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07 思慕绵绵177

  沈嘉晨看看他身上的那床薄被,连忙转身拿过自己先前盖着的那一床,一并盖到了他身上。

  盖好之后,她又起身走到外面打了盆水,走进来为他擦拭身体。

  她一点点擦过他的额头、脖子、手臂,随后将他身上的背心也捞起来,擦拭着他身体的前后。

  当湿冷的毛巾碰到他腹部的时候,慕慎容忽然伸出手来扣住了她的手腕。

  沈嘉晨一怔,手里的毛巾已经被他扔了出去,而她腰间一紧,就已经被他拉到那张仅有一米左右的钢丝床上。

  两床被子盖下来,他紧紧贴着她的身体,仿佛是贪恋她身上的温暖,抱着她蹭了许久,才似乎终于是舒服了,渐渐地没有再动,呼吸也平稳了起来。

  直到沈嘉晨早晨起床的时候,慕慎容似乎一直都是熟睡的。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他缠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从那张窄窄的床上起身,也不回头看慕慎容,甚至连衣服也不在房间换,而是拿了套衣服走了出去,又轻轻地带上房门。

  她刚刚离开,躺在床上的慕慎容就睁开了眼睛,眸色清明。

  他盯着那扇门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随后掀开自己身上的两床被子,也不顾自己是在生病,手手脚脚全露在冰凉的空气里。

  沈嘉晨没有再回过房间,而学校里渐渐地有了人气与声音,是那些孩子们陆陆续续地来上课了。

  慕慎容时而被孩子们的声音吵醒,时而被冻醒,总归是没有安睡过。

  到了午饭时分,沈嘉晨端着一碗粥推开了房间的门。

  慕慎容被声音和光线惊扰,缓缓睁开眼来,看见她之余,还看见了门口那些探头探脑的小家伙。

  “慕老师,你生病啦?”

  “慕老师你好点了吗?”

  见他醒来,孩子们立刻七嘴八舌地问候起他来。

  沈嘉晨转过脸去看他们,“慕老师需要休息,你们不要吵,好好吃饭。”

  孩子们立刻嘻嘻哈哈地笑着跑开了。

  慕慎容心头莫名一动。

  这样的情景,原本应该是他不喜欢的,可此时此刻,却忽地在他脑海中形成一幅极其温馨的画面。

  如果这些孩子是……

  “你睡了好久了,起来吃点东西吧。”沈嘉晨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慕慎容回过神来,看见她手里的东西,转开脸去,“不想吃。”

  “可你要吃药的。”沈嘉晨说,“空腹吃药不好。”

  慕慎容大约是嫌她烦,转身没有理她。

  沈嘉晨安静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欢迎你留下来,是希望你能帮我传授这些孩子知识。可你要是成天这样躺在病床上,我是不欢迎的。”

  慕慎容终于动了动,转过头来看她。

  沈嘉晨将粥碗放在旁边放台灯的小凳子上,又给他拿了药倒了水,“你自己吃饭吃药,我去看看孩子们有没有好好吃饭,待会儿过来收碗。”

  其实跟大城市里的小孩不同,山里的孩子吃饭是很乖的,即便是从前沈嘉晨和黎湘做的饭菜也不会有人挑剔,更何况现在学校里多了个厨师给他们做饭。

  然而沈嘉晨还是在教室里陪着孩子们吃完了午饭,这才又回到卧室。

  慕慎容已经喝完了粥,药也已经吃掉了。

  沈嘉晨拿起空了的粥碗问他:“还要吗?”

  慕慎容摇了摇头。

  沈嘉晨又伸出手来在他额头上探了探,忍不住拧了拧眉,“好像还有一点烫。”

  “没什么大问题。”慕慎容懒懒应了一句。

  “那你好好休息。”沈嘉晨说,“如果晚上还发烧,就再吃一次退烧药。”

  沈嘉晨原本只是说说而已,以他的体质来说,就算没有及时就医,烧个两天怎么也应该退了。可是没想到到了这天晚上,他身上反而好像更烫了一些。

  这样的情形之下,沈嘉晨也不好开口叫他挪到教室里去睡,只能仍旧留他在卧室。

  她那两床被子仍旧是留给他,而她则去慕慎容车里,拿了他车里的被子来给自己盖。

  这天半夜,慕慎容却突然咳嗽起来,沈嘉晨被他的声响惊动,还是起来看了看他的情况。

  当她的手再次摸到他额头上的时候,却惊觉他额头滚烫!

  沈嘉晨吓了一跳,连忙拉开房间的灯,伸出手来摇醒了他,“慕慎容?”

  慕慎容有些艰难地睁开眼来看着她,沈嘉晨连忙道:“我陪你去医院吧,你烧一直不退,好像烧得更厉害了。”

  “不去。”慕慎容声音喑哑地吐出两个字。

  沈嘉晨没有办法。

  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小孩,咬定了牙说不去,她也没办法扛着他去医院。

  想了又想,她终究还是只能继续帮他用物理降温。

  其实这捂被子发汗和物理降温似乎是两种相悖的法子,可是他一面喊冷,一面高烧不退,沈嘉晨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这双管齐下会不会起了反效果?

  她正坐在床边愣神的时候,慕慎容忽然睁开眼睛看向了她。

  可能是发烧的缘故,他那双眼睛亮得有些吓人。

  沈嘉晨回过神来,低头看他,“你觉得怎么样?”

  慕慎容没有说话,伸出手来拉了她一把。

  沈嘉晨忽然就想起了昨夜被他拉到床上同眠的情形。

  有了昨晚的经验,她本来应该立刻避开他,可是她偏偏坐在那里没有动。

  见她不动,慕慎容忽然又拉了她一下。

  她又一次倒进他怀中,全面地接触到他的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