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15 思慕绵绵185

  听到“纪小姐”三个字,慕慎容目光似乎凝了凝。他紧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红绿灯的倒数数字,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我跟她一起过。”

  “哦。”沈嘉晨应了一声,“她说起过。”

  慕慎容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平静的容颜上停留了一会儿,最终收回来时,已经是满目沉晦。

  沈嘉晨安静了一会儿,忽然又笑了一声,“她说,这么多年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还说要不要重新追求你呢。”

  慕慎容再一次转头看她,“她追求我,你怎么看?”

  “有人追求你是好事啊。”沈嘉晨说,“说明你有魅力。更何况还是那么一个精致漂亮的大美人。”

  慕慎容蓦地冷笑了一声,“你倒大方。”

  “就事论事而已啊……”沈嘉晨说。

  慕慎容没有再跟她继续就事论事,一脚油门踩下去,将车开得飞快。

  车子最终在沈嘉晨小区巷口外的马路边停下,慕慎容坐着不动,也没有看她。

  沈嘉晨自觉解开安全带,“那我回去啦,你路上开车小心。”

  慕慎容也没有回答她,待她下车,直接就将车子驶离了这里。

  沈嘉晨站在路口看着他的车尾灯消失在车流之中,才缓缓地转身往家走去。

  慕慎容这一去就是好几天。

  他好些天没有出现,而沈嘉晨在三天后已经换了一份工作,转去了宋衍所在的那间公司。

  有宋衍真心实意的关照,她那些无关紧要的工作展开起来也是异常顺利。第一天工作下来,宋衍请她一起吃晚饭。

  晚饭的餐桌上,宋衍才终于算是正式问起了她的近况。

  “跟以前差不多啊。”沈嘉晨说,“你也看得见,不就是这样子吗?”

  宋衍手中的筷子顿了顿,随后才道:“那你跟慕慎容怎么样了?”

  沈嘉晨看他一眼,“你觉得我要跟他怎么样,才对得起你跟我分手呢?”

  宋衍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从最初开始彼此就已经心知肚明,无非就是两个人可以相互搀扶,相互照顾,搭伙过日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分开之后也可以心无芥蒂地谈起彼此感情方面的问题。

  “我听说他也去了山区。”宋衍说,“做到这个份上挺不容易的……”

  沈嘉晨听了,目光飘忽了一下,随后才开口:“你以为呢?他做的过分的事情多着呢——”

  宋衍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等待她的下文。

  沈嘉晨迎上他的目光,缓缓叹息了一声:“所以我才拿他没办法呀,好像怎么都治不住他……”

  宋衍忽然就笑了起来,“你不就是治他的?但你舍不得,这就是答案。”

  ……

  第二天傍晚,沈嘉晨按时下班回到家中,正在给自己煮面当晚餐的时候,房门忽然响了。

  她走出厨房,打开门就看见了已经在她生活中消失几天的男人。

  慕慎容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看帮着马尾穿着居家服的她,又看看她身后的屋子,“方便进屋吗?”

  这话问得——是怀疑她在家里藏了别人?

  沈嘉晨松开握在门把上的手,示意他随意。

  慕慎容便随意地走了进去,关上了门。

  沈嘉晨转身走进厨房去看火,慕慎容脱了大衣挂在门口,往厨房里看了一眼,忽然就走进了她的卧室。

  沈嘉晨从厨房走出来想问问他需不需要吃晚饭的时候,却发现客厅里没有人,她迟疑片刻,走到房间门口,意外地看见了倒在她床上的慕慎容。

  这人不客气起来,还真是不客气。

  他躺在那里,手背搭在额头上,静静地看着窗户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吃过晚饭了吗?”沈嘉晨问,“要将就吃一点吗?”

  “有什么吃的?”慕慎容头问。

  “面条。”沈嘉晨说,“你要不想吃,也没别的。”

  慕慎容仍旧躺在那里,恍惚间,记忆忽然就闪回了从前。

  那年的元旦,她躲在他出租小屋里的那三天。

  沉郁了几天的心情仿佛终于明朗了一些,他说:“随便。”

  沈嘉晨又看了他一眼,终于转身回到厨房。

  十几分钟后,面条出锅,沈嘉晨喊了他出来,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餐桌旁,各自面前一碗面。

  连鸡蛋也没有一个的素面,沈嘉晨都觉得寒酸,慕慎容却仿佛不在意,低头安静地吃着。

  “我有没有跟你说,我换了工作?”沈嘉晨忽然开口。

  听到她问的问题,慕慎容只是微微一顿,随后淡淡应了声:“嗯。”

  沈嘉晨看着他,忽然笑了笑。

  他好几天没有出现,而她换工作只是这两天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跟他说?可是他却还是知道了。

  事实上,她换工作这件事是从遇见宋衍的第二天就开始筹划了,如果他有心应该可以打听得到,那他这么几天没出现,大概不单单只是因为她那天遇见宋衍,很有可能是跟她换工作这件事有关。

  想来……应该是气坏了吧?

  沈嘉晨没有猜错。

  那天慕慎容送她回家将她扔在巷口直接离开之后,第二天他就接到了纪薇薇打过来的电话。

  “慎容,真是抱歉啊……”纪薇薇在电话里对他说,“我今天听说沈小姐她好像不打算在我们公司继续做下去了,也许是我无意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她觉得不舒服了吧。我是不好意思再去找她了,如果有机会,你帮我道个歉呗?”

  他整晚都没有睡好,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太阳穴控制不住地突突跳了起来。

  她突然要换公司,到底是因为面对着纪薇薇觉得不自在,还是因为昨天她遇到了同样在附近工作的宋衍?

  一天之后他就又得到了消息——她准备换去宋衍所在的那间公司工作。

  他气得当场挥落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起身前往她现在所在的那间公司。

  到达公司楼下的时候刚好是下班时间,而她正好和两三个年轻白领一起走出大厦,简单挥手说过再见之后,便转身往前方走去。

  慕慎容坐在车里,看着她径直走过宋衍所在的那间公司楼下,随后走向了地铁站的方向。

  他开车跟了她几百米。

  一直走到地铁站口她才停下脚步,却是跟门口挑着担子卖发糕的中年人买了两块发糕,随后塞进自己的包包里,走进了地铁。

  慕慎容车子停在路边,看着这样的情形,始终没有动。

  她的坚持与固执他不是不了解,就算她真的是为了宋衍,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在家里自闭了两天,今天下午慕慎希打电话来叫他一起吃饭,他才终于出门。

  他心不在焉地驾车行驶在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把车开到了从前的高中附近。

  从前的高中学校早已搬离了这个地方,留在这里的校园几经易主已经成了一所初中校区,他的车子从校门口滑过,很快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曾经租住的那个小区。

  城市发展得很快,这座处在市中心的老旧小区,如今已经划入拆迁范围,居民似乎也都已经搬离,整个小区都透着空荡破落的气息。

  他的车停在门口片刻,找到了他曾经租住的那个单间的窗户。

  他坐在车里,盯着那扇窗户看了许久,忽然回过神来,调转车头就奔向了沈嘉晨住的地方。

  所以才有了此时此刻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面的情形,哪怕是她告诉他她换去了宋衍所在的那间公司工作,他也依然竭力保持冷静。

  慕慎容一碗面吃完,沈嘉晨还慢慢地挑着自己碗里的面条,慕慎容静静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你来慕氏工作吧。”

  “什么?”沈嘉晨闻言似乎有些诧异,抬眸看了他一眼。

  慕慎容缓缓靠向椅背,说:“慕氏旗下有个慈善基金,每年寒暑假都会招一些勤工俭学的人做兼职,工作不难,工资也还可以。你要找工作,大可以来这里,可以相对稳定,不用你每个假期到处找工作。况且近来这个慈善基金发展的重点就是教育援建,应该也是你擅长的工作内容。”

  沈嘉晨静静听完,与他对视一眼,说:“听起来是很好,可我就打个假期工而已,都已经换过一个工作地方了,再换,会不会有点过分了?”

  慕慎容静静地看着她,并不回答。

  “况且宋衍所在的那间公司挺好的……”沈嘉晨低声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就轻笑了一声。

  慕慎容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沈嘉晨忽然放下筷子看向他,“我所在的那个办公室,领导夸我工作认真努力,说我要是考虑正式入职他们公司的话,他一定要我。”

  慕慎容冷着脸,“你可以去吗?”

  “是不行的啊。”沈嘉晨抿了抿唇,随后又开口,“除非……有个人可以代替我去山区工作。”

  说完,她看着他,忽然笑了笑。

  她的笑容中,慕慎容的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

  她身体往前倾了倾,主动拉近了与他之间的距离。

  “其实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沈嘉宁现在虽然开始发奋工作了,可是我们毕竟还欠一百多万的债,他刚刚开始发奋,就要他扛着这一百多万,实在是有些艰难,如果有我帮他分担,应该会轻松得多。”她看着他,眼中笑意渐浓,“而且我看得出来,你也是真心对山里那些孩子好,况且他们也那么喜欢你……那不如,你回去教导他们,我在江城工作存钱,怎么样?”

  “仅仅是存钱而已么?”慕慎容忽然偏头问了一句。

  “嗯?”沈嘉晨作疑惑状。

  慕慎容眼眸之中带着渗人的寒意,缓缓开口:“难道不是跟你的前男友日夜相对更重要?最好再来个旧情复炽,破镜重圆,就更符合你的心意了,是不是?”

  “我在跟你说工作的事情呀……”沈嘉晨小声地说。

  “在你心里,始终还是他更适合你,对吧?”慕慎容看着她,“我做再多,对你而言都是多余。你最希望的,始终还是我能彻彻底底从你生命中消失吧?不用这么复杂,毕竟我也不是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我成全你,还你一个清静自由!”

  话音落,他已经站起身来,转身而出,摔门而去。

  沈嘉晨被那一声巨响震得耳朵里嗡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看见了他挂在门边上的大衣。

  她起身走过去,将那件大衣拿在手里,安静片刻之后,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太认真的人啊,真是一点刺激也经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