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10 思慕绵绵180

  慕慎容仰躺在钢丝床上,感受着她卧在自己怀中的重量,伸出手来无意识地抚着她光裸在外的手臂。

  沈嘉晨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慕慎容忍不住往旁边看了一眼。

  床头的小凳子上,散落着一盒安全套和两个撕开的包装。

  他无法准确地猜测她在想什么,不知道会不会与这个有关。

  从他上次偷偷藏起她的避孕药,她生气甩了他几天的脸色,到这会儿他拿出先前在省城就已经准备好的安全套,她会不会觉得他蓄谋已久,不怀好意?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可是万一因此又触动了她哪根神经……

  毕竟在那过程中,她始终是一言不发的,他无法知道她心中所想。

  两个人各怀心思躺在一张床上,直至沈嘉晨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那是她设置的闹铃,用来提醒自己时间的。

  安静的屋子里骤然响起单调重复的音乐声,两个人仿佛都回过神来,沈嘉晨终于动了动,从他身上起来了。

  慕慎容心头隐隐有些不安,仿佛在等待宣判。

  沈嘉晨披衣坐了起来,拿过自己的手机关掉音乐,这才开口:“你该过去休息了。”

  慕慎容听到这句话,心头蓦地一沉。

  的确,他的床在隔壁教室。

  这几天以来都是如此,傍晚孩子们一走,他的床就被搬到隔壁;孩子们在学校里活动的白天,他的床才有机会回到这个房间里来。

  而眼下,沈嘉晨催他过去了。

  慕慎容躺着不动。

  事实上他本来以为,这次也许会有所不同的……

  沈嘉晨察觉到他不动,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伸出手来,轻轻戳了戳他的侧腰。

  她纤细的食指点在他的腰侧,力道不轻不重,带来点点酥麻,像是……撒娇。

  慕慎容忽然看向她。

  她垂着眼,又戳了他一下。

  慕慎容滞了片刻,终于坐起身来,应了一声:“好。”

  沈嘉晨收回手来,起身背对着他整理起了书桌上的一些课本。

  慕慎容起身,简单地套上衣裤,捡起掉在地上的皮带,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

  沈嘉晨低头收拾着东西,并没有看他,可是脸色却是平静的。

  跟以往的平静不同,以往她的平静偏阴,而此时此刻,大概算得上是……多云?

  慕慎容停顿片刻,才终于拉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月色正好,他望着山头那轮明月,心头隐隐怅惘,然而更多的却是圆满。

  其实她心里想什么,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不是吗?

  如今这样的情形,他应该满足才是。

  ……

  可是慕慎容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情形竟然一直持续到了冬天。

  事实上,沈嘉晨对他的态度一直没有变过。

  她会对他笑,跟他聊班上学生的情况,关心他的工作和身体,然而这一切,更像个朋友或同事。

  而那一个个让人沉沦的夜,纵使前一刻两个人亲密到了骨子里,后面的时间,他总归还是要被赶回教室去睡。

  也有那么一两次他尝试赖死不走,可是他不走她就不睡,没有办法,认输的还是只有他。

  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关系很好,很亲密,可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这种亲密,终究是隔了一些什么。

  纵使慕慎容早已让自己接受这样的情形,可是时间一久,那股子怅惘还是控制不住地发酵开来。

  一月的时候,两个人回到了江城。

  回去的那天江城下了雪,原本中午就该抵达的飞机延误至凌晨才到,好在没有通知人来接,也算是没什么压力。

  一天的颠簸下来两个人都累了,坐上回城的车沈嘉晨就靠在座位里打起了瞌睡,慕慎容却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没什么夜景的窗外。

  车子下了机场高速,进入城区的时候,沈嘉晨忽然就醒了过来。

  慕慎容转头看她,这才开口:“要不要先找个酒店住一晚?”

  沈嘉晨看着窗外的街道辨别了一下方向,听着慕慎容的问题,几乎想也不想地就回答:“不用了,我去沈嘉宁那里住一晚就行,明天再回去收拾屋子。”

  慕慎容一顿,转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在山区待久了,偶尔他也会想念城市,会盼望回到城市的日子。可是真正回到这里了,他心里忽然又极度不喜欢这个地方起来。

  在山区,两个人再怎么分床睡也是在同一屋檐下,可是现在回了江城,她自有去处,而且去处还不少……

  才离开十多个小时,慕慎容忽然无比地怀念起山区那个地方来。

  车子在沈嘉宁住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天寒地冻的深夜,街上除了偶尔行驶的车辆,连个人影也见不着。

  慕慎容随着沈嘉晨下车,把她的行李拎了下来,“我送你上去。”

  “不用啦。”沈嘉晨说,“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都折腾一天了,多累啊。”

  说完她就伸出手来要拿自己的行李箱,慕慎容提着箱子不松手。

  沈嘉晨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大半夜的我突然出现已经可以将沈嘉宁吓个半死了,再加上你,他估计会疯。行李给我吧。”

  慕慎容一时愣神,手里的箱子已经被她接了过去,而她朝他挥了挥手,“回去吧,晚安。”

  话音落,人已经转身跑向了小区门口。

  小区门口的保安似乎认得她,笑着跟她打了招呼说了两句,帮她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