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2章 山神的传说
  “赶了半宿的路,吃碗面吧!”等我拿扫帚将炕边那些尚在蠕动的蚯蚓扫进铲子里倒到门外之后,姜勇端着一海碗面条走进来对我说道。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热心肠的人。

  */b)

  “老刘这怕是冲撞了山神才会这样的。”姜勇等我端起碗来,点了个烟袋锅子坐在一边说道。

  “山神?”这是我第二次从姜勇嘴里听到山神这个词了。闻言我放下碗筷问他道。

  “山神,俺们这旮都信这个!从俺们小时候起,就从祖辈儿们的嘴里听了不少关于山神的传说。”姜勇看了一眼昏睡中的刘建军,吧嗒着嘴抽了两口烟说道。

  “能具体说说吗?”我被姜勇那杆烟袋锅子呛得不行,从兜里摸出一包黄鹤楼来递给他问道。

  “我小时候,奶奶曾经告诉我,山神是有求必应的,同时也是睚眦必报的。小时候穷,家里拢共就养了两只鸡。全家人都指望那两只鸡下的蛋换俩钱儿,到年关的时候能扯上身新衣裳。可是那年邪性,一夜之间屯子里的鸡丢了一半。”姜勇将烟袋锅子往鞋底磕了磕,从我递过去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续上说道。

  “我们那时候小,一群小子心里琢磨着这是屯子里招贼了?在我们的眼中,那些鸡不仅仅是鸡,它代表着我们的新衣裳,代表着年节时候的猪肉炖粉条子。于是我们就合计着,夜里不睡了,在屯子里等着抓贼。”姜勇狠吸了一口烟说道。抽惯了生烟叶子的他,感觉黄鹤楼这种口味略淡的烟草,很难过瘾!

  “等到了半夜,果然听见屯子里有动静了!满屯子的鸡都在那里扑腾着,可是大人们仿佛没听见一样,就任由院子里的鸡在那里折腾。我们几个半大小子拿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白蜡杆儿,冲进一家院子对着鸡窝就是一阵抽打。打没几下才发现,来偷鸡的哪里是贼?就是黄鼠狼!也就是后来大人们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尊称的黄大仙,也就是山神!”姜勇说到这里,我明白了他嘴里一直提起的山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

  “我们打死了几只黄大仙,救下了几只鸡。大人们不单没有夸奖我们,反而把我们各自领回家死揍了一顿!说我们冲撞了黄大仙,为屯子惹下了祸事!”姜勇将手里的烟蒂扔到脚下踩灭了,依然拿起他那杆烟袋锅子点燃了说道。

  “第二天,屯子里的人就将各家的鸡杀了个干净。然后敲锣打鼓的送到了山里的山神庙中,跪在那里祈求着山神的原谅。说是小孩子不懂事,不要怪罪我们!”姜勇长叹一声,架着烟袋锅子说道。

  “等到大人们回家,天色已经擦黑了。他们就那么在山神庙跪了一天!第二天清早起来,那些被送到山神庙的鸡,又原样未动的被送了回来。这一下,大人们彻底慌了。山神不收贡品,意味着它不原谅我们。有的老人,抱着我们几个小的就开始哭!当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哭,可是后来我明白了,原来是山神要我们一命还一命!”姜勇说到这里,脖子上的青筋很明显地鼓了起来。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很激动。

  “一命还一命?你不是说,你们屯子里的人都信仰它供奉它么?”按照我的理解,能够被一方百姓供奉起来的,不管是人,是神,还是鬼,起码应该是能保一方平安的吧?怎么到了二十一里铺,情况好像是反着来的?这个所谓的山神,让人感觉更多的是在胁迫人们去供奉它一般。

  “是啊,以前屯子里有家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儿。男人靠上山打猎,女人靠给人浆洗缝补过日子。有一天男人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一只被兽夹夹断了腿的黄大仙。他一时心善,找了些草药帮那只黄大仙把断腿给包上放了。第二天等他打开房门,就发觉门前摆放着一只老大的野猪。这下可给猎户乐坏了,张罗着人帮忙把野猪抬到镇上卖了十来两银子。当天晚上就请大家伙儿好生搁家打了个牙祭。大家都说他运气好,野猪下山都能撞死在他家门口。”姜勇抽了一口烟,提起茶壶倒了碗茶喝了下去道。

  “打那天开始,猎户每天开门,门口或多或少都有些死去的猎物放在那里。一次两次是运气,次数多了猎户心里也有些纳闷。有一天晚上,他假装睡觉。然后躲在门后头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每天给他家送猎物!到了半夜,就在猎户熬不住靠在门后打着盹的时候,猛然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他透过门缝往外一看,就看见几十双绿色的眼睛在门外和他对视着。”姜勇过足了烟瘾,将烟袋锅子靠在桌边说道。

  “当时差点没给他吓尿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他有心不开,可是又害怕门外的那些东西待会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把门打开了。门外啥都没有,就一只腿上裹着伤的黄大仙在那里对他点着头。黄大仙走了,猎户也明白过来,这是黄大仙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姜勇将面条往我面前推了推,示意我趁热吃。完了接着在那里说道。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一次,黄大仙给猎户家送来了整整一坛子银元宝。打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猎户家,也因此发了家!”姜勇等我拿起了筷子,才继续说道。

  “事情传开之后,这个屯子里的人慢慢就开始信起了黄大仙,而且还凑钱在山上起了座庙,就是现在的山神庙!”姜勇将一辈辈流传下来的传说对我说了个明白。

  “那你们后来呢?一命还一命了么?”我还惦记着姜勇小时候的故事,挑了一筷子面条送进嘴里含糊着问他道。

  “还了,几个半大小子在一年光景中先后死了个干净。除了我,我的这条命,是我奶奶用她的命换来的!奶奶说,她活了几十年了,够了。我还小,要我好好儿活下去!她一个人去了山神庙,等我们找到她,她已经跪在那里断气了!”姜勇紧握着拳头,紧咬着牙在那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