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99章 苟且
  “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晚八点零五分,每年挨骂每年有的春晚准时直播了。随着那位著名的笑星,说着那句著名的台词出场。代表着春节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全都心想事成!”我把客人们都安排妥当了,完了举杯在那儿说道。

  “年后有啥想法没有?”趁着大家伙儿在那里热闹着的时候,我端起杯子走到正伺候老娘吃东西的刘建军身边问他道。

  “啥想法也没有,就指着能给我复职呢。毕竟我还指望那点儿工资过日子不是?”刘建军转身冲我笑道。这是实话,干活的人不为别的,就是为了那点能养家糊口的工资。圣人还讲究个食和色呢,谁敢说自己只干活不要钱的,要么在说假话,要么在立牌坊!

  “瞧你这点儿出息。就没想着官复原职,或者更上一层楼什么的?”我替他斟满了酒杯,完了说道。

  “想,可是不现实!”刘建军举杯向我示意了一下,一口把酒喝干道!他一没钱,二没门路,三又为人太耿直不懂得迎合别人。要按正常的阶段走,这辈子差不多也就这样了。顶天,在退休之前给他安排个副所长干干!

  “好好儿过年,年后或许事情会有转机!”我冲他一亮杯底,在他耳边说道!有些话,我现在不好对他说得太明白。

  “你又知道会有转机!”刘建军没把我的话当回事,闻言夹了一筷子菜吃着道。

  “贫道看你面相,似有紫气东来之相,居士年后,定当时来运转呀!”我故作道貌岸然状在那说道。

  “噗嗤!刘队那是酒喝多了,脸变了色。到你嘴里,咋就成紫气东来了?”许海蓉正忙着给孩子布菜,闻言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道。

  “会不会聊天?会不会聊天?”我闻言起身拂袖道!

  现如今过年,也就是年三十晚上有点年味!到了年初一,也就那么回事了!街上到处都是提着礼品相互串门拜年的人们。也到处都是夹着红包,准备给上级进贡的人们!似乎大家现在除了送礼,过年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一样。

  “梁局长,大过年的也没什么好孝敬您的。都是一点儿土特产,您别嫌弃,别嫌弃!”大年初一第一个来梁钲华家拜年的,居然是风传年后即将调任来当副局长的王铮。这个结果让局长梁钲华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心里却觉得很是受用。

  局副来给自己拜年,这是什么节奏?这就是服软,投靠的节奏啊!梁钲华在心里暗暗得意着。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借这次办案不力把原本要来当这个副局长的刘建军撸了,是一个及其正确的决定!

  那就是个刺儿头,太讲原则和纪律了。真要上来做自己的副手,大家的日子都没法过了。梁钲华在心里暗自琢磨道!

  “心意到了就好了嘛,小王你弄这些干什么。”看着眼前的那两瓶酒,梁钲华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道。酒是王铮家长产的酒,市面上也就卖个4-50块钱一瓶。两瓶加起来,也不过百十来块钱。他不是不悦人家违反纪律给他送礼,而是不悦这礼特么的送得太轻了。

  “心意倒是到了,可特么就是人抠了些。”梁钲华在心中暗骂一句,随手将茶几上的两瓶酒推了回去。一时间,梁钲华对王铮也没刚才那么客气了。

  “梁局长,您拆开看看。看看这酒的度数,还合您口不?”王铮见梁钲华把酒推了回来,心里明白他这是嫌礼轻了。笑了笑,又将酒给推了过去道。

  “呵呵!”梁钲华是什么人?一听王铮这话,就明白了酒里内藏了玄机。点头笑了笑,拆开其中一瓶的包装。

  盒子里没有酒,只有一卷一卷的现金。一盒子十几卷,两盒子就是近三十卷。一卷一万,王铮这就给他送了近三十万。

  “哈哈哈,我就是喜欢这个度数的酒。高了,容易倒。低了,不过瘾!”梁钲华将酒盒子交给自己的老婆,示意她把钱放保险柜去。完了转身大笑道!

  “局长喜欢就好!”见梁钲华收下了这笔钱,王铮也在一旁赔笑道。没办法,初来乍到,不跟一把手搞好关系他很难站住脚。

  “堤外损失堤内补吧,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王铮看得很开,只要自己站稳了脚跟,还怕这俩钱儿弄不回来么?

  “中午在家喝两杯?”新年第一个来拜年的,就给了一个开门红,这让梁钲华心情很是愉快。他笑着对端坐一旁的王铮发出了邀请道!

  “不了不了,大过年的您也知道,家也来了不少客人。都是乡里乡亲的,把他们扔家也不合适。改日我再来陪局长小酌,今天就告辞了!”王铮明白,上级邀你吃饭只是个客套话,千万不能当真。闻言赶忙起身说道!

  “你看看,比我还忙。那下次,下次一定要来家喝两杯!”梁钲华将王铮送到门口很是平易近人的说道。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王铮嘴里答着话道!

  “那些钱,他放哪儿了?”听完顾纤纤的复述,我问她道。

  “都在保险柜里呢,密码是12341234!”顾纤纤连人家的密码都弄明白了。

  “官人,可是要把那些钱,据为己有?”顾纤纤在我身边飘来飘去的问道。

  _k}

  “不,你帮我盯着他们。小心别被道士和尚的给逮了去啊!年初七他们上班,我们一起让他们演一出好戏看看!”我摸着下巴,在那里阴阴笑道!

  想把刘建军就这么撸了?没门儿!我早说过,看看最后到底谁的屁股会比谁的干净。现在看起来,那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人里,还真没有一个屁股是干净的。不过这样也好,我坑起他们来,心里也就没了负担!

  “不知道,能不能把老刘送到一把手的位置上去坐坐!”看着在房间里飘忽不定的顾纤纤细,我的眼神亮晶晶的在那琢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