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16章 浮出水面
  “老艾?老艾是谁?住哪里?”我从云老蔫儿嘴里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对于这个什么老艾,我是半点印象都没有。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我只要问清楚他的住处,自然会去找他。

  “他是我的同学,同学!这次就是他从中牵线,要我来对付你的。”云老蔫儿觉得自己的裤裆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伸手一摸,就看见红的黄的粘了一手。又痛又怕之下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只想早点把我的问题回答完,然后他好去医院。

  “牵线?这么说来,他背后还有人咯?他背后的那个人,才是想害我的正主是吧?”我抓住了云老蔫儿话里的关键词,牵线!搓了搓手指头,我笑着问他道。

  “那人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老艾他们都叫他大哥。大兄弟,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放了我这一马吧!?”此时的云老蔫儿,再度回复到读书时候的那个蔫吧样子。失去了小乖这个倚仗,他才明白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

  “地址给我!”我站起身来向云老蔫儿要起了地址!

  k最●新“/章《节上_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话,不然我能找到你一次,也一定能找到你第二次,不管你在哪里!”从云老蔫儿嘴里得到了那个老大的地址之后,我又警告了他一句道。

  “真话,绝对是真话。”云老蔫儿只想早点离开这里,然后去医院看看能不能把被踩得稀烂的玩意儿给救回来。闻言举起右手对灯发誓道。

  “那好,我就信你这一回!”我估摸着这货不敢骗我,随即点点头说道。说完,我就准备离开这里。等明天,去找那个隐藏在幕后的大哥唠唠。

  “咯叽!”就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小乖走到我身边,轻轻拉着我的裤腿有些恋恋不舍。

  “小乖?”我蹲下甚至,摸了摸他的头。

  “咯叽!”小乖将头轻轻在我掌心蹭了蹭。

  “我把他带走,你没意见吧?”我知道小乖这是舍不得我。想想也是,一个对他和颜悦色给东西吃,另外一个则是凶神恶煞非打即骂。换做是你,你又对哪一个更加亲近呢?

  “这个……没意见没意见。”云老蔫儿眼瞅着自己养了好久的小鬼就这么反了水,心里当然是不肯答应的。可是看看眼前的形式,他还是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咯叽!”小乖闻言很兴奋地拉了拉我的手,又指了指放在床底下的那个陶罐子,示意我将它带走。

  “你,不能离开这个陶罐太久?”我见小乖这么重视这个陶罐,又想起了之前他曾经说过,不能离开云老蔫儿太久的话。于是我试探着问他道。

  “嗯!”小乖点点头,轻嗯了一声。

  我走到床边,拿出了那个陶罐。揭开盖子往里一看,就明白为什么小乖不能离开的原因了。陶罐里有小乖的颅骨,这是寄居灵魂的地方。有这个颅骨在,小乖就算走得再远,最终也还是会回到这个陶罐里来。

  “我们走!”手里提着陶罐,不去理会云老蔫儿心疼的眼神,我对小乖说道。

  “咯叽!”小乖示意我将陶罐的盖子打开,然后顺着罐子口团成一团钻了进入。等把自己安顿好以后,这才在罐子里对我喊了一声示意可以走了。

  “嚯!”我伸手把门拉开,却不防一个敦实的女子从门外跌了进来。

  “我是这里的老板,刚才听见这屋有些动静,所以来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体态健硕的女人一边做着自我介绍,一边拿眼瞅着地上夹着蛋呻吟着的云老蔫儿。

  “哦没事,我朋友有些特殊的癖好。刚才把那东西往插座里放,没留神嗨大了,过会儿就好了。”我跟老板解释道。

  “咦,都怪东京那帮人。把现在的人都祸祸得变了态了,懒得管你们!”老板闻言打了个冷颤,然后避瘟神似的避让开我们向房外走去道。合着,她也知道东京很热!

  “小乖,等我把这件事料理完了,就送你去投胎。”小插曲过后,我提着陶罐子走在凌晨两点半的街道上。点了一支烟,我轻声说道。

  “铛铛!”陶罐里传来两声敲击声,小乖在那里回应着我。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用手指轻轻在陶罐上敲了两下说道。

  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我将陶罐打开,任由小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又给了他一盒果汁外加几块饼干之后,自顾自去睡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自己挂在了正空。

  “小乖?”我打着哈欠走出卧室,嘴里喊着小乖的名字。

  “他见不得太阳,回罐子里躲着去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去,你啥时候出来的?”我吓了一跳,一个转身看去,却发现是顾纤纤站在那里。搓了搓脸我问她道!

  “看这小鬼头挺可爱的,昨晚上我陪他玩了一宿。官人,我也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顾纤纤倚靠在护栏上幽幽说道。末了,还拿眼瞟了我下面一眼!

  “说归说啊,不许在心里耍流氓!”我将睡衣紧了紧对她说道。

  “切!”顾纤纤冲我竖起了中指,然后一个转身消失在我眼前。

  “什么时候她也学会这一招了?”我挠挠头,纳闷的说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跟你学的!”我体内传出顾纤纤的声音。

  一通洗漱,我提着陶罐子就出了门。等我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昨天来买波多的那位仁兄,早早地就等在了那里。

  “咦?难道昨夜他爹……被揍了?”我心里有些拿不准,在那里暗暗猜测了起来。

  “老板好!”客人见了我,满脸堆笑的迎上来打着招呼。看他一脸阳光明媚的样子,我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这模样,不像是来找麻烦的。

  “真灵,昨儿我爹真托梦给我了!”客人走到我身前,竖起大拇指鬼鬼祟祟的道。

  “我爹托我给您带个话儿,问您好评返现不返?”不等我谦虚两句,客人紧接着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