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86章 神勇许海蓉
  “叮咚!”张泉用宾馆提供的刮胡刀刚把腿毛刮干净,正准备睡觉,就听见门铃被人按响!

  “谁呀?”他起身将睡袍整理好,走到门后问了一句。时间已经是半夜零点30分,这个点,谁会来敲他的门?一念至此,他眼神中闪过一丝警惕。

  “先生不好意思打搅了,有客人投诉您的房间地漏似乎在漏水,能开开门让我们检查一下吗?”门外传来酒店楼层服务员的声音。张泉闻言透过门上的猫眼向外窥视着,果然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酒店工作装的妹子。

  “漏水?进来吧!”张泉回头看了看卫生间的地板,然后有些不耐的将暗锁打开,一压房门的锁把儿说道。

  “叫什么?”门才打开条缝,猛地就被人从外边推开。随后涌进来数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为首的刘建军一把将张泉按倒在地,逼问着他道!

  “张,张泉!”饶是张泉体内的女鬼,此刻也有些慌乱了。闻言来不及细想,随口将答道。警察是干嘛的?整天都跟一些穷凶极恶的人犯打交道,身上的煞气本身就去非常重。就算是隐藏在张泉体内这只有着几十年道行的女鬼,猝不及防之下也被煞气镇了个手忙脚乱。

  “带走!”刘建军确认了张泉的身份,从身后摸出手铐来将他铐住说道。我国的警察,抓捕人犯的时候可不会和某些影视剧里那样来一番废话。例如什么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那些,都是拍电视骗小孩子的。就拿很多人最推崇的老美来说,人家的警察要拘你,你敢伸手摸兜儿,人家就敢给你几十枪把你打成筛子。谁特么逮人的时候,还有时间跟你废那些话?

  “真粗鲁,你弄疼人家了!”张泉定下神来,应该说是张泉体内的那只女鬼定下神来,忽然对刘建军幽幽的说了一声。随后嘭一声,就见他撞开了刘建军,双手奋力一扯就将手上的手铐扯了个寸断。

  “别动,动就一枪打死你!”被撞翻在地的刘建军拇指向下一压,咔哒一声将保险打开枪口指着张泉喝道。

  “你试试看?”张泉忽地脚下一动,跃身冲到许海蓉身后伸出胳膊搂住她的脖子。反手啪啷一声将桌上的水杯打碎,拿起一块玻璃顶在许海蓉颈动脉上说道。反正身体又不是他的,就算被警察达成筛子也和他无关。

  “求你,别乱来了好不好?警察同志,这不关我的事啊!”张泉的灵魂被眼前这一幕给吓着了,他是想出名,他是默许女鬼做了一些事情。可是他没想着把事情搞这么大呀。眼下这都动刀动枪了,他再不做出反应,待会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再弄死个把警察。那他别说出名了,等着他的唯一结果就是出殡。

  “张泉?”刘建军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定了定神,他看着正挟持住许海蓉的张泉试探着问了一句。

  “是我是我,刚才的事情都不是我干的。是我体内有一个东西,她操控着我做的。不知道我这么说,警察同志你信不?”张泉在那里挣扎着和女鬼抢夺着身体的控制权,手里的玻璃就在许海蓉颈动脉上来回滑动着道。

  “闭嘴,你这个蠢货!”不等刘建军搭话,张泉的声音又变成了一个尖利的女音在那吼了一句。

  “鬼上身?”看着眼前这一幕,刘建军心里有数了。曾经他的老娘,也经历过这种事情。

  “张悦是你杀的?”刘建军觉得手心里都是汗,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开口问道!

  “哈哈哈,是又怎么样?”张泉眼中泛起一片赤红,手里的玻璃往许海蓉脖子上一顶笑道。他现在想的是,待会冲出去就脱离掉现在的这具躯体。然后找一个新的宿主,去完成他尚未完成的那些事。

  “特奶奶的,敢挟持老娘?”所有人,包括张泉体内的女鬼都没料到许海蓉会突然发飙!只见她伸手探入警裙,完了打里头揭下来一片带血的姨妈巾,忽地一下贴到了张泉额头上,随后忿忿道。

  “啊!你,你!”张泉脸上涌出一团雾气,他松开了挟持许海蓉的手,在那里厉声尖叫挣扎着。

  “都说女人的天葵能辟邪驱鬼,那些写小说的可算说了句大实话,特奶奶的!”许海蓉胀红着脸对倒在地上,正抽搐着四肢发出声声哀嚎的张泉啐了一口道。

  “那个,房费付过了吧?”等几个警察用铐子把失去抵抗力的张泉重新铐上之后,许海蓉红着脸走到早已经被吓尿了的楼层服务员身上问她道。

  “啊,啊!”人妹子顾不得身下一滩尿渍,手扶着墙壁下意识的连连点头道。人生第一次看见警察拔枪抓人,人生第一次发现真的有鬼。这个夜班,将会让这个妹子终生难忘!

  “那,我可以用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么?反正房费已经付过了,谁用都是用对不对?”许海蓉将人妹子的身子扶起来,拍拍她的后背边安抚着她边问道!

  “啊,啊!”妹子觉得如同踩在棉花堆里一样,她双腿打着颤在那里点头应道。现在她只想回家,天亮就辞职不干。至于房间里的东西,谁爱用谁用吧!

  “谢谢!”许海蓉闻言道了声谢,然后走进房间拿起宾馆为客人准备的姨妈巾走进了卫生间!

  “这......”很多警察还是第一次看见许海蓉这么泼辣的一面,押着浑浑噩噩的张泉,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道!

  |看正版章节上uA

  “这什么这?连夜将人,将他押回去。我找个人来帮忙审审,看看到底该怎么办!”刘建军冲手下的那些弟兄一瞪眼说道。

  “快使用双截棍儿!”我在梦中,正和顾翩翩郎情妾意,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眼瞅着就要啃上妹子的小嘴一亲芳泽,就这么被一阵电话铃给吵醒了!

  “你妹子的,哪个王八蛋?”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就破口大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