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14 思慕绵绵184

  到底他也没干涉她,吃过早餐,还开车将她送到了兼职的那家公司门口。

  沈嘉晨推门下车,慕慎容竟然也下了车走到她旁边,“我陪你进去?”

  沈嘉晨噗嗤笑了出来,“你当我上幼儿园啊?”

  说话间,旁边有个身着套装端着咖啡的女人经过,原本是脚步匆匆地要进入大厦,然而看见他们两个人之后,却控制不住地缓缓顿住了脚步。

  慕慎容察觉到,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顿了顿。

  沈嘉晨顺着他的视线转头一看,起初是因为那张有些面熟的脸而感到迷茫,几秒钟后她就想起了什么。

  那个女人虽然化了完美的妆容,与从前素面朝天的状态截然不同,但精致漂亮的五官并没有多少变化,这样的美人,大约到了什么时候都是出挑而引人注目的。

  “嗨!”她迟疑着,惊喜着上前来,目光盈盈看向慕慎容,“慎容,是你吗?”

  慕慎容缓缓点了点头,“薇薇,好久不见。”

  听着这对话,沈嘉晨知道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眼前这个大美人正是高中时传说曾追过慕慎容,也曾多次被她看见跟慕慎容走在一起的某班班花纪薇薇。

  “真是好多年没见。”纪薇薇微微偏了头看着他,“从高三寒假你出国就再也没见过了。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回国的?现在是在江城发展吗?”

  她一连串的问题,慕慎容听了,一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笑了笑。

  纪薇薇自己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笑笑之后才看向站在他身边的沈嘉晨,这一看便不由得愣了愣,“你是……”

  沈嘉晨微微一笑,“沈嘉晨。我们见过的。”

  纪薇薇脸色僵了僵,求证一般地看了慕慎容一眼,随后才缓缓点头道:“我记得的。”

  说完她又神色复杂地看了沈嘉晨一眼,大约是在回想她高中时候的种种行迹。

  “那我不打扰你们叙旧了。”沈嘉晨说,“我先进去啦。”

  说完她挥了挥手,转身就走进了面前那幢大厦。

  “她……你们……”纪薇薇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有点说不出口。

  倒是慕慎容开了口:“你在这座大厦里上班?几楼?”

  “六楼。”纪薇薇说,“一家贸易公司。你们来这里是因为……”

  “送她上班。”慕慎容说,“也是在六楼的贸易公司,应该就是你那家。”

  纪薇薇恍然大悟一般,“哦,我听说今天会有一个兼职员工来上班,就是她啊!”

  慕慎容点了点头。

  “她……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纪薇薇随后又笑着看向他,“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慕慎容往大厦入口处看了一眼,没有回答。

  “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纪薇薇说,“毕竟现在我跟她一个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也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知道你们的关系,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啊。”

  慕慎容目光这才缓缓落到她脸上,只说了一句:“没什么不能说的。”

  “哦。”纪薇薇应了一声,笑靥明媚。

  沈嘉晨上到六楼公司,按照程序报道之后便收到了自己的工作安排,都是些普通文员的工作,虽然繁琐,但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

  她正埋头要投入工作的时候,忽然一杯咖啡放到了她的临时办公桌上。

  沈嘉晨抬头,便看见了纪薇薇明丽动人的脸。

  “喝杯咖啡再工作吧。”纪薇薇笑着看她,“我也是这间公司的,现在是孙总的秘书。”

  沈嘉晨倒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只是微微一笑,“谢谢。”

  “为什么你会来我们公司做兼职?”纪薇薇问,“你之前的工作是什么?”

  “没有工作。”沈嘉晨回答,“平常我都待在山区的一个学校里。”

  “支教吗?”纪薇薇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很辛苦吧?”

  “习惯就好。”

  纪薇薇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又道:“你真是跟我记忆中一点都不一样了,如果不是这张脸,我肯定要怀疑你是不是换了个人。”

  沈嘉晨没有再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太清楚自己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伤到过的人多到自己都数不清,因此面对从前认识的人时,她习惯性地放低心态,躺平任嘲。

  安静了片刻,纪薇薇才又开口:“你跟慎容……现在关系挺好的?我记得你以前可讨厌他了。”

  “嗯。”沈嘉晨应了一声,说,“我们和解了。”

  纪薇薇问:“仅仅是和解吗?”

  听到这个问题,沈嘉晨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她,仿佛是不明白她这个问题所指。

  纪薇薇优雅斜靠在她办公桌旁边,轻笑了一声,说:“你知道吗?慎容和我曾经在一起过。”

  沈嘉晨弯了弯唇角,“是吗?”

  纪薇薇盯着她,笑意之中隐隐带了自嘲,顿了顿才又道:“确切地说,是尝试在一起过。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候我很喜欢他,就像年级里流传的那样,我追的他。”

  沈嘉晨默默地听着,没有发表意见。

  “他起初避我如蛇蝎,看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后来才渐渐接受了我。我对他说,为什么不试试和我在一起?这个问题提出来两个星期之后,他才给了我回应——他说,可以在一起试试。”

  沈嘉晨想起从前常常遇到这两人同行的时刻,想来那个时候,他们就是在一起的吧?

  “你知道我们在一起多久吗?”纪薇薇忽然问。

  沈嘉晨摇了摇头。

  “半个月不到。”纪薇薇很快就给了她答案,“他对我说,我们不合适。”

  说到这里,纪薇薇忽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真是太伤人了……这么些年以来,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对我的男人,以至于我记他记到现在。”

  因为得不到,所以念念不忘?

  沈嘉晨正想着,忽然又听纪薇薇开口:“你说,要是我现在再主动去追他,结果还会一样吗?”

  迎上纪薇薇饶有深意的目光,沈嘉晨缓缓开口:“这个问题应该只有他能回答你。”

  纪薇薇忽然就嗤笑了一声,“算了吧,碰了一次钉子就好,一个人是要有多死心眼,才会一次两次地撞上同一根钉子?我以前就在想啊,我到底是哪里不好,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后来啊,我终于想通了——”

  沈嘉晨缓缓垂眸看向自己面前的那些文件,纪薇薇却仍旧看着她,说:“那是因为他心里喜欢着另外一个人啊。就算我再好,他也不会喜欢我的。可是那个时候,他冷冰冰的,好像对任何事和人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谁会是他喜欢的人呢?我想不到第二个答案。”

  沈嘉晨没有说话,也没有再看她。

  “多讽刺啊!喜欢他的他不要,偏偏要去喜欢一个将他的尊严践踏到地底下的人……”纪薇薇说,“你说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安慰自己,我没有输给其他女人,我只是输给了他而已。”

  ……

  结束一天的工作,沈嘉晨离开公司时,已经是晚上八点。

  埋头工作的时候不觉,出了大厦才发觉时间已经这样晚,还隐隐有要下雪的趋势。

  沈嘉晨站在大厦门口看了会儿天,思索着回去的路线。

  马路对面,一辆已经停留等候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内,慕慎容准备推门下车。

  而正在此时,忽然有行色匆匆的女人撞了沈嘉晨一下,她身子歪了歪,被另一人扶住,同时听见一把熟悉的男声:“没事吧?”

  沈嘉晨抬头,看见一张同样熟悉的脸。

  那一瞬间,沈嘉晨有些错愕,有些想笑——前任大聚会?

  她的面前,宋衍在看清她的样子之后,显然也是错愕了一下的,随后才微微笑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她的女人连连道歉,“我赶时间,一时没留意……”

  沈嘉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却听宋衍对那个女人道:“这是我朋友,你先回公司吧,我跟她说几句话。”

  那女人匆匆而去,沈嘉晨看了一眼她的背影,问:“同事?”

  宋衍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她脸上,安静了片刻才又笑了起来,“好久不见,还好吗?”

  “不好。”沈嘉晨说,“被人甩了,还没恢复过来。”

  宋衍听了,忍不住掩唇低咳了一声,随后才又道:“但你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又是这句话,沈嘉晨冷哼了一声:“一个两个都跟老中医似的,开始学望闻问切了?”

  宋衍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后才又问她怎么会在这里。

  “兼职工作。”沈嘉晨说,“不过好像不太合适……你呢?”

  “我公司就在前面那幢写字楼。”宋衍回答,“刚从另一个公司开会回来,还要赶回公司加班。”

  沈嘉晨应了一声,“很忙啊。”

  “忙点才能多拿年终奖啊。”宋衍说着,忽然又想起什么,“你刚才说兼职不太合适?要不要来我们公司试试?”

  沈嘉晨抬眸看他,“真的?你们公司请人?”

  宋衍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匆匆说了几句,挂断之后才又对沈嘉晨说:“同事催我了,我不跟你多说了。你要真想换工作给我打电话,我手机号没变——”

  沈嘉晨见他实在是忙碌的样子,也没有再跟他多说,点头之后便挥手目送他离开。

  直到宋衍的身影拐进前方一座写字楼沈嘉晨才收回视线,然而还没转身,忽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把凉凉的声音:“还没看够?”

  沈嘉晨蓦地呆了呆,转过头,就迎上了慕慎容冰凉的视线。

  那双眼睛里不是没有情绪,相反,情绪太过明显。

  片刻之后,她才笑了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慎容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路过。”

  听到这两个字,沈嘉晨微微勾了勾唇角,随后道:“那不是太巧了?我还可以坐你的顺风车,是不是?”

  慕慎容脸色变了变,最终却没有说什么。

  上车之后,车子一路往她住着的地方驶去,沈嘉晨有些沉默,看着窗外的夜色没有说话。

  慕慎容脸色越来越沉,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来时,他才终于开口打破沉默:“工作怎么样?”

  “嗯?”沈嘉晨似乎是被他惊动,回过神来,回答了一句,“还行……纪小姐是那公司里的高级秘书,还特地过来关照了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