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16 思慕绵绵186

  年三十的前一天,全世界仿佛都沉浸在了过年的气氛中,宋衍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

  公司里大半的同事已经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提前放假,剩下的小部分也会在结束今天的工作之后正式进入过年假期,因此公司里气氛格外放松。

  到了下午,办公室里有人请喝散伙茶,宋衍想起另一个部门的沈嘉晨,便拿了杯奶茶走下去。

  走进那个部门的时候,整个办公室已经是空空荡荡的状态,只有沈嘉晨一个人的身影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宋衍走过去,竟然没有惊动她,直至他在她身旁站定,同样看向窗外,“在看什么?”

  沈嘉晨蓦地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微微一笑,“要下雪了。”

  “嗯。”宋衍应了一声,将手里的奶茶递给她,“希望晚上的飞机不要延误才好。”

  沈嘉晨接过奶茶,“你今天晚上回家?”

  “是啊,好不容易才抢到一张机票。”宋衍轻笑了一声,随后才又道,“你呢?工作都完成了吧?”

  沈嘉晨叹息了一声,“没有。明天早上可能还要加班半天才能完成手头的文件。”

  “幸好是早上。”宋衍说,“不耽误吃团年饭和跨年。怎么样,今年跟谁一起过年?”

  沈嘉晨吸着奶茶,抬眸看了他一眼,“你想问什么?”

  “随便问问。”宋衍说。

  沈嘉晨身体微微一歪,靠在了窗户上,仍旧是盯着他,“有时候我挺烦你的。”

  宋衍无奈一笑,“为什么?”

  “话多。”

  “我说什么了?”

  沈嘉晨重新转头看向窗外,外面阴云密布,天空却又隐隐发亮,整个城市仿佛都是冰凉的,她的心里却仿佛有一个角落,一点点地暖了起来。

  “你说我舍不得……”沈嘉晨缓缓开口。

  宋衍怔了片刻,才想起来这是一周多以前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跟她说起的话题。

  他说的是实话。

  她性子看似平和,实则直截了当,尤其是对待一些站在她对立面的人,她总能简单直接地处理好一切。

  可是对待慕慎容,她却没有。

  说内疚也好,说弥补也好,若不是心里装着这么一个人,哪有那么多的内疚要弥补?

  沉默片刻之后,宋衍轻笑着问了一句:“我说错了吗?”

  “我觉得你是说错了。”沈嘉晨额头抵着窗户,缓缓开口,“所以我给自己做了个测验。”

  宋衍听了,缓缓抱住手臂,饶有趣味地往下听。

  “我一直觉得我只是被动而已,虽然我知道这样子下去,很可能这辈子就真的跟他在一起了,但那不是我的选择,我只是没办法拒绝,所以只能接受。如果他不再逼我,不再出现在我生活中,那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归正常,这才是我为自己选择的生活……”

  “然后呢?”宋衍问。

  沈嘉晨停顿片刻,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办公桌——那里还堆着好几份文件,等着她去处理。

  “你知道为什么那里明明堆着一堆的工作等着我去做,我却站在这边发呆吗?”她声音很静,安静片刻之后,才缓缓笑了起来,“因为他已经一周没有出现,而我刚刚……在想他。”

  宋衍也轻笑了起来。

  “宋衍,你说得对——我就是舍不得。”

  ……

  年三十的中午,慕家兄弟一同去拜祭父母归来,回到别墅慕慎希就忙碌起来,洗澡换衫,指挥着司机将一袋袋的礼品搬上车。

  他做这些的时候,慕慎容只是静静坐在沙发里,冷眼看着电视机里那些喜气洋洋的节目。

  慕慎希指挥司机将最后一箱酒也搬上车,这才注意到他,“你今晚有自己安排的吧?如果没有,我不介意你跟我一起。”

  慕慎希今天晚上的安排是去陆家过年,慕慎容听了,眼皮也没有抬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订了凌晨的机票。”

  慕慎希眉心微微一动,“去哪儿?”

  “美国。”慕慎容回答。

  慕慎希走到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你要去哪儿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不干涉。我只是很好奇,你在家里无所事事了这么多天,为什么偏偏选今天半夜的飞机?”

  慕慎容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在这个弟弟面前,慕慎希格外懂得见好就收,因此耸了耸肩,“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要出门了。”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穿上大衣离开了家门。

  慕慎希刚刚离开两分钟,屋子的门铃忽然就响了起来。

  慕慎容坐在那里没有动。

  应该是慕慎希忘了什么东西叫司机折返来取,可是他一点也不想动,要么那个司机放弃,要么去找慕慎希自己回来拿。

  可是偏偏门铃响了又响,外头的人似乎固执不肯放弃。

  慕慎容终于被那单调重复的声音逼得受不了,走过去打开了门。

  这门一打开,他忽然就不动了。

  沈嘉晨站在门外,身上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却还是被冻得鼻眼通红,头发上甚至还有未化的雪花。她手中抱着他一周以前留在她那里的大衣,看着他,有些艰难地笑了笑,“这么久你也不来拿你的衣服,我只能给你送过来了。”

  慕慎容目光缓缓地从她身上移到后方飘满鹅毛大雪的天空,再落回到她身上,随后他伸出手来接过了她手里的大衣,却没有说话。

  沈嘉晨微微抿唇一笑,“能不能借卫生间用一下?”

  慕慎容这才终于后退一步,让她进了屋。

  沈嘉晨去了洗手间,慕慎容将那件大衣随手一扔,在客厅沙发里坐下来,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给自己点了支烟。

  直至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他那颗沉寂多日的心,仿佛才终于又一点点地活了过来,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仿佛自己都可以听到。

  她来找他。

  她主动来找他。

  为什么要订这天半夜的机票离开,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因为心里还期待着今天也许会出现的那些可能性,哪怕只是跟去年那样,和她以及沈嘉宁一起吃顿饺子团年呢?

  而现在出现的情形,却是最不可能的那一种,他想都不曾想过的那一种——

  他指间夹着香烟,感知着自己逐渐活过来的心跳一点点失控,却又在某一个瞬间,重新陷落回那片沉寂之中。

  沈嘉晨从卫生间里出来,身上的羽绒服已经脱掉了,见慕慎容坐在那里没动,她主动开口:“我衣服有点湿,放在卫生间暖气片上烘一下。”

  慕慎容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

  “刚刚在小区门口遇到慕大哥。”沈嘉晨很快又开口,“他说你还没有吃午饭。”

  慕慎容终于又一次看向她,“你碰到他?”

  “对啊。”沈嘉晨耸了耸肩,“幸好是遇到他,我没来过这边,不知道你们住在哪一幢,你电话又不通,门口的保安说什么也不让我进来。正在想办法的时候,慕大哥的车就出来了。”

  慕慎容听了,又沉默下去。

  “他说他今晚去思唯家过年。”沈嘉晨说,“你呢?你打算怎么过?”

  慕慎容没有看她,只淡淡说了一句:“怎么过不是过。”

  沈嘉晨听了,微微一笑,“你家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啊?如果有,我给你包点饺子吧。”

  说完她便转身看了看,“厨房是在那边吗?”

  慕慎容转头看时,她已经缓步走向了厨房。

  看着她的背影,他好一会儿没动,回过神来,指间的香烟已经燃到了滤嘴。

  他将烟头扔进烟灰缸,站起身来,也走进了厨房。

  沈嘉晨正将冰箱里的各种食材一样样地取出,摆满了流理台,见慕慎容走进来,她有些诧异地开口:“你跟慕大哥也做饭的吗?冰箱里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慕慎容瞥了一眼那些食材。

  冰箱里东西多不多他不知道,只知道思唯和慕慎希时不时就会在这边玩一下煮饭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