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89章 二十一里铺
  “他现在在哪里?”我不自觉地紧握着电话问道!

  “在我家呢,你赶紧的吧,银眼瞅着就不得劲了!”电话里的汉子语气有些焦急。

  “我马上出发,黑龙江七台河是吧?到那之后怎么走?”路线我得问清楚了,要不然去了也白去。那么大个黑龙江,我上哪儿找刘建军去?

  “到之后打这个电话就成啊,我接你去!你赶紧的啊......”人说完又催了一句,这才把电话给挂断了。

  “快使用双截棍儿!”才把电话给挂断,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我低头看了看来电,是顾翩翩!

  “喂,我明天就放假了,你来江大接我呗?”顾翩翩在电话里有些雀跃的道!不管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对于放假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这个,我现在得去黑龙江一趟。这样吧,我明天找人接你,完了你跟她一起回家,不几天我就回来了!”我轻皱了下眉头对顾翩翩说道。美人固然重要,可是刘建军的性命则更为重要。

  “啊?你去黑龙江做什么?”顾翩翩在电话里问道!

  “有点急事要办,明天你在学校等着,我让人去接你!”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柔一些说道。

  “那算了,我自己过来吧,又不是不认识路!”顾翩翩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显得很通情达理的在那里说道。

  /BL正T版首》发W

  “我买房子了,你坐汽车过来吧,我让人去客运站接你!”我想起了顾翩翩还不知道我买的房子在哪呢,连忙对她嘱咐了一句道。

  “好呀,正好去看看你的家是啥样的!”顾翩翩听见我买了房子,也在那里高兴的说道。

  “那个,明天帮我去客运站接个人呗?”跟顾翩翩聊了几句,我将电话挂了之后又给颜品茗打了一电话!

  “接谁啊?”颜品茗没有拒绝,只是轻声在那里问了一句!

  “顾翩翩,我女朋友?你到时候别忘了写个牌子,免得面对面都不认识对方!”我有些不确定的对颜品茗说了一句。

  “什么叫你女朋友?女朋友就是女朋友呗!行了,这事儿包我身上了!对了,话说你怎么不自己去接啊?”颜品茗在电话里轻笑了一声说道。

  “我这不是要出远门么,黑龙江,过几天就回了!”又跟颜品茗解释了几句,我这才把手机连上网,开始订票!

  “合着,没有直达七台河的飞机啊!”当天晚上,我坐上飞往哈尔滨的飞机暗叹一声道。哈尔滨到七台河,还有很远的距离。这就意味着,我下了飞机之后还要转车。等下了飞机,跟着一票人去了洗手间换好了羽绒服穿好了皮靴,我这才出了机场找了一家宾馆落脚。

  “拿张去七台河的车票!”在宾馆勉强睡了几个小时,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打车去了火车站。

  “77!”售票员妹子打了个哈欠说道。

  “我到了,在火车站!”11个小时之后,我挪动着已经麻木了身体走出车站,掏出手机来给之前报信的汉子打了个电话。

  “哎妈大哥你咋这个点过来了呢?等会儿啊,我去接你去!别急啊!”人接通了电话很热情的在那说道。只是我不知道,他嘴里的等会儿,居然让我站在车站门口足足等了3个小时!

  “哎妈大哥等急了吧?”一直到夜里差不多快10点,人家才给我打了个电话。在确认了站在广场上的那个傻吊是我之后。一辆农用车停在我的身前,一个穿着狗皮袄子的大汉从驾驶室跳下来搓着手问道!

  “还,还好吧!”我活动了几下已经冻僵了的手脚,一抬脚钻进驾驶室里说道。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不到重庆不知道结婚太早,不到东莞不知道身体不好。同理,不到东北,特么不知道天气多冷。坐进了驾驶室,好半晌我才缓过劲来。

  “刘建军怎么样了?”缓过劲来之后,我摸出香烟递了一支给正开着车的汉子问道。

  “说不清楚,时好时坏的。刚才出来的时候,他又昏迷过去了。说送他去医院吧,他说去医院没用,非要等你来!”汉子的车开得很稳,他亮着大灯一边沿着雪道往前开,一边和我搭着话道。

  “就他一个人?”我忽然想起刘建军这次是来带犯人的,怎么可能就他一个人呢?一人为私,二人为公,最起码他身边也应该还有一个人跟他一起才对!

  “一起在俺们家住下三个,前二天,就回来老刘一个。我劝过他们,别进山别进山,可是他们不听!”汉子闻言有些黯然的在那说道。

  “进山?”我有些纳闷的问道。不是说过来带上人就走的么?现在怎么又扯上进山了?

  “山里有山神,每年放山的时候,俺们都是要祭祀过才敢进去的。老刘他们是外人,就这么冒然进去,非出事不可。”汉子言语里有些闪烁的说道。

  等到半夜时分,我终于到了汉子的家,见到了刘建军!汉子名叫姜勇,这个名字倒也符合他的身形和外貌。这是一个名叫二十一里铺的屯子,再往前走一段,就要到中俄边境了。二十一里铺,整个屯子全长二十一里。据说在解放以前,这里是一个中俄倒客的聚集地。那时节,兵荒马乱。这个屯子却很是太平,因为这里有三多,胡子多,毛子多,枪多!

  只不过解放之后,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地方,慢慢没落了下来。现在二十一里铺的人,大多以上山挖个参,伐个木什么的为生。他们敬畏山神,也信仰山神。每次放山,他们都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祭祀活动。一直到活动结束之后,才敢结队进山讨个活计!

  “老刘,老刘?”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称呼刘建军。他躺在炕上,身体一阵阵打着颤。我摸了摸他的额头,也是一阵冷一阵热。

  “老刘?”我轻声喊着他,伸手想替他把被子掖好!

  “别动!”老刘惊觉之下忽然睁开眼睛,用手里的枪顶着我低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