乎又一次疑心自己在做梦,脑海中思绪翻腾反复,很久才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转头看向沈嘉晨,十分镇静地开口:“以朋友的名义,对吗?”

  沈嘉晨缓缓点了点头,“对。”

  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许久,最终也点了点头,“好。”

  他转身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沈嘉晨仍旧坐在沙发里,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水声哗哗,慕慎容应该是在洗澡。她一点点地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索性拿过遥控器看起了电视,然而到底看进去多少,她自己也不知道。

  慕慎容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她仍旧坐在那里,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抬头看向慕慎容,却意外看到他湿到滴水的头发。

  沈嘉晨怔了怔,“你怎么不把头发擦一下?”

  “没关系。”慕慎容淡淡回答了一句,随后便走到了窗户旁边抽烟,“你也洗漱吧,早点睡。”

  沈嘉晨应了一声,收拾换洗衣物走进了卫生间。

  听到她关门的声音,慕慎容推开自己面前的窗户,湿着头发吹着夜风,凉凉地抽完了那支烟。

  沈嘉晨在卫生间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出来的时候,慕慎容已经在她铺好的沙发里躺下了。

  对他而言沙发还是短了些,沈嘉晨看着他微微蜷着的腿,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确定要睡沙发吗?”

  “嗯。”慕慎容没有看她,只是简简单单地应了一声。

  沈嘉晨又看了看他仍旧湿着的头发,顿了顿,终于是没有再说什么,走到床边,揭开被子坐了上去。

  屋子里的灯很快暗了下来,沈嘉晨低低说了句:“晚安。”

  慕慎容没有回应。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沈嘉晨在熟悉的时间点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

  其实她并没有怎么睡好,一整晚醒了又醒,这会儿天终于亮了,她心里仿佛松了口气,从床上坐起身来。

  转头看向沙发的方向,慕慎容仍旧躺在那里,手臂遮着眼睛,被子蹬掉了大半,似乎仍旧熟睡着。

  沈嘉晨尽量没有惊动他,拿手机给思唯发了条消息,自己走进了卫生间。

  等她整理好自己从卫生间出来,慕慎容仍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躺在那里。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她终于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

  慕慎容没有动。

  沈嘉晨顿了顿,又拍了他两下。

  他终于动了动,却是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动作却格外无力。

  他手心很烫。

  沈嘉晨这才意识到什么,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你着凉了?”

  慕慎容仍旧闭着眼睛,微微拧着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沈嘉晨连忙站起身来,拿过自己的手机又给思唯发了条消息。

  过了十多分钟慕慎希和思唯就来到了这个房间,思唯一进门就走到了慕慎容身边,“怎么了怎么了?还能动吗?”

  慕慎容似乎已经清醒一些了,听到思唯的问题眉头拧得更紧,转开脸,仍旧紧闭双眼。

  “那怎么办?”思唯见状伸出手来戳了他一下,“我们到时间要去机场了,你却在这个时候生病……”

  慕慎希略思量了片刻,看向沈嘉晨,“只能靠你照顾他了。”

  “送他去医院吧?”沈嘉晨问。

  “不用。”慕慎希瞥了一眼躺在沙发里的人,“这么大的人了,烧不坏,买点退烧药,用湿毛巾降降温就好。我和思唯坐酒店车去机场,你们也先别急着赶回去了,等他退烧了再说。”

  沈嘉晨安静片刻,点了点头。

  思唯看看慕慎容,又看看沈嘉晨,很快点头附议:“对对对,你好好照顾他吧,我们自己去机场就好。”

  两个人订了早上十一点的飞机,半小时后就要出发去机场。

  沈嘉晨送他们离开酒店,顺便去外面的药店买了退烧药。

  慕慎容已经移回了床上,躺在那里,昏沉无知觉。

  这退烧药一时怕也吃不下去,沈嘉晨只能先用湿毛巾给他擦脸擦身,尝试用物理方法降温。

  沈嘉晨的湿毛巾擦到他脖子上的时候,慕慎容忽然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沈嘉晨连忙看向他,“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吃药?”

  慕慎容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强撑着支起了身子,沈嘉晨忙道:“你干什么?”

  “卫生间。”慕慎容简短地甩出三个字,站起身来,脚步有些虚浮地走进了卫生间。

  再出来的时候,他又是一头一脸的水渍,应该是用凉水浇过头。

  “喂,你现在在生病,不要这么折腾自己了行吗?”

  沈嘉晨连忙走上前去,拿了干毛巾给他擦头擦脸。

  慕慎容站着没动,由她给自己擦着。

  沈嘉晨微微踮着脚,看着他那一头又是湿漉漉的头发,忍不住蹙了蹙眉,考虑是不是该去拿吹风出来给他吹干。

  慕慎容却忽然低下头来。

  唇上一重,他吻上她,她的动作赫然僵住。

  慕慎容没有给她回神的时间,已经伸出手来圈住她的腰,摇摇晃晃后退了几步,直接就摔倒在了床上。

  沈嘉晨脑子空白了几秒,而他已经欺身压了下来。

  再一次封住她唇舌的同时,他的手探进了她衬衣下摆。

  他的手……很烫。

  沈嘉晨空白了片刻的神智一点点回到脑海中,然而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她却没有动。

  慕慎容却忽然停顿了片刻。

  他喘息着,几乎与她面贴面,却只是轻轻地蹭着,仿佛是在等待着她的回应——接受,还是拒绝?

  沈嘉晨感觉着他灼热的气息,控制不住地缓缓闭上了眼睛,放在身侧的那只手近乎无意地在他腹部推了一把。

  慕慎容轻蹭的动作停住,下一刻,他骤然握住她那只虚软无力的手,近乎吞噬的吻,铺天盖地。

  沈嘉晨恍恍惚惚地想,他的身体,可真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