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乘龙佳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引蛇出洞,兴师问罪
  带着一帮大臣围观了整个实验,随即很不负责任地把两个刚到启蒙年龄的皇子,以及一大堆不良少年扔给了张寿之后,皇帝就神采飞扬地辞别了自己敬重的老师葛雍,带着一大堆人离开了葛府。至于那块擦干了水渍的太祖题匾,则是交给了国子监祭酒周勋。

  至于这位曾经因为这块匾吃了颇大苦头,如今却惊闻匾题匾中真的存在空心暗格的大司成,事后会如何纠结,天子就撒手不管了。

  然而,也不是没有人留下来。葛雍的老友兼死敌褚瑛和齐景山就没走。而顺天府尹王杰,竟然也用有事向葛先生请教这个借口,堂而皇之地留在了葛府。

  然而张寿非常意外的是,兵部尚书陆绾本来就磨磨蹭蹭走在最后,而朱莹瞅了个空子突然上前一拦,人竟然顺势留下了!

  葛雍原本就打算留着张寿,探讨一下术语手册的问题——天知道他近些日子成了书坊里头出书最多的名人,却没有一本是他事先知道的,每次都是后知后觉,如今他打算正儿八经印一本书给自己正正名声。因此,他不免觉得这么多人扎堆实在太烦。

  尤其是陆绾这种专心致志青云直上的禄蠹,那更是不在受欢迎之列,就连齐景山褚瑛和王大头留下,他也只不过是当成可供炫耀的对象而已——陆绾这种根本听不懂那些名词的人,对其炫耀那简直是对牛弹琴!

  所以,他干脆懒得理会朱莹把人截下来到底是什么名堂了,吩咐一个哑仆回书房,把整理好的术语手册取了过来,继而得意洋洋地说:“你们有眼福了,这是我这关门弟子张寿和我一块钻研出来的简易术语手册,把算经上头那些拗口的术语,都改成了通俗易懂的词。”

  褚瑛顿时习惯性地讥讽道:“你和张寿一块钻研出来的?你这当初连阿拉伯数字都不太肯用的老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新潮了?谁不知道你一直都叫嚣傻瓜没资格学算经!”

  “我新潮怎么了?谁让这世上傻瓜太多,连个九章算术都好多人看不懂?长此以往,算学就我们几个老头子钻研,很有意思么?广撒网才能多捕鱼,这点道理也不懂,老糊涂了你!”

  被归在傻瓜类别中的朱莹顿时撅起了嘴,随即发狠似的想,哪怕为了以后和张寿有话可说,她看来也得去好好补一补那些知识。

  而被另一个归在傻瓜类别中的陆绾,那则是差点脸色发抽,再一次想起当时张寿解释他却怎么都听不懂的情景。那真是太丢人了!

  齐景山没理会两个抬杠的老友,拿着其中一卷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翻阅。而同样算学颇有造诣的顺天府尹王杰,则是手中拿着书,却把张寿叫到了一边。

  “有件事我之前没来得及和你说。”王杰那大大的脸上,表情非常平淡,仿佛就在说着一桩无关紧要的事情,“你解出来的那封信,我在朝会上没有说出实情,而是稍稍改换了几个字,把它粉饰成了十三封信里头无关紧要的一封。”

  张寿在片刻的意外之后,立刻若有所思地说:“您是想让别人误会我其实没解出来,钓出背后的大鱼?”

  “没错。”王杰很满意自己如今是在和明白人说话,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随即低声把自己篡改过的信对张寿读了一遍,然后才继续往下解释。

  “真正的信,我已经悄悄密奏过了皇上,刚刚皇上也很赞同我的做法。毕竟,不管是不是有人故意鱼目混珠,只要消息传出去,那个人必定会左思右想,只要他坐不住再出招,那么就容易抓住马脚……”

  没等王杰继续说个明白,张寿就笑着打断道:“王大尹您自己有主意就好,反正我只管破解密信,怎么处置,怎么钓鱼,那是你的事。倒是你这主意有没有和陆三郎小齐和小呆说过?只要他们三个不多嘴,那就行了。”

  “如果不是今天太后召见,得等到我回去,你才能离开顺天府衙。那三个想必还在顺天府衙里团团转呢。”王杰说得若无其事,随即就低头翻了翻手中的书,目光在那些术语上一扫,他就再次抬起眼睛,“葛先生和你研究出来的东西,必定不错,回头付梓了送我一套。”

  他顿了一顿,仿佛生怕张寿听不明白似的再补充了一句:“书太贵,我买不起。”

  这最后七个字,他提高了一点声音。

  这下子,刚刚和褚瑛从谁更古板争执到一道难题的葛雍,竟是耳朵很尖地捕捉到了。葛太师顿时气急败坏地叫道:“王大头,你还好意思哭穷?这书是我定价这么贵的吗?是那些奸商!再说,书要是便宜到和白菜一个价,不是被傻瓜糟蹋了!”

  再次遭到傻瓜暴击的陆绾终于忍不住了,眼见王杰若无其事地把手稿还给张寿,随即对葛雍行了个礼,竟是就这么扬长而去,本来就是为了堵住王杰这才留下来的他立刻拔腿就预备去追人,谁知道再次被朱莹堵住了去路。

  恼火的兵部尚书大人气得面色铁青,硬梆梆地质问道:“朱大小姐这是何意?”

  “我是何意?呵呵。”朱莹咯咯一笑,随即收起笑容,冷冰冰地问道,“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呢!支使了陆三郎像狂蜂浪蝶似的追着我不放,蛊惑我二哥说要和我家联姻,其实却在背后唆使人对付我爹……陆尚书你倒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寿刚刚看到朱莹拦住陆绾时就心道不好,等听到朱莹连珠炮似的开始质问,本待劝阻的他只是稍稍一犹豫,她已经把那一系列问题尽数抛了出来。可想想他之前答应她的事,确实没有完成,他最终还是走上前去,站在了她的身边。

  陆绾不知道刚刚先走了的王杰有没有因为听见朱莹这话而止步,但至少他知道,刚刚正在争执的葛雍和褚瑛,以及一旁看戏状的齐景山,同时抬头看向了自己。

  尽管三人淡出朝堂已久,但全都是曾经声名显赫之辈,朱莹这番话一旦经过他们之口传扬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羞恼之下,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张寿,冷冰冰地说:“原来昨日张博士在致公楼上代朱大小姐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早就在心里认定是我攻谮的赵国公?”

  朱莹不可置信地侧头看了一眼张寿,见他照旧面色淡然,她想到他不但答应了自己,还切切实实履行了承诺,如今自己这莽撞地拦下陆绾质问,很可能坏了他的计划,她不禁觉得面上微微有些发烧。

  可就在这时候,她恰是看到张寿也向她看来,只是一眼,她那点不安就烟消云散。

  那眼神仿佛是在安慰她说,没事,说了就说了。

  张寿收回目光,见陆绾面色不善,他就似笑非笑地说:“陆尚书昨天不是没回答我吗?”

  自己刚刚砸出去的话,却又被人反击了回来,陆绾顿时恨得牙痒痒的。当着葛雍三人的面,他自然抵死不能认这样的指控,当下愤怒地一甩袖子道:“简直无稽之谈!朱莹,你父兄自己战事不利,你和张寿却委过于人,怪不得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

  他这最后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心情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的朱莹立刻反唇相讥道:“赖不过去就想骂人?这就是尚书涵养?别以为这世上就你读过论语,接下来那一句不是‘近之则不逊,远则怨’,谁要和你近了?就你这性子,谁都恨不得离你远远的!”

  张寿知道,朱莹既然被归为女子,自己就当然是小人。他满不在乎地挑了挑眉,随即讥诮地说:“陆尚书瞧不起女子和小人,可大概有一句流传在女子和小人之间的民间俗话你没听过。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不等陆绾恼羞成怒,他就不慌不忙地说:“昨夜我在顺天府衙,听说了那些密信的来龙去脉。事起兵部,然后事发则是临海大营,还请陆尚书三思。”

  闻听此言,陆绾方才强行压下了满腔怒火。自己现在正后院起火,如果真的被赵国公府认定是之前攻击赵国公父子的主谋,那无疑是死敌,接下来人家要是倾力反击,他这个本来还以为躲在暗处的攻击者就要倒霉了!

  于是,他将双手背在身后,借此遮掩攥拳又松开,松开又攥拳的动作,冷冰冰地说道:“我和赵国公父子无冤无仇,再说文臣武将毫不相干,他若真是败北回来,我自当参劾,如今只不过没有消息,闻风而动的是那些御史,我哪有那闲工夫!”

  说完这话,他便冷笑道:“你们两人要兴师问罪,不妨去好好查一查大学士张钰,都督张信陵,这两个人互为表里,和赵国公府朱家是死对头!还有张琛的父亲,那个人人都觉得平庸没本事的秦国公张川,他觊觎赵国公和楚国公在勋臣中那中流砥柱的地位很久了!”

  见陆绾说完便拂袖而去,张寿见朱莹又惊又怒,他就开口说道:“莹莹,老师和齐先生褚先生正看着呢,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去对他们说!”

  朱莹简直惊呆了。谁哭了?我连眼睛都没红好不好!

  下一刻,她就看到张寿伸手过来,一副要给她擦眼泪的样子。一下子就懵了的她压根就没注意到,张寿悄然在观察陆绾离去的背影,自然就更不会看到,陆绾脚步一停,紧跟着就逃也似地走得更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