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88章 刘建军有麻烦了
  “他的事情怎么解决的?”我看着眼前的张泉,沉思了一下偏过头去问刘建军!

  “没办法,案子死了人,必须要有个交代。我总不能说,是一个女鬼操控着别人的身体去将人给杀了吧?所有的证据,最后都指向他。”刘建军摊开双手,有些无奈的说道。就算他知道真相,可是说出去有人信么?最起码明面上是没人信的。诚如他所说,案件大了,就必须要有个交代。

  “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是不是那些人当中的一员。不过万幸,他现在这样应该可以免除刑罚了吧?”我看着一直在那里嚷嚷着要打人家玻璃的张泉,轻叹一声问刘建军道。

  “免除刑罚,但是得在这里住一辈子!”刘建军点了一支烟在那说道。

  这就是张泉的结局,虽然对他不公平,可是世上之事,谁又能保证公平会降临在自己头上呢?他落得这个下场,虽然无奈,但是万幸!

  “我年前会去东北一趟!”刘建军将手里吸了没两口的烟掐灭掉,然后对我说道!

  “大冬天的去东北?”一提东北,我就想到零下40度的低温外加漫山遍野的大雪。无端的打了个冷颤我问他道!

  “没办法,要带个嫌疑人回来。如果顺利的话,过完年我或许可以升上半级!”刘建军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将他要升官的消息告诉了我!

  “半级?你要做局长了咩?”我挑了挑眉毛问他道。刘建军的辛苦我看在眼里,对于他要升官这件事,我很是替他高兴。

  }}更Z新|Y最快$上/!_

  “小点声,是副局长!”刘建军鬼鬼祟祟的在我耳边说道。

  “局副啊,那你得熬到什么时候才能当上正的?”副局长,也还是个跑腿的命。我闻言心里的那股热乎劲就少了一半。

  “我知足了!”刘建军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预祝你一路顺风。”时间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溜走,转眼间这就要到春节了。而顾翩翩也即将引来寒假,按照之前的约定,这个春节妹子会来我家过!只是,家?房子?糟糕!我忽然发现我压根把房子这件事给忘到脑后去了!

  “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呀?”我摸出电话给颜品茗打了过去,电话铃响了没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那个,房子你还卖么?最近事情多,把这事儿给忘了!”我语带歉意的对人解释道。

  “不是一直等着你的信儿么,你说要买,我肯定不会卖给别人呀!”颜品茗在电话里轻笑了一声说道。

  “那好,明天咱们就交易。”我松了一口气对她说道。

  “怎么这么着急?”颜品茗感到有些奇怪的问我道。

  “我怕过几天我又给忘了!”我挠挠头说道。

  “那好,明天你来店里接我,我们一起去办过户手续去!”颜品茗很爽快的答应了我!

  “你要买房子?你哪儿来的钱?”刘建军等我挂了电话,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我问道。

  “在你眼里,我特么是不是除了坑蒙拐骗偷,就是吃喝瓢赌抽了?能不能想着我点儿好?”我推搡了刘建军一把忿忿道!

  “这不是怕你还年轻,犯错误么。老子关心关心你怎么啦?”刘建军用胳膊夹住我的脖子在那说道。

  “有你这样儿关心人的么!?”我反手夹住刘建军的脖子说道。然后我们就这么互相夹着脖子,离开了精神病院。

  “现在,这幢房子归你了!”第二天跟颜品茗办完过户手续之后,我将房款120万打进了她的卡里!拎着包走进这幢从此属于我的别墅,颜品茗将钥匙交到了我手上。

  “现在,这间屋子归你了!”我接过钥匙,指着颜品茗之前住的房间对她说道。

  “你想干嘛?真要包养我?”颜品茗冲我眨巴眨巴眼,转身端给我一杯清茶半真半假的问道。

  “你真龌龊!”我接过盖碗很是正经的在那里说了一句!

  “你说谁龌龊呢,说谁龌龊呢!”颜品茗气急的拧了我几把嗔道。

  于是从这天开始,我每天收了铺子之后,就回到别墅里睡觉。诸位别想歪了,我们是各睡各的屋,我们是清白的!

  “你小子,买了房子也不说请大家坐坐。每天跟颜品茗腻歪在一起,很爽吧?”就这么惬意的过了几天,我又接到了刘建军的电话。在电话里,他调侃着我道。

  “要不今晚我请客,你把你们队里的人都叫上,咱们找个地方坐坐?”我见刘建军越说越离谱,赶紧扯开话题道。

  “等我回来吧,上午10点的火车。等我回来,一准要狠宰你小子一顿!”电话里刘建军轻笑着道。

  “你今天去东北?你昨天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我也好送送你啊!”我一听连忙说道。

  “又不是出国,搞那么正式干嘛。过去把人一带,我马上就返程。大约后天或者大后天就能回来了!”刘建军在电话里说道。

  “那好,等你回来我给你接风,市里的馆子随意点。那个,一路顺风啊!”虽然刘建军只是要离开几天,可是我却发自内心的觉得有些舍不得这个朋友。我的朋友不多,加上刘建军在内,也不过屈指可数,所以我很珍惜和朋友之间的友情!

  “就这么说定了!”刘建军说完这句,挂了电话!

  “快使用双截棍儿!”刘建军出发后的第五天,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黑龙江七台河?”我看着手机上的来电归属地,心里纳闷着。别说黑龙江了,我在长江边上的熟人也是两只巴掌数得过来。琢磨了一下,我将电话拒接了!

  “快使用双截棍儿!”刚把电话挂断,这个号码又拨了过来!

  “谁呀?”我伸手接通了电话,对电话那头问道。

  “那啥,你是那啥程小凡是不?”电话里的人一张嘴,就是一股浓郁的东北大碴子味儿!

  “哎吗我就似啊,你哪位呀大哥?”要不说我很有语言天赋呢?我学着人家的腔调和人聊了起来!

  “那啥,刘建军有麻烦了,让你赶紧来救他!”人家在电话里把话说得很明白,刘建军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