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3章 一物降一物
  “既然这个所谓的黄大仙这么邪性,你们为什么还要信它呢?”一个稍有忤逆便要夺人性命的生灵,不管它有多么灵验,有多么有求必应,在我看来都是不值得人们去信仰供奉的。

  “一部分人想从黄大仙那里不劳而获,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因为害怕黄大仙的报复。剩下的那部分人,则是人家干哈我干哈的随大流。”姜勇外表看起来粗,可是他的心还是很细腻的,他其实将屯子里的人看得很透。话说回来,他嘴里的这三类人,又何止是只存在于二十一里铺呢?

  T看~¤正L版j章节_B上m$#

  “那你有办法,帮刘建军把身体里的虫子都赶出来么?”我不是万能的,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是万能的。对于刘建军体内的那些蚯蚓,我是毫无办法。看了看姜勇,我觉得既然那个所谓的山神是他们这里的土神仙,说不定他能有点办法呢?

  “办法没有,想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灵不灵!”姜勇看了看刘建军那张蜡黄的脸,迟疑了一下对我说道。

  “说说看嘛!”我三两口将碗里剩余的面划拉进嘴里,一抹嘴唇放下筷子道。

  “我觉着吧,这世上的东西都是一物降一物的。老刘肚子里不是有蚯蚓么?大兄弟你想想,蚯蚓怕什么?”姜勇说着话烟瘾又犯了,拿起烟袋锅子摁了一些生烟丝进去点燃了道。

  “蚯蚓怕什么?怕鱼?”说实话,我特么真不知道蚯蚓怕什么。谁没事儿去研究那种黏糊糊扭来扭去的恶心东西?

  “哎妈鱼啥呀,是鸡!在俺们这旮,鸡都是散养的。放出去之后让它们自己找食儿吃。”姜勇闻言一拍大腿在那说道。

  “鸡吃蚯蚓!”我闻言也会过意来。同时也有些惭愧,这些知识都是小学课本里学过的,我居然都还给了老师!

  “可不咋地!我就琢磨着哈,要是我给老刘炖上一锅鸡汤,完了那啥让他喝下去。那些蚯蚓闻见鸡味儿了,还不可劲儿的往外跑?只是吧,这也没个帮忙拿主意的银。万一我给银整坏了,银家属还不得来我麻烦呐?”姜勇吧嗒着嘴,抽了两口那辣的呛嗓子的生烟叶子对我说道。

  “一碗鸡汤,喝不死人吧?”我闻言心里也有些没底了,毕竟这只是一个想法,真给他灌下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真要是刘建军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去面对他家的那个孤寡老娘?

  “要不,试试?”姜勇将烟袋锅子使劲磕了磕,将里头的碎烟叶子磕到脚下说道。

  “试试!”我闻言有些意动,与其在这里这么干耗着,还不如按照姜勇说的这个办法试试。鸡汤又不是毒药,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维持现状,总不至于喝死人的吧?我在心里暗暗拿定了主意!

  “我去炖鸡汤,你看着老刘。”姜勇也是个说干就干的实诚汉子,见我拿定了主意,连忙起身说道!

  “来来来,烫,哎妈这可是我家最肥的一只鸡了。”折腾到凌晨2点多钟,姜勇打着哈欠端着一只海碗进来了。

  “将他扶起来,对了有勺么?”我接过滚烫的鸡汤,放到桌上对姜勇说道。昏迷中的人是没有意识的,就这么硬灌,非得给烫坏了不可!

  “等等啊!”姜勇转身出去拿勺了,而我则是将刘建军连人带被子一起从炕上扶了起来。

  “老刘?老刘?喝鸡汤啦!”我将刘建军扶好了,在他耳边轻声喊着他道。

  “鸡汤......鸡,呕!”刘建军好容易才被我叫醒,听我说鸡汤。喉头蠕动了几下,从炕上探出身子张嘴就吐出了一团蚯蚓来。一只只红黑相间的蚯蚓,纠缠成一团在地上扭动着身子。

  “看来好使!”姜勇打厨房里拿来一个不锈钢小勺,瞅着地上那团蚯蚓,又看了看桌上冒着热气的鸡汤,嘴里说了一句!他觉着,“来老刘,咬牙把它喝下去,把虫子都赶出来你就好了!”我用肩膀架着刘建军毫无力气的身体,伸手示意姜勇把鸡汤拿过来说道。

  “能行么......”刘建军闻见鸡汤的味道就一阵作呕,又吐出一团蚯蚓过后,脸色蜡黄的问我道。

  “死马当成......不是,我是说试试呗,总比这么干耗着好不是?”姜勇将鸡汤递我手里,完了接替我扶住了刘建军在那说道。

  “也好,试试!”刘建军也不愿意就这么在床上等死,一咬牙,忍住喉头里的那股子呕吐感和厌恶感对我说道。

  “呕......再来!”一口鸡汤下去,刘建军必定会随后吐出一团蚯蚓来。就这么一进一出的,地上先后堆积起了约莫一海碗那么多的蚯蚓。刘建军整个人都吐得有些虚脱了,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力气似乎逐渐在恢复,精神也比之前好了许多。虽然呕吐的滋味不好受,吐出来的东西也让他觉得汗毛倒竖,可是他依然在坚持着。

  “呕......再来!”一直灌下去三碗鸡汤,刘建军终于是吐无可吐了。他身上出了一身带着土腥味的臭汗,脸色也逐渐从蜡黄转变成了带有一丝血色的苍白!

  “我想洗个澡!”刘建军说话的底气足了许多,他轻轻推开姜勇扶着自己的手,掀开被子缓缓下了炕说道。

  “洗澡不行,弄点热水擦拭一下可以。你这身上,可还带着伤呢!”我扶住他,摇摇头对他说道。刘建军的胸前还有一道被黄鼠狼抓出来的伤口,见了水的话很容易发炎溃烂!

  “这下又该那个土郎中得瑟了,你这伤口,就是他来帮忙包扎的。本来以为你好不了呢,现在你好起来了,他又得满屯子宣扬他的妙手回春了!”姜勇将炕上那床被刘建军汗水打湿的被子抱了下来,完了又给换上一床干净的被子上去说道。

  “老姜啊,给你添麻烦了!给钱!”刘建军绕着屋子里走了两圈,直到确定自己已经好转了之后,这才停下脚步说道。当然,感谢的话是对姜勇说的,给钱那话则是冲着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