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5章 追根究底
  “你还记得,之前爸爸妈妈的样子吗?你是哪里人?”见小乖喝得香甜,我将整盒果汁都放到他面前问他道。养小乖的,肯定不可能是他的父母。虎毒不食子,世上没有父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

  “我只知道自己叫小乖。”小乖瞪着金鱼眼,抬手挠了挠头,想了好半天对我说道。

  “好吧,那你能告诉我,是谁在养你吗?或者,你能告诉我,今天是谁让你来跟着我的吗?”我决心将藏在幕后的人挖出来。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不能离开他太久的。我只知道,很多人都管他叫云老蔫儿。”小乖是只鬼,却依然保持了一些孩童的纯真。在孩子的眼中,谁给他好吃的,就代表着对他好。喝着果汁,小乖觉得我对他很好。于是他觉得,也应该对我很好才对。所以他告诉了我一个名字,云老蔫儿!

  “喝完这个,回去吧。”我尝试着抬起手来,摸了摸小乖的头对他说道。我是个道士不假,可是我还是个人。尽管小乖是只鬼,可是面对着他,我觉得我下不去手去对付他。

  “可是,他要我来吓唬你的。”小乖觉得,似乎应该把云老蔫儿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再走。只不过现在,他有些为难,他不知道还该不该来吓唬我。

  “那你做个鬼脸我看看!”我靠在沙发上,看着小乖笑道。

  “咯叽!”小乖很听话的冲我做了个鬼脸。

  “啊,吓死了!”我手捂着胸口,装作被吓坏了的样子在沙发上抽搐了几下道。

  “咯咯咯!”小乖将纸杯放下,拍拍手在那里咯咯发笑着。他知道我是在逗他玩!

  “好了,现在你吓过我了,回去吧!”我坐直了身子,对小乖说道。

  “那,我能把它带走吗?!”小乖看着茶几上的果汁,抿了抿嘴问我道。

  “带走吧!”我将果汁递到小乖手里对他说道。

  “原谅我利用了你小乖!”等小乖捧着果汁盒子离开之后,我随之尾随其后也出了门。看着小乖捧着果汁那兴奋的样子,我在心里默默说道。

  开眼咒下,除了小乖,这个城市中所有游荡在外的孤魂野鬼都在我眼中无所遁形。一伸手将一只凑过来想吓唬贫道的吊死鬼抓住,将他那根吊了老长的舌头拔出来,绕着他的脖子缠了三圈再一脚将他踢飞之后,我继续跟在小乖身后向前走去。我想通过小乖,找到那个云老蔫吧。

  “回来了?手里拿的是什么?”跟着小乖到了一处私人旅社,等小乖顺着旅社外墙上的窗户爬进了二楼房间,我赶忙溜进了旅社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才将耳朵贴在门上,就听见一个声音阴沉的男人正在那里训斥着小乖。

  “果汁!”小乖怯怯地回答道。

  “谁给你的?”就听见屋里传来啪的一声,估计是小乖的果汁被那个男人拿过去摔了。然后又听到他在那里喝问道。

  “反了你还,我再问你一句,谁给你的?”屋子里再度传来啪的一声响,随后就听见男人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那里吼着。

  1@…正(Z版:首发

  “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有心一脚将房门踢开,然后进去狠揍这表子养的一顿。想了想,还是压抑住了内心的冲动。抬起手在房门上敲了几下,我装作是旅社服务员在那里问道。

  “没事!”男人在里面很大声的回应着我。

  “请先生把门开一下好吗?不然老板问起来,我很难做的!”我皱了皱眉头,继续在那里说道。

  “一个破旅社,规矩倒不少!”男人或许是想早点把我打发走,省得我在外面继续呱噪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嘴里骂骂咧咧的,走过来把门开了。

  “我去你妹子的!”门一开,我兜吊一脚就踹了过去。快速钻进了屋内,顺手把房门一关,我终于知道了云老蔫儿的面相。这是一个头发稀疏,尖嘴猴腮,下巴上还悬着一缕鼠须的中老年男人。如果要用一种东西来形容他的话,我想最贴切的应该是老鼠。

  “嘶,是你?”云老蔫儿双手捂着胯下,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又痛又惊道。

  “说吧,为什么要害我?”我一脚踩在他脸上,用鞋底使劲在他脸上磨蹭着问道。

  “小乖,杀了他!”男人很硬气的在地上挣扎着,嘴里冲缩在墙角的小乖喊道。

  小乖看着地上被男人踩扁了的果汁盒子,再抬头看了看我,摇了摇头。他没有理会男人的命令,只是走到果汁盒子旁边,蹲下身子将它检了起来。

  “果汁是你给他的?难怪!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见小乖并没有听从自己的号令对我发起攻击,再看了看小乖手上的那个果汁盒,云老蔫儿似有所悟的呵斥着小乖。随后从身上摸出一个小铃铛就准备摇响它。

  “控魂铃?”我看着那个六角形的铃铛,认出了这是个什么东西。铃铛一响,小乖被禁锢住的魂魄就会听被铃铛主人所控制,到那个时候小乖就要不得不听从他的号令来对付我了。不仅如此,如果铃声响得过长,小乖甚至会魂飞魄散。云老蔫儿这是准备控制小乖来杀了我,然后再利用手里的控魂铃来杀了不听话的小乖。

  不等云老蔫儿摇动手腕,我一脚将他手上的铃铛踢到一边。随后又是一脚狠狠踩在他两腿之间,并且使劲地搓动了一下。

  “嗷!”云老蔫儿一声哀嚎,双腿夹得紧紧的像只虾米一样在地上蹦跶起来。

  “老子再问你一句,为什么要,害,老子?”我蹲下身子,抓住云老蔫儿的衣领子,用手指戳着他的额头狠声问道。还是那句话,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不相信这个以前和我素未谋面的云老蔫儿,会莫名其妙的来害我,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

  “老,老艾,老艾找我来的!”云老蔫儿紧夹着双腿,涕泪横流的对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