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23章 蹲守
  “晚上我请吃饭,你把李源钊也叫上。哦,对了还有胖妹!”轻搂着顾翩翩,我心里盘算了一下对她说道。自打昨天看见施豪入院之后我就在心里一直猜疑着,为什么他和那个苏鑫,都在那个娃娃身上出了事?朋友之间衣服可以换着穿,但是没理由连娃娃都共着玩吧?况且那个娃娃,还是他送给李源钊的生日礼物。有把送出去的东西,再拿回来玩的道理么?

  一个寝室四个人,除了那个常年在外和女朋友合租的同学之外。剩下的三个当中有两个出了事。而且都是在娃娃身上出了事,事情有这么凑巧么?我隐隐觉得,三个人躺了俩,剩下的李源钊想要独善其身,恐怕很难!事情就是这样,没有让我遇上就算了。既然遇上了,我就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

  “请李源钊吃饭?”顾翩翩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在她看来,我和李源钊之间只不过是泛泛之交而已。要不是这次李源钊过生日邀请了她,而她又拉上了我。这辈子我跟李源钊之间,或许都只会是一个陌生人。

  “是啊,他过生日我啥也没送,还白蹭了人家一顿饭。传出去人家会说你男朋友抠门的。”我找了个理由对顾翩翩说道。

  6k首.发c-

  “你这人,好吧我待会跟他说说,来不来我不敢保证啊。不过我能保证,胖妹一定会来!”顾翩翩白了我一眼说道。

  “嗯,这里我老早就想来了,可是舍不得。”晚饭是在江大附近最富盛名的那家酒楼吃的,胖妹在那里边吃边嘟囔着。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一个月能有1500的生活费已经算不容易了。在这家酒楼,三五个人吃一顿,想吃好没有600下不来。也难怪胖妹舍不得了,她一个月生活费才有几个600?!就算AA,一个人也得掏100多。在胖妹看来,100多块她都可以买好多薯片了。

  “早说请你吃好吃的,一直没有机会,喜欢就多吃点。”我将一盘玉米烧排骨推到胖妹面前笑道。真正和顾翩翩贴心的朋友不多,胖妹是其中一个。爱屋及乌,所以我对这个胖妹妹,也充满了好感和善意。

  “李源钊,咱俩喝一个!”招呼完胖妹,我扭头举杯对显得没什么胃口的李源钊说道。

  “今天晚上我得去医院盯着他们,酒我就这一杯了。等我那两个兄弟康复了,我请!”李源钊一口将酒喝干,然后把酒杯倒扣在桌上对我致歉道。他觉得昨天自己要是不回去睡觉,而是在医院盯着,兴许苏鑫就不会出这档子事情了。

  “也好!”我点点头,没有再劝李源钊的酒。

  吃完饭天色已经擦黑,等把顾翩翩和胖妹安全送回学校之后,我转身也拦了一辆的士往医院赶去。

  “施豪,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源钊到医院的时候,施豪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有些欣喜的过去问道。

  “我没事,就是感觉浑身乏力,没什么精神!小苏子,他怎么了?”施豪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问李源钊道。

  “他身体没你好,恢复得比较慢,估计明天也应该没事了吧?”李源钊回头看了看躺在另一张病床上,陷入了昏迷的苏鑫说道。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把实情告诉施豪的时候,或许过几天,等他彻底康复了再说会比较好。

  “苏鑫的家属还没来么?”说话间,值班医生推门进来了。给施豪做了一下简单的检查之后问李源钊道。病人住院好几天了,一直是这个学生每天招呼着,医生心里暗暗对苏鑫的家属产生了一丝不满。

  他不知道的是,苏鑫入院的事情,至今没有人通知他的家里。李源钊是不好说,难道要他对人家父母说,你家儿子玩娃娃出事了?而医院和学校方面则是想暂时把事情压一压再说。因为苏鑫先是在学校出的问题,接着又在医院出了问题。说起来,他们两家都有责任。现在校方和医院统一的意见是,先把苏鑫的伤患医治好。之后再由双方共同做他的工作,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还没有,是不是苏鑫住院费不够了?差多少,我先给他垫着!”李源钊闻言起身问医生道。

  “那倒不是,他的诊疗费用由我们医院先垫上了。只是没有家属签字,明天上午他的修复手术没办法进行啊!”医生对李源钊说道。手术之前,非要家属签一份免责声明。意思是在麻醉或者手术过程中,病人出了意外与医院无关,这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

  “能不能等几天?我马上就跟他家里说!”李源钊一听这话,连忙掏出手机来问医生道。

  “我们能等,病人不能啊。受创后修复手术越早进行,修复的概率就越高。要是等几天的话......”医生也犯了难!

  “那,其他人可以签字么?比如我?”李源钊一心为同学的伤势着想,根本就没想过这当中的厉害。万一要是手术失败了,他这个签字的人,可是要负责任的。

  “这个得跟院长请示,看看能不能特事特办。还有,同学我劝你一句吧。这个字,最好还是由你们学校领导来签会比较好!”医生看着面前这个热心肠的学生,终究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最终和医生商量过之后,李源钊决定让值班医生去请示他们的院长,看看苏鑫的这个手术,能不能由非直系亲属代替签字。而他则是给学校打了个电话,要求院方派负责人来跟医院协商许鑫手术的问题。

  “医院的伙食这么好么?真臭!”我偷偷儿溜进了医院,躲进了苏鑫所在楼层的男厕所里。这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因为我既不是病人家属,也不是医院工作人员。如果就这么在医院里晃悠,人家是有权力将我当作闲杂人等给赶出去的。没办法,贫道只有躲进厕所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