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1章 后手频出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大哥!”店主闻言连声说道。随后侧过身子,往门外看了看,这才挂断了电话!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会平白无故的发生。就连地震,隔前还要闹腾个蚂蚁搬家什么的呢。

  这次找上我,无非是看我年轻,想连蒙带吓的将我赶走,完了他们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人嘛,都有从众心理。赶走了一个,自然第二个也就水到渠成了。等把这条街的铺子,都收入囊中,等开发的时候那价钱自然又不一样。所以说,之前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无外乎利益二字而已。

  “明天,你带几个人再去那家店闹一闹。他要是识相就算了,我们出来也是为了求财。要是不识相,给他点颜色看看。”电话那头的所谓大哥,拿起电话来打了出去。

  “知道了大哥,我们兄弟是干嘛的?像这种人见多了,哪个不是最开始硬气得很。到后来吃了苦头,哪个不是装孙子装得麻溜儿的?”电话里,有小弟在那里趾高气昂的说道。

  次日,这些混混一早就扯了个横幅来到铺子门前,横幅上白底黑字赫然写着:白事铺子卖假货,先人惨遭纸人欺。这横幅一扯,当时就吸引了不少老头儿老太太的关注。他们得扫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再决定自己百年那天,是不是要后人来我这家铺子买纸钱送他们上路。

  “到底怎么回事呀?”有那好事的人问那几个混混道。

  “前儿吧,我家老爷子托梦给我,说一个人在下边儿孤单。我特么是个孝子啊,立马儿来这儿哈给买了一小妞,买了一纸人烧了。完了昨儿吧,老爷子遍体鳞伤的又托梦给我,说是我烧去的纸人,特么把他给揍了!大家说说,这不是假货是什么?”混混暗拧了自己大腿一把,搁那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纸人欺负他爹的事情来。

  “哎呀店主,你这也太不像话了。人孩子孝心,你咋能卖一假货给人呢?看把人爹给揍的!”有大妈心里不落忍,在那里指责起我来。

  “我说大妈,您心善是好事,可也不能偏听偏信不是?合着他说什么您就信什么呐?啥事儿都得讲个三人对六面,有理有据不是?这么地,你把你爹喊上来,当面和我对质。”我冲那大妈一拱手,完了对那混混说道。

  “店主你特么太有才了!”围观的人里有几个年轻人在那里哄堂大笑着鼓掌道,有那不怕事大的,更是早早拿出了手机在那里拍摄起来。

  “你,你,死人我叫得上来么?”混混急眼了,一撸袖子在那里说道。

  “那你特么在这里玩儿这些个里格楞干毛?啥事儿你说了算呐?我还说你昨儿找我借了十好几万没还呢!”我冲他一瞪眼说道。

  “你,你拿出借条来!”混混在那说道!

  “那你拿出发票来!”我一伸手对他说道。

  “各位想想,就算啊,我说的是就算。就算他真在我这里买了纸人,完了烧给了他爹。也只能证明他对他爹不错。再者说了,纸人都能揍你爹了,就证明不是假货。还有,人死如灯灭,还特么给你托梦。真那么灵,你让你爹给你托个彩票中奖号的梦来?”不得不说,有时候人没有信仰,也是一件好事情。我这么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眼前这几个小伙子,怕是在找借口寻我的麻烦的。

  “拿自己亲爹撒谎,你们也不怕死了被拔舌头!”还是那个老太太,细一想,似乎觉得我说得还有那么几分道理。一抬手,唾沫星子横飞的在那说道。现如今咱大中华最牛气的是谁?不是官,不是混混,而是大妈呀!几个混混就算有气,也是不敢冲大妈动手的。这一挨上去,可是没准就要给多少钱的。

  H@看r正版章◎√节“/上cc

  “散了吧都散了吧!没热闹可瞧了啊!”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我连忙四下里拱手劝道。

  “几位也散了吧,这又是何必呢?”等人群散尽,我对还站在那里的混混一抬手示意他们离开道。

  “走着瞧!”几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收了横幅扔下句狠话道。

  “老大,搞不定啊!那货比我们还能说......”等回到住处,混混当中的头目第一时间给他们老大打了个电话!

  “废物,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算了你们别再露面了!”老大闻言呵斥了几个手下一句,完了吩咐他们道。

  “要不,咱弄个意外出来。”有狗头军师在一旁出着主意道。

  “弄个什么意外出来?”老大有些心浮气躁的问道。

  “他不是开白事铺子的么?我认识一个人,会养小鬼。咱们不如买一只来,放他铺子里头。”狗头军师在那出着主意道。

  “灵吗?世上还真有养鬼的人?”老大闻言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灵......吧!”狗头军师见老大这么问,心里有些没底的说道。这事儿他也只是听说,至于鬼不鬼的,他哪儿见过啊!

  “你去办吧,我只要结果!”老大背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这特么是啥破地方!”得了老大的号令,狗头军师立马就出发去找那个传说中会养鬼的人了。5个多小时之后,他就乘坐大巴来到了和鄂省搭界的一处地方。一通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过后,他捶着自己酸痛不已的腰在那里低声骂道。

  “那个,云老蔫儿,云老蔫儿在家么?”等天全黑了,狗头军师才走到一处用圆木垒成,外刷黑漆,前高后低的房子跟前。略微的喘了口气,他开始在那里喊道。

  “谁!”好半晌,才从屋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老艾!”狗头军师老艾抹去了额头上虚汗答道。

  “进来吧,门没锁!”云老蔫儿在屋里说道。

  “你怎么来了?”等老艾摸黑进了屋子,这才看见云老蔫儿正就着桌上的油灯,在身前一个坛子里捣腾着什么!不慌不忙的将坛口封严实了,云老蔫儿这才抬头问老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