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6章 付之一炬
  “嗬!”那货见我跑出庙外,脚下略显僵直的也随之跟了出来。积雪没过了我们的膝盖,我在前边跑,他在后面追。只不过,追没几步他就被积雪给弄了一个狗吃屎。这下我心里有底了,原来这货的关节不是那么灵便!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不等他从雪地里爬起来,我便急速念起了役雷咒。大雪的天,正是雷霆大展神威的好时候!

  “噼啪!”一道电弧从天而降正劈在那货头顶,瞬间将他雷了个热气腾腾。

  “吱吱!”一声惨叫从男子体内传出,随后一只一米多长的黄皮子从他背后钻了出来,翘起尾巴放了一个臭屁后逃之夭夭!

  等我挥散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子恶臭,走到扑倒在地的那个男人身前一看,这才发现他的内脏早已经被掏空,只留下这具躯壳被那只黄鼠狼操控着。他的后背被黄鼠狼用爪子撕开了一道口子,方便从那里进出他的身体。他身体的肌肉,此时俨然都已经发黑了。相信过不了几天,就得腐烂发臭!

  我起身看着黄鼠狼逃逸的方向,拔腿追了过去。今天无论如何要将它们的找到,然后斩草除根。留着它们,还不知道以后要祸害多少人。拿定了主意,我顺着那只黄鼠狼留下的足迹就一路追了下去。

  “嗯?没路了?”向前追了一段,然后我就发现前边是一处断崖。而黄鼠狼的足迹到这里,也消失无踪了。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向断崖下边看去。不等我看清楚断崖到底有多深,一道黄影就从崖边跃起,挥舞着两只前爪就向我的眼眶挠来。这一下要让它挠上,我以后怕是要去天桥底下给人摆摊算命混生活了。

  “啪啪!”就在我伸手护住眼睛,准备拼着胳膊受伤也要挡下它这一击的时候,两声枪响传来!随之一声吱吱的惨叫从我身边传来,我放下胳膊一看,就看见那个对我发起袭击的黄影正是先前逃脱的那只黄鼠狼。至于打在它身上的那两枪,则正是尾随我上山的刘建军打的。

  “你特么上来干什么?”我看着在那气喘吁吁的刘建军,翻身起来对他吼道。要知道他身上还有伤,我一个正常人爬几小时的山都觉得受不了,万一他把伤口崩裂了怎么办?

  “老子不是放心不下你么?看看,那东西死了没?”刘建军抿了抿有些发青的嘴唇,抬手指了指躺倒在我身边的那只硕大的黄鼠狼问道。

  “还有口气!”我拔出金钱剑,在还有些呼吸的黄鼠狼身上杵了杵说道。

  “老子去找些柴火来,一把火烧了这畜牲。”刘建军是对黄鼠狼恨急了,一枪就能解决的事情,他非要去用火烧。

  “吱吱!”一听刘建军要用火烧它,那黄鼠狼连忙挣扎着翻过身子。两只爪子不停在身前拜着,似乎在求饶一般!

  ;@最新章3节上☆n

  “妈的,现在知道求饶了?你们害死我两个兄弟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放他们一马?”看着黄鼠狼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刘建军心里的火更大了。

  “吱!”黄鼠狼见哀求无效,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奋力长啸了一声,随后不顾一切地向着刘建军就冲了过去。

  “当心!”事发突然,我已经来不及念咒,就见一道黄影扑向靠在树干上的刘建军。情急之下我唯有高声提醒了他一句。

  “啪啪啪!”刘建军闻言眼神一凝,抬手对着黄鼠狼的胸口处就是三枪。三颗子弹从那畜牲前胸打进去,然后又打着滚从后背穿了出来,将它整个后背撕出了三个拳头般大小的血洞。

  “啪嗒!”这三枪直接就要了这只黄鼠狼的命,它从半空掉落在雪地里,双眼里的寒光渐渐散去,身体逐渐僵硬冰凉了起来!

  “妈的,也就会躲在背后装神弄鬼!”刘建军喘着粗气伸腿踢了那只死透了的黄鼠狼一脚,随后褪下已经打空的弹匣,装填上一个新的弹匣到手枪里骂道。

  “去山神庙,我们将它们的老窝给端了!”这还是刘建军第一次这么发狠。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真惹毛了他,发起狠来更是绝然。

  “走吧!”左右那座所谓的山神庙供奉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刘建军的决定我举双手赞成。我走过去搀扶着他,然后和他一起向山神庙的方向走去道。

  “原来,我们上次看见的那座木屋,其实就是山神庙。可惜当时我们都被迷了眼,分辨不出真假,这才导致牺牲了两个弟兄!”刘建军看着眼前这片茂密的林子,有些黯然的说道。

  “人的命,从他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的。是贫穷,是发达,是寿终正寝,还是飞来横祸,这一切早就被安排好了。谁也躲不了,也避不开,看开些吧!”我搀扶着刘建军向前走去,嘴里安慰着他道。

  “雕像后头有个洞!”再次踏入那间山神庙,我绕着里面走了一圈,终于发现了那群黄皮子藏身的地方。

  “这么小,我们怎么进去?”刘建军手里拎着枪,看着那个只有尺许见方的洞口说道。

  “找些湿柴来,点着了用烟熏。我估摸着它们不会就留这么一个洞口进出,能弄死多少,就看天意了!”我蹲下身子,将早先丢在地上的布幔堆积在洞口对刘建军说道。

  “这么大座山,鬼才知道它们到底挖了多少个洞。妈的......”刘建军伸脚踢飞一块碎石骂道!这也没办法,谁让这些东西会打洞呢?天地是公平的,不会眼睁睁看着物种湮灭。除非是天地想灭了它,不然总会给它保留一丝生机和希望。

  “走吧,弄死了那么多黄鼠狼,这庙也烧了,多少也算给你那两个战友报了仇!”半个小时之后,我和刘建军站在燃起了熊熊烈火的山神庙前。伸手搓了搓被火烤得有些发烫的脸,我扭头对他说道。

  “啪啪啪!”刘建军站在山神庙前,抬手打了三枪!

  “王元正,林立峰!”他大声喊着自己战友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