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7章 善后
  “山神庙被我们烧了,那些黄大仙也被我们弄死了不少。不过还是让它们逃了很大一部分,我估计今后有一段时间它们不敢下山来祸祸你们了。”和刘建军回到二十一里铺,天色已经擦黑了。带着他找到屯子里的那个土郎中家里换了药,我对姜勇说道。

  “你们,把庙烧了,还杀了不少黄大仙?它们要是来报复……”姜勇闻言吓了一大蹦道。

  “仇是我们结下的,真早报复,让它们去华中找我们去。我到要看看,那时候是毒鼠强厉害,还是这些黄皮子厉害!”我拍了拍这个敦实汉子的肩膀安抚着他道。祖祖辈辈都被黄鼠狼坑害着,他心里的阴影不是那么快就能消除掉的。或许过一段时间,没有黄鼠狼们的音信之后,他才会好一些吧。

  “搁你家休息一晚,我们明天就要返程了。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这些钱你拿着。”刘建军冲我使了个眼色,我会过意来,从身上掏出两千多块钱来塞姜勇手里说道。

  “走得急,身上就这么多了,别嫌少。下回有机会去华中,我们请你吃大闸蟹,油焖大虾。”见姜勇有心推辞,我挡住了他递钱的手说道。

  “明儿就走啊?你说这搁家住着,一直也没个好招待的。今晚我给你们做猪肉炖粉条子,咱们整两盅!”姜勇看着手里的钱,觉得很不好意思的在那说道。东北汉子就这样,你对他实诚,他就会对你更实诚。

  “别……吃啥都好,千万别提猪肉炖粉条子!”刘建军闻言喉头一阵作呕,抬手制止了姜勇要做这道菜的想法。

  “人犯没带回去,还搭上了两个兄弟。说实话,我都有些不敢回家了。”当夜,好生陪着姜勇整了一顿老酒之后,刘建军躺在炕上对我说道。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也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警察。正是他的骄傲和责任感,才让他觉得这次任务的失败是不可原谅的。

  “别这么想,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关云长也有大意失荆州的时候,更何况你我一介普通人呢?你是警察,不是神仙。就算神仙,也有弄不过孙行者的时候不是?睡吧,明天回家!”我侧过头去,看着消瘦了许多的刘建军说道。

  “你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怎么从三国扯西游记里去了?”经我一劝,刘建军的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

  “证明贫道读的书多,我还能从水浒扯金瓶梅里去呢,听不?”我咧嘴笑了笑问刘建军道。

  “滚,睡觉!”刘建军闻言翻过身去,背对着我竖起了中指道!

  第二天,当地警方找到了刘建军,在屋子里嘀咕了半个小时才出来。我问他都嘀咕啥了,他对我说,人家要他帮个忙,就说人不是从羁押室逃走的。而是自残,在送往医院的途中逃走的。

  我问为什么,不都是逃走了么?刘建军说,在羁押室逃的,领导脱不了干系。送医半道逃的,则是押送干警的责任。

  我闻言久久无语,好半晌才回了他一句“贵圈真复杂!”人生就是这样,处处充满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故事。

  “逃走的那货,还抓不抓了?难道,逃了就这么算了?”点了一支烟,我看着收拾着行李的刘建军问道。

  “不用抓了,他死了!山神庙前头,那个被黄鼠狼开膛破肚的货就是!”刘建军将王元正和林立峰两人的遗物整理好,沉吟了好久,才轻声在那说道。

  “走吧,我们该回家了!”我知道他心里难受,走过去提起一个旅行包背在身后说道。王元正的后事,刘建军委托当地代为办理。而林立峰,则是连牺牲的具体位置都不知道。这个正是刘建军感到最愧疚的地方!

  “这次任务的失败,我个人认为刘建军同志应该负主要责任!”回到了华中,迎接刘建军的不是慰问,而是指责!

  “我建议,免去刘建军同志市局刑警队大队长的职务。”比指责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处理决定下来了。刘建军被免去了刑警队大队长的职务,下调到基层一个派出所当起了一名普通片儿警。至于年后提干的事情,自然也就黄了!

  “现在你轻松了,每天都能按时下班了吧?没事儿就来我家,咱俩喝喝酒,扯扯淡,快快活活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我知道这次的事情,对刘建军的打击不小。于是我几乎隔一天,都会找他一起喝上两杯。

  “来来来,汤来了!”颜品茗系着围裙,从厨房端出一大碗汤来。

  “她们俩……相安无事?”刘建军等颜品茗转身进了厨房之后,拿眼瞥了瞥正在盛饭的顾翩翩,又冲厨房里努了努嘴细声道。

  “,最C新章!M节)Q上y

  “我是谁呀,无事无事!呵呵呵!”我闻言脸皮抽搐了两下,嘴里干笑了两声道!

  “年轻就是好啊,你可算赶上好时候了。”刘建军滋一声呡下一口酒,拿起筷子吃了两口菜道!

  “男人四十一枝花,你也不晚呐,赶紧下手,还来得及!”我端起杯子陪了他一口说道。

  “她是谁?你俩咋住一个屋里了?!”刘建军走后,顾翩翩钻进我是房间,开始进行起了日复一日的逼问。打我回来的那天起,她就问起了这个问题。这都多少天过去了,她自然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姑奶奶我不是都招了么?她是房主,房子是她的,我才买过来,完了她没地方住。我又不忍心让一美人儿……让一姑娘……让一女的仓促间去找房子搬家。左右家里空房多,暂时留她住几天而已。”我瞅着顾翩翩的带着杀气的眼神,弱弱的说道!

  “这就是你和她同居的理由?”顾翩翩拧住我的耳朵咬牙切齿道!

  “女居士此言差矣,这哪里是同居,只不过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罢了(liao)”闻言我眼观鼻,鼻观心,道貌岸然道!

  “罢了(liao)?我让你罢了(liao)!”于是河东狮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