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517 思慕绵绵187

  “这么多东西,随便做一两样也够吃了啊!”沈嘉晨一面挑拣着食材,一面说道。

  慕慎容微微拧了拧眉,随后开口道:“你说了包饺子。”

  “可是包饺子有点麻烦,既然这里有东西——”

  她没有说下去,因为慕慎容的眼神不太像是可以妥协。

  无奈,沈嘉晨耸了耸肩,“好吧,还是包饺子吧。”

  她一时就忙碌了起来,和面剁馅儿,格外认真的模样。

  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有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沈嘉晨摆好碗筷才看向坐在沙发里的慕慎容,“可以吃了。”

  慕慎容起身走过来,拉开椅子坐下便开吃了。

  沈嘉晨也坐下来,吃了几个就不怎么动筷子了,只看着慕慎容不发一言地吃着,目光仍旧是有些沉郁的模样。

  “我那天跟你说的话,其实是开玩笑。”沈嘉晨终于开口,“你不要生气啊。”

  慕慎容抬起眼来,与她对视一眼又低下头去,片刻之后,只是冷笑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她不可能放下那些孩子,可是他在意的,又怎么会是她一句玩笑?

  眼见着他的模样,沈嘉晨厚脸皮说了句:“那我就当你不生气啦?”

  慕慎容还是没有回答。

  一直到吃完饺子,沈嘉晨将碗筷收进厨房洗干净,才又走出来问他:“晚上我跟沈嘉宁一起过年,你……要一起吗?”

  慕慎容靠坐在沙发里,闻言也没有看她,只说了一句:“不用了。”

  沈嘉晨顿了顿,才又道:“那我再给你包点饺子放在冰箱里吧,你要是饿了可以煮了吃。”

  “不用。”慕慎容再度拒绝。

  沈嘉晨怔了片刻,正准备转身进厨房继续收拾的时候,忽然听到慕慎容开口:“我今晚会去机场,凌晨的飞机回美国。”

  沈嘉晨转头看向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了点头,“那是不用包了。”

  她转身回到厨房,将包饺子的剩下的材料一一整理好,又将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才走出去。

  从卫生间拿到自己烘干的羽绒服后,她才走到客厅沙发旁边,安静站立片刻之后开口:“你去了美国,还回来吗?”

  慕慎容视线始终落在电视机画面上,好一会儿才开口回答:“不回来了。”

  她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

  慕慎容终于看向她,“你开心了?”

  沈嘉晨唇角弯了弯,似乎是想笑,可是又没有笑起来。

  她没有回答慕慎容的问题,只是道:“你要走也不提前说,没有安排好时间,也不能去送你飞机。既然晚上没得送,那现在提前告别吧……能抱一下吗?”

  她就站在沙发旁边,慕慎容与她对视许久,终于缓缓站起身来。

  沈嘉晨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来,抱住了他。

  慕慎容僵着身体没动,也没有伸出手去抱她。

  沈嘉晨双手放在他腰间,起初只是轻轻地捏着他的衬衣,到后来渐渐圈住他的腰,一点点地抱紧了他。

  慕慎容依旧没动,忽然之间,却察觉到自己颈间划过一抹凉。

  那一滴凉顺着他的脖子,忽然就滑进了衣领深处。

  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什么。

  “对不起啊。”沈嘉晨开口,声音却是带笑的,“没想到会让你这么不开心的。”

  慕慎容全身僵硬,说不出话来。

  沈嘉晨第一次主动抱他,第一次在他面前落泪……

  原来沈嘉晨也是会哭的。

  他有些恍惚。

  “我本来以为这么下去,可能就是一辈子……”她忽然往他肩头埋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又抬起来,“可是原来这样,你还是会不开心的……”

  一辈子?

  慕慎容的手忽然控制不住地抖了抖。

  很久之后,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辈子?你心不甘情不愿的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

  哪怕明明她心里也有他,哪怕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样子,在她心里,这终究不是最好的结局。

  于她而言,最好的结局莫过于回到最初,她生活中没有他的那些时刻。

  沈嘉晨靠在他肩头,目光落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扇落地玻璃窗上。

  窗外是深绿色的植被,将窗户映成一面镜子,镜子里,她抱着他,两个人仿若一体。

  眼泪仿佛突然成了不可控的东西,又一次掉了下来。

  沈嘉晨缓缓开口:“那是因为你不知道——”

  慕慎容身体仿佛紧绷到极致,连声音都是冷硬的,“不知道什么?”

  沈嘉晨望着落地窗中他模糊的背影,低低开口:“你不知道……对我而言,你意味着什么……”

  他身体依旧僵硬,身体里却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来,一点一点,渐渐地充盈了身体与四肢。他猛地伸出手来紧紧将她抱住,感知着她身体的温度,确定着她的存在。

  在他的拥抱之中,沈嘉晨的眼泪再也没止住过。

  “留我下来。”他忽然低低地开口。

  哪怕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他却还是固执地要从她那里得到一句挽留。

  只要她一句,万水千山,也不过咫尺之间。

  可是沈嘉晨却没有回应他。

  “我是一个罪人。”她声音很轻,“我杀死了宝宝,他断气的时候,我还拎着他的脚腕……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断气了……可是爸爸妈妈还是不死心,他们还是要送他去医院……我害死宝宝,我害死爸爸妈妈,我害得沈嘉宁变成孤儿……我犯的罪这辈子都赎不清……我害怕过,堕落过,甚至死过……我好不容易才能像现在这样生活,我对自己已经够宽容了,我只能这么生活下去……”

  “可是你回来了。”她的眼泪又一次滑落到他颈间,“你打破了这种平衡,你让我不知道如何自处……欠你的我想还给你,可是我又从你那里得到更多……不可以这样,我不可以这样……我不是不想留你,可是我怕我自己会疯掉,我不想让自己再陷入从前的疯狂之中……”

  “对不起,对不起……”她说,“如果你要走,我不会留你……可是对我而言,你永远是不同的……所以不要再为我生气,不要再为我不甘……”

  那个在旧时光里永不褪色的少年,永远是她生命之中最温暖的存在。那些旧事永远都在,飘浮成一个个光圈,充斥了她的生命,她偶尔会看见,却再也不敢去触碰……

  她说了许多,慕慎容始终静默无声,直至最后,他终于一点点松开了她。

  ……

  傍晚时分,慕慎希的座驾又一次驶回了别墅。

  车子停下,当先推门下车的却是思唯。

  她是听说沈嘉晨主动来找慕慎容之后特地来八卦的,兴奋得两只眼睛都放光。

  她快步跑到别墅门口,先是侧耳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随后才滴滴答答输入密码,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跟她耳朵听见的一样,客厅里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她很快又换了拖鞋,轻手轻脚地上了楼。

  谁知到了楼上竟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查看了几个房间之后,悻悻地下了楼。

  “怎么回事啊?”思唯很是扫兴,“根本就没有人啊,沈嘉晨都主动过来了,你弟弟不会连人都留不住吧?还是他们一起出去了?”

  慕慎希坐在沙发里,见她扑过来,顺手将她揽进怀中,随后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慕慎容的电话贴到了思唯耳边。

  电话接通,思唯立刻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慕慎容,你在哪儿呢?要不要来我家吃年夜饭啊?”

  电话那头不知有什么动静,思唯噌的一下坐直了身体。

  “你那头是什么声音?”

  “你怎么跑机场去了?”

  “你还要回美国?那沈嘉晨呢?你们俩没说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