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0章 一天一个 (感谢所有兄弟姐妹的打赏)
  “唉?李源钊,急匆匆去哪儿啊?晚自习不上了?”正说着话,顾翩翩就看见李源钊和施豪两人火急火燎的从学校里出来。往前走了两步,顾翩翩拦住他们问道。

  “不上了,老师不问就算了,要是问起来就说我俩去医院了啊。”李源钊一边抬手拦起了的士,一边答着顾翩翩的话道。

  “你俩怎么了?是不是中午酒喝多了?”顾翩翩追问了一句。

  “哪儿啊,是苏鑫。唉,我们先去医院照顾他了啊。学校有啥事帮忙打打掩护,拜托拜托!”李源钊拦下一辆的士,拉开车门钻进去急匆匆在那说道。

  “难道刚才那个,是苏鑫?”顾翩翩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脱阳那两个字来。看着我,脸上一片讶然的道。

  “真没准,好了,进去吧。明天早上我来给你送早餐。”我耸耸肩膀对顾翩翩说道。好不容易才来一次江城,我寻思着这次多陪她几天再走。

  “别忘了胖妹的那份,人家可是惦记你好久了!我进去了啊,你快点找家宾馆住下吧。”顾翩翩没有问我为什么不离开江城回去做生意,闻言只是眼角带笑的在那里对我嘱咐道。

  目送顾翩翩进了校门之后,我这才转身向学校左近走去。大学嘛,旁边可以缺这缺那,但是唯独不会缺两样东西。一是宾馆,二是小吃店。走没多远,我就发现了一家条件还不错的假日宾馆。开了一间大床房,进了房间冲了一个澡过后,我就听见房间里的电话响了。

  “喂?哪位?”我拿起电话问了一声!

  “先生需要小姐服务么?”电话里传来一个腻腻的声音问道,那调调,仿佛是正在不堪挞伐之中一般。

  “额,这还没到点吧?你们不都是晚上10点才打电话做业务么?”我挑了挑眉毛问人道。

  “噗,老板看来是老手啊,连这点儿规律都让你给摸清楚了。怎么样?要不要给你安排一个小妹?”电话里那个腻腻的声音继续在那里撩拨着贫道。

  “如今物价飞涨,瓢不起啦,我还是用手吧!”我点了支烟在那里调戏着电话里那个女人道。

  “啪嗒!”要么人说表子无情呢?人一听我这话,当时就把电话给挂断了。你妹妹的,陪贫道聊几句吃很大亏是怎么地?我在心里忿忿道。

  “唉,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吃饭去!”等把头发弄干,我穿上外套百无聊赖的打开房门道。在宾馆附近的小吃街上随便找了一家烧烤摊,点了十来个串,一根鸭脖子。烤了点韭菜和香菇之后,我起开一瓶啤酒自饮自酌起来。

  “难怪那么多大爷大叔喜欢到大学附近溜达,合着是这边风景独好啊!”坐在街边,我一边喝着酒吃着烤串,一边看着从大学里出来的那些个身材玲珑突凸,皮肤紧致光滑的姑娘们琢磨道。我住的那个小城说起来也有一所不入流的大学,我寻思着,以后是不是晚上要去那里溜达溜达呢?

  吃饱喝足,我顺着马路往宾馆里溜达着。途中我丝毫不掩饰眼中的那种羡慕嫉妒恨,死盯着从我面前经过的那一对对骚.男.浪.女们。此时此刻,我很想当街高唱一首《分手快乐》献给他们。

  回到宾馆我早早的就睡了,因为明天一大早,我还得给翩翩和胖妹送早餐进去。答应了美人儿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这是我的优良作风。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我就跑到在鄂省久负盛名的那一家老字号里给顾翩翩她们买来了早点。等我拎着早餐溜进校园,时间正好是早上7点。我跟着一群手里同样提着各色早餐的汉子们,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和他们在那里翘首企盼不同,我直接给顾翩翩打了个电话,将她喊了下来。

  “热干面,小汤圆米酒。”我将手里打包得严严实实的早餐递到她手里说道。末了,顺势在她脸上啄了一口。

  g正版首《(发

  “渣渣!”此举顿时引来了围观者一致的不满。

  “讨厌,我上去了啊。对了你今天回去么?要是不回去,晚上请我吃好吃的。”顾翩翩轻轻拧了我耳朵一下,配合着我在那里秀起了恩爱。走没两步,她停下脚步问我道。

  “不走不走,我还没玩够呢。”见美人有挽留之意,贫道屁颠儿的在那里说道。只是这句话,听到周围那些汉子们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渣渣!”这一次声讨我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也更整齐。

  目送着顾翩翩进了女生宿舍,在宿舍管理大妈,还有那些个汉子们仿佛要吃了我的眼神注视下,我这才转身施施然离去。

  “哔啵,哔啵!”快出校门时,一辆救护车嗷嗷地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怎么了这是?这是一天进去一个的节奏?”我瞅着救护车自言自语道。

  “哥们儿你算说对了,可不就是一天进去一个的节奏么。昨儿苏鑫进去了,今儿施豪又进去了。据说俩人一个毛病,嗑了万艾可之后戴着003和一个娃娃颠鸾倒凤。最后精关不固,差点泄了个啥尽啥亡!真是少年不知精珍贵,老来望X空流泪啊!”一话唠儿接过我的话在那里摇头晃脑道。

  “额,你是说刚才救护车拖走的那个,是施豪?”好嘛,昨儿才混了个面熟的仨人,转眼这就往医院躺了俩。

  “是啊,不过别说,那个志林版的娃娃,仿真度倒是蛮高的。”话唠儿嘴里啧啧有声的在那里感叹道。说着话,嘴角流出一丝亮晶晶的涎水来。

  “娃娃!”提起志林版的娃娃,我脑海里浮现出昨天施豪送给李源钊的那一只来。

  “应该不会这么没有自制力,玩娃娃都能把自己玩虚脱?”我心里犯着嘀咕,迈步向校外走去。虽然施豪和苏鑫都是血气方刚,正是爱玩的年纪,可是我不相信他们会饥渴如斯。隐约间,我觉得那个娃娃的身上肯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