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平天策 > 第六百六十章 天生的对立
  足足花了一个多时辰,林意终于大致了解清楚了细封洪齐现有的“家底”。

  令他相当吃惊的是细封洪齐的军队构成竟是和南朝或是北魏的军队构成相差无几,除了被林意要走归细封英山统御的那支真元重铠军之外,细封洪齐的主力军队竟是一万多重骑和两万余寻常重铠步军,还有大量的类如攻城弩等军械。

  相反细封英山军队之中配备的那些独特军械,以及党项人擅长的火器,在细封洪齐的军队里面反而是占得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你们南朝人对我们党项的了解也有很多局限。”

  面对林意的不解,细封洪齐有种早就预料到的表情,他微笑着解释道:“南朝绝大多数权贵都觉得我们党项军中最令人忌惮的就是火器,其实在党项,也只有拓跋氏和夏巴族才花诸多力气在火器上,而且最近十余年来,拓跋氏的重心都已经转移,只有夏巴族才是一心专研火器。”

  “其实绝大多数火器就像是毒蛇。”细封洪齐倒了一杯酒给林意,接着说道,“毒蛇总是让人心惊胆颤,但实际上它对于人的威胁有限,被毒蛇咬死的人恐怕还不如不小心遭受了风寒病死的人多。火器在很多方面有着巨大的局限性。”

  “什么局限性?”

  林意端着翠绿色的琉璃酒杯,好奇的看着其中的酒液。

  南朝和北魏的权贵也喜欢饮酒,但南朝和北魏的美酒都是用五谷酿造,大多都是辛辣的烈酒,但党项人却喜欢用果类酿酒,而且酿成的酒里面喜欢加蜂蜜和马奶或是羊奶。

  此时他端着的酒杯里的酒据说是用某种山梨酿造而成,现在又加了羊奶和蜂蜜,散发着一种浓厚的甜香味。

  这种昂贵的琉璃杯则是出自西域,听细封英山说,这种琉璃杯之前在夏巴族和西域各国大规模通贸之前,在党项也是根本接触不到,但在近些年夏巴族所制的一些珠子甚至成为西域各国的货币之后,这些琉璃杯虽然价格十分昂贵,但在党项王族之中已经流行开来,已经有了一定数量。

  这些在南朝的书籍里自然是看不到的,林意读的书虽然多,但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当然也想象不出党项的真正风貌,所以他也越来越觉得南朝对这些原本比较闭塞的王朝的了解有着很大的局限性。

  “火器的制造过程和存储、运送都有着很大的危险性,许多火器即便完成了,也是遇火就燃的易爆品,这不比粮草,粮草就算被敌人突袭,哪怕放火烧,也要烧很久才烧得干净,但若是堆放火器的库房被敌人所袭,瞬间就是一场灾难。而且就算不是有敌人刻意破坏,自己人稍微一个疏忽,就很容易酿成恶果。据我所知,哪怕是夏巴族,他们每年也有不少工坊消失在自己的疏忽之中。”

  细封洪齐自己慢慢喝着奶酒,意味深长的说道:“火器在战阵之中使用也有着很大的局限,绝大多数火器在雨中无法使用,在一些湿度特别高的地方,也是根本燃不起来。除了少数制作极为精巧的火器,很多火器随身带着,也需要时刻小心。当然这些年夏巴族也在不断改良,和制造、运输过程中的意外相比,在配备给军士之后,出现的意外已经少了很多,但我始终认为,在目前的匠师水平的局限下,南朝和北魏的军队主体才是更好的选择,将大量的钱财用在火器的制造和囤积上,并不能获得对等的价值。”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听得十分认真的林意,接着说道,“首先,积累起来的火器很容易被一把火给烧了,其次,即便你装备了数量不菲,杀伤力也很大的火器,只要对方军队对你十分了解,他们不需要多少时间,只需要花少许的金钱,就能制造出许多足以克制这些火器的武器。可以让你辛苦积累的火器顷刻间丧失价值。”

  说完这几句,他对着一名部将吩咐了一声,同时示意林意往窗外看去。

  只听得数声喝令声在黑暗的城中响起,随即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密集的踏响,以林意的目力尚且刚刚只是隐约看清有许多军士似乎推出了一些战车类的军械,但在下一刹那,嗤嗤嗤水声连响,只见一条条晶莹的水柱从巷道之中激射出来,直喷上天,足有六七丈高度。

  水柱在极高点溃散,洒落下来,就如一场豪雨,击打得地面噼啪作响。

  林意目光一闪,刚刚明白了细封洪齐之前那几句话的意思,细封洪齐就已经接着说了下去,“这些就是水车,就是通过你们南朝的救火水龙车改制的,这种特制的水车若是居高临下,往前喷射,足以喷出十余丈,寻常火器打来,根本毫无用处,若是一些这种水车无法扑灭的火器,我们也有其余的尘土扑火手段。”

  “这一架水龙车的造价低廉,有些火器一件的造价就抵得上这样一架水龙车,更何况这些火器只能使用一次。”细封洪齐微讽的朝着一侧的夏巴翼看了一眼,“这种水龙车制造也不难,我们城中的工匠稍微学习一下也就会了,不像制造火器那么危险,恐怕也只有夏巴族自己人才觉得火器党项第一就不可一世,就似乎我细封氏就一定要和夏巴族联盟。”

  此时细封洪齐和林意相谈甚欢的地点就在之前他和夏巴翼交谈的议事大厅,是整个城中地势最高的厅堂之一,只是之前夏巴翼是座上客,而现在已经是阶下囚。

  党项人恐怕对战俘都不怎么优待,从现在被押在一侧候审的夏巴翼的身上就可见一斑。

  夏巴翼的整个身体被禁锢在一个铁刑架上,不仅是他的浑身真元都被某种手段放空了,而且明显服用了某种药物,不只是浑身酥软的感觉,而且连眼神都有些迷离。

  即便如此,夏巴翼的口中还被硬塞了一截驼骨制成的刑具,如此一来,不让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他连任何声音都发不出。

  “你的说法我能够接受,而且你这片领地周围大多都是平地,若是在这片区域交战,你将主要的财力用在重甲重骑之上,倒也是极佳的选择。”林意想了想,道。

  细封洪齐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样,眼睛也放亮起来,点了点远处黑黢黢的冻土荒原,道:“这周围冻土荒原,再到兰芝平原,还有我细封氏主要出产粮食的一些地带,看上去虽是平原,但其中细小河川遍布,土地也高低不平,快速的轻骑是根本没有用处,本身就不能快速冲锋,倒是这些原本稳步推进,不依靠速度的重骑重甲在这上面战斗最为适合,再加上大量的重型军械,不是我自我吹嘘,除非是那些王族联军,否则哪怕是拓跋氏的军队想要单独在这些区域战胜我,都不可能。”

  “这也是工匠制造的水准所限,在前朝开朝时,真元重铠还不受看重,诸多缺陷,但不过数十年,真元重铠的制造技术便在北魏和南朝取得了惊人的进步,很快就已经成为了北魏和我朝军队中决定性的力量。”林意最早见识党项的火器就是在眉山之中,他想到那被党项的火器击杀的南朝真元重铠军士,就记忆犹新,他很是中肯的说道:“夏巴族潜心研究火器,若是研制出一些无论是储存还是运输极为方面,使用又安全的火器,便或许能够令一支军队实力倍增,而且现在的诸多火器,我看原本也是当做奇兵使用,出其不意击出,杀伤力也是惊人。”

  “要吃肉并不要自己养猪。”

  细封洪齐也并不是一味奉承,他看着林意笑了起来,道:“夏巴族从一开始就是商人,他们最懂得的是和人做生意,但他们并不是统治的王族,所以他们在制造出让人动心的货物上面有一套,但是在其余方面就很一般,应该并不是一个王族是像我这样看法,对于我而言,危险和具有开创性的事情让他们去做好了,我们只需要始终关注,知道他们能够制造出来什么东西,我们能够用得到就好,至于他们现在的火器,我还是如此评价,至少在这个时代,全副武装的夏巴族还是不可能战胜南朝和北魏的精锐军队。如果说再给他们数十年的时间可以,那数十年之后再用他们的东西就好。”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都有些难以忍受党项王族这样天生的优越感,但事实就是如此,即便夏巴族这些年在党项积累了惊人的实力,但对于党项这些掌控着绝大多数领地的王族而言,他们却依旧是这些王族眼中的工匠,可以奴役的对象而已。

  这恐怕也是夏巴族自己深知,最感到羞辱和愤怒的点,所以夏巴族和这些王族的矛盾,从根本意义上无法调和。

  哪怕是和之前细封英山的交谈之中,林意也可以深刻的感觉到这一点。

  因为即便是细封英山在细封氏之中都属于没有多少实权的存在,但他谈及夏巴族也就像是建康城里的权贵谈到乡下来的亲戚那种感觉。

  “这对翅膀倒是很有意思。”

  罗姬涟的声音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饶有兴致的看着夏巴翼身旁不远处堆着的一堆东西。

  那一堆东西的最上面,就是夏巴翼身上拆下来的那两片金属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