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5章 真实的梦
  “这里人多,去我办公室详细说说怎么样?”刘建军看了看屋子里的人,对瑶瑶建议道。他相信这个女人会接受自己这个建议,虽说现在大家早已经不把上床当回事了,可是明里的那点面子都还是要的。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谈论未遂,恐怕她们自己的面子上首先就过不去。而且任由这女的这么嚷下去,传出去对公安系统的名声也不好听。

  现在的人不管事情真假,出了事情一概往穿制服的身上推。且不说制服君们本身也存在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刘建军觉得,既然现在自己当上了这个局长,就有责任维护全局的形象。去办公室谈,一则可以平心静气,解决问题。二则可以弄清楚,这两个女的所说的话是真是假!真的有人不作为,他刘建军不会姑息。要是敢造谣,他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h《永久免}费A#看5小vC说.

  “行,就去你办公室谈吧!”瑶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见把人家领导给引来了,也不怕事大,反而得意的在那里说道。

  “做梦?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说实话,这种事情确实没办法给你们受理。不管你的梦境是如何真实。而且,就算我们受理了,难道警察们还能去你梦里破案吗?”把苏伊和瑶瑶带回自己的办公室,听完了两人的叙述后,刘建军哑然失笑道。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拉屎不带纸,钥匙锁家里了,猫卡下水道找警察帮忙也就算了。怎么现如今连做个梦,都闹着要报警了?刘建军心里有气又好笑的暗自道。

  “不是,不是,警察叔叔我对你说。我闺蜜只是觉得自己像在做梦。像做梦,但是梦里的事情,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么说,你能理解么?”瑶瑶一听急了,一把扯开苏伊的衣领子,指着锁骨上还未完全消散的那个吻痕对刘建军说道。

  昨天白天在咖啡店,她看见苏伊锁骨上的吻痕,还以为她是忍不住独守空房出去找男人了。可是晚上睡在一起的时候,苏伊告诉她,身上的这些痕迹,都是梦里的那个人留下的。她就觉得这件事,不止是梦这么简单。她不信道佛,偏偏信鬼。她觉得要是公安实在不受理,待会就带着苏伊去找个大师给驱驱邪!

  “梦里的事情,实实在在的在她身上发生了?”刘建军闻言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姑娘撞鬼了。他看着瑶瑶,指了指有些局促的苏伊问道。

  “就是就是!不是有困难找警察么?现在我闺蜜何止是有困难啊,简直是麻烦大了。昨天要不是她来事儿了,说不准今天就不是来找你们来报未遂了,直接就是一个入室那个啥!”瑶瑶性子大大咧咧的,说起话来也没遮没掩的。

  “这样吧,这件事你们不用再去报警了。下午我下班,去她家看看。”这事儿说破大天去,警察也是不会受理的。但是刘建军觉得这俩姑娘说的不是假话,那么苏伊梦里的那个色鬼,到底是谁?他又是怎么找上苏伊的?他决定等到下午,带一个人去苏伊家看看。而那个人,正是贫道!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找我啥事?”我坐在白事铺子里正百无聊赖的打量着从门口经过的那些个人.妻们,就听见川话版的双截棍儿唱了起来。一伸手将摆在柜台上的手机拿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电话说道。

  “擦,没事就不兴找你唠两句儿?”电话那头刘建军笑道。也只有在我面前,他才能这么说话。这货现在是局长了,在单位大多都摆着一副臭脸,跟谁欠了他钱似的。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人一当官,德行就变了?以前多好一人,怎么一个局长的帽子扣头上,就变成那副吊样了呢?

  “唠吧,说说看,今儿你准备唠些啥?是有人鬼上身,还是有人鬼压床了?”我看了看隔壁的小发廊,人家整天都人来人往的。再看看我这门可罗雀的白事铺子,恨得一阵牙痒痒说道。

  “看来你道行见涨,如今连我找你啥事都能算出来了?”电话那头刘建军轻轻拍了我一记马屁,然后又不露痕迹的把来意说了出来。不得不说,人一当官,这说话的水平硬是要得!

  “有话快说,我忙着呢,分分钟几十万上下,没工夫陪你扯淡!”我眼神跟着打门前经过的一个丰啥肥啥的女子而去,嘴里跟刘建军搭着话道。

  “下午我下班去找你去,说好了啊,不许撂挑子,有事儿也推了。”刘建军在电话里霸蛮的说道。

  “行了行了,知道了。对了我说,我能举报么?”我眼瞅着俩大爷出溜进了隔壁的小发廊,又是一阵牙痒痒道。自打这小发廊开在我铺子隔壁,我这里的生意就愈发的差了。麻痹天天看着人家在那收着红票子,我这边连开个张都难,贫道心里真真是恨意滔天。

  “举报啥你就举报!”刘建军笑出声来问道。

  “为了构筑和谐稳定的社会关系,我觉得我有必要尽到一个好市民应该尽到的责任!刘建军同志,我现在严肃的告诉你,我铺子隔壁有人卖银瓢昌!”我瞅着隔壁又溜进去一小伙子,咬牙切齿的对刘建军说道。

  “你特么是眼红人家挣钱了吧?这都啥跟啥,我一堂堂的局长......”刘建军看穿了我的本意,在电话哭笑不得道。

  “晚上没空,你爱谁谁!”我在电话这头说道。

  “10分钟!”刘建军闻言用大义凛然,斩钉截铁的语气对我说道!

  “让你的人快着点儿,人家可能支持不了十分钟。”我瞅着隔壁轻声说道。

  十分钟后,一辆警察径直停在了小发廊门口。几个警察闯了进去,几分钟后带出四女三男来。我倒是小看那俩大爷了,据说警察进去后,他俩还没完事!

  “好吧,下午在店里等你!我代表人民感谢你,还给了我们一片净土!”目送警车离去后,我心满意足地拨通了刘建军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