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06 思慕绵绵176

  对于沈嘉晨来说,这样的体验从未有过。

  慕慎容并不强迫她,甚至每进一步都会停顿片刻,仿佛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而当她稍稍表现出拒绝,又会被他全然忽视,以行动取代话语。

  沈嘉晨无能为力,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伸出去拒绝的那只手,力道有多虚。

  她恍恍惚惚,如坠梦里,可慕慎容身体的温度又那样真实,一次又一次地将她拉回现实。

  那是前所未有的亲密无间,他和她之间,从开始到现在,最亲密的时刻。

  ……

  没有人说话,自始至终,两个人之间没有一句对话。

  结束之后,沈嘉晨侧身躺着,慕慎容自身后拥着她,将脸埋进她的颈窝。

  那是自然而然的动作,仿佛只是先前亲密的延续。

  沈嘉晨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建筑物影子,沉默无声。

  慕慎容同样没有说话,哪怕抱得她很紧,仿佛也只是专注于她身上的气息。

  很久之后,他才缓缓闭上眼睛,渐渐陷入沉睡。

  听着身后他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沈嘉晨又躺了一会儿,才轻轻拉开他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

  慕慎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睁开眼睛,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迅速翻身坐起,这才看见了坐在后方沙发上的沈嘉晨。

  她衣着整齐,正坐在沙发里看书,一抬头看见他才放下手里的书,“你醒啦,先把药吃了吧。”

  说完她便起身走到床边,拿过床头上的药片和水杯,递给慕慎容。

  慕慎容先是看了她一眼,随后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贴身的衣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好了,而其他的衣裤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尾,屋子里一丝暧昧旖旎也无,仿佛先前那场情事不过是他的一场绮梦。

  沈嘉晨见他不动,又把手里的东西往他面前递了递。

  慕慎容这才接过来,拧着眉头吃了下去。

  沈嘉晨这才又开口:“我们今天应该是回不去了对不对?”

  慕慎容抬眸看她一眼,“回不去会怎么样?”

  “没什么。”沈嘉晨顿了顿才开口,“只是要找个人明天通知孩子们一声,免得孩子们去了学校见不到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你给做饭的那位师傅打个电话,还是请他给孩子们做一顿午餐吧。”

  慕慎容转头拿起自己的手机,翻到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慕慎容忽然就将手机扔开,从床上站起身来,“还是回去吧。”

  沈嘉晨一怔,“可你还在发烧。”

  “你觉得有什么影响吗?”慕慎容转过头看着她,似有深意地问。

  沈嘉晨一顿,随后才轻轻开口:“你觉得没问题就好,回去的路上可以由我来开车。”

  慕慎容起身就走进了卫生间。

  拧开淋浴,花洒的水喷下来,他站在水帘底下,静静地想着沈嘉晨刚才的反应。

  她很自然。

  对于他的借病行凶,她没有抵触,没有生气,她只是当那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对他的态度与之前并无差别。

  这对他来说,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慕慎容洗好澡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沈嘉晨差不多已经收拾好东西,随时可以走。

  慕慎容很快换好衣服,离开房间的时候,他见沈嘉晨一个人拖着两个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着她的包包,便伸出手去准备帮她接手。

  她放在箱子上的包包没有放稳,一下子掉到地上,摔出了一些东西。

  慕慎容低头,便看见了一盒已经开封的避孕药。

  他站着没动,沈嘉晨倒是很快回过神来,蹲下将东西塞进包包,起身仍旧是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吧。”

  下楼到了停车的地方,慕慎容径直走向驾驶位,沈嘉晨连忙拦住他,“你不舒服,又吃了药,还是我来开吧。”

  慕慎容看她一眼,“几百公里的路程,你确定你能开?”

  “反正你现在需要休息。”沈嘉晨说,“大不了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让你开。”

  慕慎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向了副驾驶。

  车子缓缓驶出酒店,行进大约两百米后,慕慎容看到街旁的一家药店,忽然开口:“停车。”

  沈嘉晨转头看他一眼,慕慎容说:“我要买点东西。”

  沈嘉晨将车子靠边停下,慕慎容推门下车,走进了药店。

  不多时他又回到车上,沈嘉晨没有问他买什么,重新发动车子,往目的地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堵车不断,走走停停,道路终于通畅起来的时候,已经是零点以后。

  两个人已经交换了位置,由慕慎容驾车,而沈嘉晨则靠在副驾驶座上休息。

  全神贯注地驾车六七个小时,她早已疲惫不堪,哪怕提醒着自己不要睡,却还是控制不住地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是隐隐约约察觉到车身平稳,久久未动,而周围安静仿若无物。

  沈嘉晨睁开眼,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山头,以及悬在上空的明月。

  慕慎容不在车里,沈嘉晨转头看向车窗外,见到了站在不远处抽烟的他的背影。

  她推门下车,慕慎容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到了你怎么不叫我?”沈嘉晨问。

  “见你睡得正好。”慕慎容说,“时间不早了,上去休息吧。”

  沈嘉晨这才想起来看时间,一看吓了一跳,竟然已经凌晨三点了!

  她转头看了看漆黑的学校方向,又看了看慕慎容的车,这才开口:“你也上去休息吧,反正有床。人不舒服,不要睡车里了。”

  说完她便走到车后拿自己的行李,慕慎容抽完手里那根烟,这才转身走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两个箱子。

  他的手触到她的手,沈嘉晨怔了怔,抬眸却见他已经走向学校的方向,连忙跟上。

  回到学校,慕慎容去了趟卫生间,简单洗漱之后来到卧室门口,沈嘉晨还在低头收拾行李。

  慕慎容看了一眼房间里并排的两张/钢丝床,开口道:“我该把哪张搬到教室里?”

  沈嘉晨闻言抬眸,安静了片刻才道:“都已经这么晚了,你需要好好休息,明天孩子们一早来上课会打扰到你,你还是暂时就在这里睡下吧。”

  慕慎容听了,也不客气,走进来便在属于她的那张床上坐了下来。

  眼看着他要躺下,沈嘉晨连忙站起身来,拿过自己放在桌上的退烧药和水递给他,“先吃药。”

  慕慎容微微拧了拧眉,看了她手里的药一眼,接过来在沈嘉晨的注视下吃了下去。

  很快他便睡了下去,沈嘉晨简单收拾了一会儿,关上灯,和衣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原本她应该很累,可是先前睡过醒来,这个点忽然怎么也睡不着了,只能安安静静地躺着,在黑暗中辨别屋子各处的轮廓。

  旁边的慕慎容更是应该沉沉入睡,然而沈嘉晨却只听到他翻来覆去的动静。

  一个多小时后,沈嘉晨终于躺不下去,起身坐到他的床边,伸出手来探了探他的体温。

  很烫!

  她心头微微一惊,连忙打开灯,慕慎容闭目躺着,眉头紧拧,额头上一层细密的冷汗。

  “你怎么样?”她看着他低低地开口,“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慕慎容没有睁眼,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低低吐出一个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