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乘龙佳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堂课
  国子监素来最冷清的半山堂,这一天从一大清早开始,便开始热闹了起来。

  某些往日里几乎从不露面的监生们,从四面八方或坐车或骑马或坐驮轿来到这里,然后按照往日那些小圈子三三两两窃窃私语,最后在半山堂开门之后,乱哄哄地进入其间。

  发现每张桌子上都有人名,不免就有人抱怨了起来,可想要换位子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名是直接刻在桌子上的,想要调换位子就要搬桌子。再加上张琛带着张武张陆犹如巡海夜叉似的四处转悠,一个个纨绔子弟们只能无可奈何按照位子和人名坐了下来。

  等到人差不多都坐齐了,门口却有两个明显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突然出现,在那探头探脑。眼尖的张武见状连忙轻咳了一声:“门口那是不是三皇子和四皇子?”

  他这声音不轻不重,不多时,偌大的半山堂便安静了下来。不是两位年幼的皇子有多大震慑力,是因为众人担心皇帝派了什么人护送他们过来,回头还要负责观察其他人的表现。当眼见个头很矮的两个小家伙还在门外犹犹豫豫的,不免有人就冷笑了一声。

  “皇子都来了,先生却还没来,好大的架子……呃!”

  下一刻,他就只见两个皇子中间突然插进来一个人,随即一手拉了一个,温和却不失强硬地将那两个小家伙给带进了半山堂。

  当把两人一一送到第一排仅有的两个座位按着坐下之后,那个刚刚牵他们进来时略略弯腰的人就站直了身体。就只见他十六七岁光景,一身青色国子博士的官服,五官容貌极其出色,此时淡淡笑着,眉目疏朗,清俊可亲,乍一看仿佛是个温和很好相处的人。

  而随着人来到最当中站了,每个人都明白了,来的正是号称国子监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子博士,从今往后就会将他们管得死死的那个张寿!

  “看样子人都坐满了。那我就点个名,劳烦被叫到的监生,站起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比方说,我叫张寿,我最擅长和数字相关的东西,诸如此类。当然,如果觉得自己没优点,说点喜好也无妨。比方说,我最喜欢骑马游猎,也无不可。”

  张寿说完,也不理会下头的窃窃私语,更不翻名册,随口叫道:“张琛。”

  发现张寿进来之后,就赶紧在第二排三皇子身后位子的张琛,立时站了起来。对于自我介绍这种事,他当然是一点都不会发怵,甚至还傲然回头环视了众人一眼,这才一字一句地说:“我乃秦国公长子张琛,跑马射箭只能说马马虎虎,但打人绝不含糊!”

  这打人两个字,他刻意加重了语气,以至于一旁从小一块长大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不由得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认定张琛是一个危险人物!

  而接下来被张寿点到名字的张武,说话就显得很温和:“我是南阳侯之子张武,我没什么特长,也就是细致耐心还算是长处。唔,我喜欢写字,一手书法还行。”

  “我是怀庆侯之子张陆,我这人嘛,和谁都能说到一块去,只可惜没生在春秋战国,否则肯定是顶尖的策士。”张陆则是比张武浮夸多了,笑嘻嘻地冲着四面八方拱了拱手,“今后同窗,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有了这三个人做例子,再加上三皇子和四皇子还在前头坐着,有人扭头去看门口时,还偷窥到那边除却站着如同桩子似的卫士,还有其他国子监官员似乎在观摩,却也不敢太过放肆,波澜不惊地介绍过自己,随口胡扯一两句,大约两刻钟之后,这一幕就算是结束了。

  直到这时候,张寿方才笑吟吟地说:“很好,请三皇子和四皇子也来说说吧!”

  突然被点名,三皇子顿时有些措手不及,然而,见张寿笑得温和,他想了想,到底还是站起身说:“我是三皇子郑鎔。我擅长……嗯,画画!父皇也赞过我有天赋!”

  而四皇子大概是因为有哥哥做榜样,答得更是极快:“我是四皇子郑锳,我很会下棋,父皇还输给过我!”

  此话一出,一时满堂哄笑。

  人人都知道皇帝是臭棋篓子,如今听说堂堂天子连自己才七八岁的儿子都能输,怎能不笑?可笑过之后,半山堂却鸦雀无声,因为人人都想到了嘲笑皇帝的后果……这不是找死吗?

  见四皇子因为别人这哄笑气得脸色通红,张寿暗叹把两个才这么一丁点大的孩子和一群半大少年丢一块放养,真不知道皇帝的心是怎么长的。而且,这两个皇子瞧着似乎没有龙子凤孙的天生傲慢,反而有些天真淳朴。

  于是,他当即笑着赞叹道:“以四皇子的年纪,若真的能够赢过皇上,足可见棋艺天赋确实上佳。下棋讲的是纵横之道,纵横之道在于计算,只要在国子监好好学,说不定将来,你不止赢皇上一两回,还能成为一代国手。”

  四皇子顿时面上放光,那喜悦之情怎么都盖不住,哪里还有刚刚生气的样子?

  而张寿又笑看三皇子道:“三皇子将来若有空,不妨把画带来,让大伙鉴赏一二。”

  “好!”三皇子顿时也眼睛发亮,差点没立刻跑回宫去取自己的画。

  作为两个序齿靠后的皇子,他们并不像历朝历代大多数那些皇子似的远离皇帝,而是一有空就会被叫到乾清宫去,皇帝或和他们下棋,或看他们画画,待他们非常亲近。

  而且,他们俩一个母妃过世早,一个母妃出身民间,性情娇憨,他们身边的人全都是皇帝亲自精挑细选,有一点某种苗头便立时调走,因此竟养得和民间童子似的,颇有几分天真烂漫。那一刻,两人同时觉得,张寿这人挺有意思。

  而他们认为挺有意思的张寿,接下来却拿出了更有意思的东西。

  “九章堂尚未修缮完成,那块太祖题匾也尚未挂上去,但想来你们都听说过那块题匾的一段公案。是非曲直暂且不提,缘何判断那块牌匾是否空心,如今不能现场演示,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我曾经借此向几位老大人阐释过世间之理,今天也想让大家看看同样手段。”

  说着,张寿就将一小包米倒在桌子上,继而将一根筷子插入其中,就只见筷子摇摇晃晃了两下,最终插不稳掉在桌子上。

  见众人大多面露疑惑,还有人满脸不屑,他便拿出一个瓷杯,将米一撮一撮倒入其中,将筷子插进去,又将米压实,等到差不多之后,他随手一提筷子,整杯子米竟然稳稳当当就被提了起来。面对这一幕,其他人反应尚可,三皇子和四皇子却立刻呆住了。

  “谁能告诉我,眼前这一幕做何解?”

  话音刚落,张武便第一个起身高声发言:“老师是想教导我们,若是人人众志成城,便可移山倒海,无所不能!”

  呃……这年头的文科生联想真丰富……

  张寿只觉哭笑不得,一手依旧用筷子提着那一杯米,一手示意张武坐下,见其他人并没有跟着发言的意思,他就笑道:“张武说的,顶多只能算是引申义,实际情况是,米粒被压紧之后,米粒和筷子之间存在摩擦力,摩擦力大于米和杯子的重量,所以杯子不会掉。”

  “摩擦力是什么?当你的手摩挲过桌子,扶手,任何东西,都能感觉到一种阻力,这种阻碍你移动,又或者即将移动趋势的东西,就是摩擦力。”

  紧跟着,他也不管下头众人是什么表情,到底听不听得懂,随手拿出一张纸,转身往背后墙壁上一贴,就只见其倏然落地。他弯腰将其拾起,放平在讲桌上,又用毛笔的笔杆在上头反反复复刷动了十几下,继而将其拿起,转身再次往墙壁上一贴。

  这一次,白纸就犹如被施了法术一般,牢牢粘咋了墙上。

  “居然粘住了!”四皇子险些跳了起来,大声嚷嚷道,“这是戏法吗?”

  “不,这不是戏法,这就是世间之理。”张寿冲四皇子一笑,见人这才惊觉过来,慌忙坐下,他便淡淡地说,“这并不能持久,再过上一阵子,这张纸就会掉落下来,因为刚刚毛笔与纸摩擦产生的静电,这才让其吸附到了墙壁上。”

  “这世间有很多这样不易被人发现的道理,但也有很多你们看了,却会觉得习以为常的道理。果子熟了,为什么会从树上掉落;水为何从高处往低处流?当用锅子烧开水时,如果你在锅盖压上重物,沸腾的蒸汽会有何等威力?为何从来都是先看到闪电后听到雷声?”

  和众人原本以为枯燥乏味的宣讲圣贤书相比,张寿这上来就是两个奇怪的小实验,而后又问了一番为何,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窃窃私语,尤其是三皇子和四皇子兴奋地对视了一眼,全都觉得这位老师比想象中更加有趣!

  “世间之理,博大精深,这也是太祖皇帝当年设算科和格物等等诸多科目的缘由所在。但那些艰深的大道,对一般人太不友好,所以并不适合绝大多数人深入去学,但却不可不知道。敬畏天道,敬礼圣贤,和追寻世间之理并不违背。”

  “尔等为何比贩夫走卒高贵?不仅仅是因为显赫的出身,不仅仅是因为家世的富贵,真正的高贵在于你们知道得比他们多,看的比他们远。当你们灵机一动的一项创造,苦心孤诣的一条政令,就能够改变平民百姓的生活,让他们过得更好时,那才是真正的高贵。”

  “燧人取火,仓颉造字,神农辨药……造纸、设计农具、造水车……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高贵的圣贤和前贤从一个个为何中找出了世间之理,这才有今人如今的生活。纵观历史,正是世间之人在逐渐认识世间之理,日子才一天比一天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