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09章 功成身退
  “你可真穷,算了,就它了!”在范无救身上掏了半天,父亲也没掏出个所以然来。挠了挠头,再度在范无救身上打量了片刻,父亲将他腰里悬着的那枚令牌扯了下来说道。

  “你可真是贼不走空,令牌不行,这是崔府君颁发给我们的信物。要是弄丢了,回去我怎么交代?”范无救死死抓住那枚令牌,说着软话道。也不知道父亲这一年多来在下边都做了些什么,居然让这胖鬼如此忌惮。我在心里暗暗爽道。

  “放手,别逼我动粗啊!”父亲很粗野地将胖鬼的手捉住,然后使劲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说道。见父亲似乎真有动粗的准备,胖鬼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半推半就的从了。令牌丢了顶多回去挨顿板子,要把这货惹恼了,说不得要丢半条命。胖鬼心里如此想道。

  “拿着,有了这道缉鬼令,一般的小鬼见了你只有退避三舍。”将那枚黝黑的令牌夺到手中,父亲转手将它抛给我说道。

  “回去跟崔钰说一声,就说改天我请他喝酒。对了儿子,别忘了给老子多烧点酒来。”抢了范无救的令牌之后,父亲这才松开一直捉着他的手。完了将手掌在范无救身上擦拭了几下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范无救面皮抽搐了几下,完了试探着问父亲道。看来似乎,父亲在下边真的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走吧走吧,记得给老崔带个好!”父亲有些不耐的对他挥挥手说道。

  “儿子,你要长进啊。阴阳殊途,我能护得了你一次,可是护不了你一辈子。知道刚才那个胖子是谁么?”等胖鬼凭空拂出一片涟漪钻了进去之后,父亲这才转身,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说道。

  “是谁?”我问父亲道。

  “范无救,范八爷。也就是阳世之人嘴里的,黑无常!”父亲握了握拳头,在那里沉声说道。听完父亲的话,我这才恍然,原来刚才我居然和黑无常杠上了。

  “不怕不怕,下次他再来欺负儿子,父亲还来抢他一次就行了。”转念一想,黑无常怎么了?黑无常不也在父亲面前吃瘪了么?真有事,还有父亲帮我呢。原谅我有这种想法,我想,大抵上所有的孩子都会打心里依赖父亲的吧。

  “傻,阴阳相隔,你以为老子我能够随心所欲的上来吗?这次只是适逢其会,要不是双王委托我来办点事,我就算知道你有危险,也是束手无策。那块令牌你保管好了,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或许它还能救你一次。记住了儿子,自己的本事才是真本事。”父亲摇摇头对我嘱咐道。

  “或许当初不应该教你道术的,要不然,你现在也能和别人一样,上上大学谈谈恋爱。将来再找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娶妻生子。”父亲看着我叹了口气道。

  “我现在过得挺好的父亲!”我见状连忙说道。

  “记住了,自己的本事才是真本事。不要太过依赖外力。还有,你体内的那玩意,你可千万不能和她做那苟且之事。一旦你沾了她的身,阳气一泄就算我在也救不了你。实在憋不住,去瓢吧!”父亲说话总是给人一种惊世骇俗的感觉。

  “额……”我闻言一时居然无言以对。

  “年轻人,血气方刚把持不住很正常。老子也是打年轻过来的,记得穿雨衣,别中标就行了。好了,老子要办正事去了。下回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别忘了给老子多烧点酒来,最近囊中羞涩。回头老子还得请崔钰喝酒,帮你把这件事给平了。”父亲在头上挠了几下,转身一拂袖弄出一片涟漪来说道。

  “父亲中元节不回来么?”我紧跟了两步问道。原本以为此生再无和父亲相见之日,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压抑在心里的思念和留恋之情,一瞬间就迸发了出来。

  “看情况,看情况,老子现在很忙的。”父亲脚下顿了顿,背对着我挥挥手说道。

  “那他怎么办?”我将手里的老鬼一提,又问父亲道。

  “随你,地府众鬼千千万,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父亲说完,迈步钻进了涟漪,然后涟漪泛起一道蓝光,就此不见!

  “嘿嘿嘿!”我闻言心里有了数,将那龌龊鬼提到眼前,瞅着他一阵冷笑。要不是因为他,老子今天至于被黑无常逼得吐血么?

  “饶命!”龌龊鬼慌了神,在我手中挣扎着求饶道。

  “饶命?现在你知道怕了?刚才装逼的时候,不是很牛么?瞧你刚才那样,老子还以为你真能把自己的照片儿挂天安门上去呢!”说完我手中一使劲,将这老鬼捏了个魂飞魄散。我这人素来吃软不吃硬,有的人喜欢装逼,我不介意X翻他,再踩上一只脚。

  等到屋内鬼气散尽,世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了。我摸到苏伊的房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想干嘛?”冷不防房门被瑶瑶打开,我差点一个趔趄翻了进去。不等我站稳脚跟,就听见瑶瑶双手护着胸冲我问道。

  “额,不想干嘛,只是想听听你们睡了没。既然没睡,那我就告辞了!”我往屋里瞅了瞅,就看见苏伊和瑶瑶俩人压根连睡衣都没换。看来我不走,她们是不会睡的了。站直了身子,我对她们摆摆手说道。

  “这么晚了,你不在这里休息了?”虽然对我人品不放心,但是听我要走,苏伊还是起身走出来挽留道。

  Ma

  “不了,事情已经解决了,相信你以后不会再做之前的那种噩梦了。”我冲苏伊笑了笑说道。这是个外表时尚,内心却很传统的女子。对于这种人,我一向是保持着应有的风度。

  “真的么?你是怎么解决的?喂,是不是这里,真的有鬼啊?”瑶瑶闻言一把拉住我很八婆的问道。

  “额,无可奉告!”我耸了耸肩对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