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1章 鲁家进
  “前边就到鲁家进了,小凡走不惯山路吧?”第二天跟着鲁阿姨倒了两趟车,下午3点终于接近了此行了的目的地。是接近,而不是到达。华中地区多丘陵,别看山包不高,可是连绵不绝。一座接一座的山包爬下来,太阳已经西斜了。鲁阿姨抬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回头看着紧随其后的我有些歉意的问道。

  c最新章Q节上P1、

  “没问题的,山路我也经常走。阿姨您慢着点儿,时间还早!”我从山路边上的一棵树上,折了一根树杈子递给鲁阿姨说道。近50岁的人了,还能走这么远的山路,不得不让人佩服。

  “我那个儿子,要是有小凡你这么懂事就好了!”鲁阿姨接过树杈子,当拐杖使着说道。

  “兴亮和我不一样的,他有阿姨你照顾着,所以有些事情就马虎一些。我是不考虑周全不行,毕竟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我搀扶着鲁阿姨的胳膊对她说道。这是实话,用我们这里的俚语说,就是铁锅顶在了头上。你不卖力顶着,锅就砸了。

  “唉,等到家了,让我弟弟给你做好吃的!”鲁阿姨伸手替我将沾在头发上的草屑拂去说道。我一句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一下子让鲁阿姨母性大发。虽然是得了她的同情,但是我心里却觉得有了一丝温暖。

  鲁家进,位于两个海拔一百多米的山包中间。是一个拥有五六十户,三百来口子人的村庄。从名字中可以看出来,这个村子里的人全部都姓鲁!距离村子几百米开外,有一个很大的水库。这让鲁家进的村民,从来都不会为粮食的灌溉发愁。

  只是这个地方的土地质量并不是太好,土地里蕴含的砂石比例太重,导致种不出什么太好的庄稼来。加上路不好走,地方又偏僻。所以日子久了,村子里的年青人大多对家乡产生了一丝厌恶的情绪。是的,厌恶。

  毕竟现在不比以前,以前想知道外面的事情。要么是听收音机,要么是看报纸。条件好一些的,还能从电视的新闻联播里了解到一些。现在不同了,不谈有宽带的地方。只要有手机的人,大多数都能接触到外面那种灯红酒绿的世界。

  今天老翁娶嫩妻,明天嫩模拍写真,后天谁谁中了福彩几个亿。这些个新闻,天天冲击着这些年青人的精神世界。他们就不明白了,为毛人家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自己却要守在这个穷乡僻壤里苦受?

  俗话说穷则思变,年青人的接受能力普遍较快。他们决定从山里走出去,去到那个大好的花花世界里拼搏一番,外带着享受人生。而父辈们,大多是故土难离,选择了继续留守在村子里。其实说起来,全国很多农村都是这个模式。这也是为什么会有留守儿童还有留守老人的原因。

  “早枝回来啦?”下了山包,走进山坳。迎面走来一个挑着粪桶的老汉,看见了鲁阿姨连忙在那里打着招呼道。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鲁阿姨原来是叫鲁早枝!

  “是啊他表叔!”鲁阿姨连忙和人招呼着道。鲁家进的人,大多都拐弯抹角的沾着亲带着故,全村都是表叔表婶也不是个什么稀奇的事情。

  “胜利家的孩子找着没?这几天也没去他家看看。”表叔挑着那担还有些残翔的粪桶走近了问鲁阿姨道,我见势慌忙向侧里避让了几步。

  “还没呢,这不是今天回来看看么。”鲁阿姨的弟弟叫鲁胜利,家里出了事情,鲁阿姨没什么心情和人细谈。说着话,面带歉意的冲那表叔点点头,然后带着我加快了进村的脚步。

  走进了夹在两座山包当间的村落,自然是引起了一阵狗吠声。别说人会欺生,狗也一样。眼瞅着我这个外乡人进了村子,几条毛色不一但是膘肥体壮的土狗掉着舌头就过来了。距我几米之外站住了之后,就是一阵趾高气扬的吠吠。

  “去,去!姐你怎么回来了?”打路边那幢红砖屋里走出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弯腰从地上捡起几块土疙瘩冲狗扔了过去,然后将鲁阿姨和我引进了屋子道。

  “孩子有音信没?”鲁阿姨给我搬了一把椅子,等我坐下后问弟弟道。

  “还没呢,上午还给派出所打过电话。人家说俺们这儿太偏,也没个监控。光靠人力去排查,难度太大,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鲁胜利给我倒了杯水,又递了支烟后黯然的道。

  “现如今可好啊,啥啥都指望着监控了。十几年前那会儿,没监控就不破案了?人懒,不作为,尽想着推卸责任!”鲁阿姨闻言脾气上来了,一拍桌子尽显巾帼本色道。骂完了之后,随之又抹着眼泪儿叹起了气来。

  “对了,我给你带回一大师来。上回邻村儿汪瞎子不是说他道行不够,算不出来孩子在哪吗?程大师一准儿能给你算出来!”鲁阿姨一开口,就把我挂树上去了。有这么介绍人的么?事儿还没开始办,她就已经给人拍胸脯了。

  “姐,真的?大师辛苦了!看我,这个点了,还没做饭呢。桂香,快起来,别挺尸了。家来了贵客,快去炒几个菜,我陪大师喝两杯!”鲁胜利对姐姐的话素来是深信不疑的,闻言有些手足无措的冲里屋喊道。

  “大师,求你帮我们把小宝给找回来。”听见自家男人的喊声,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妇女踉跄着从里屋跑了出来,扑一声就跪我跟前嚎啕起来。见她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样子,可见孩子丢了对她造成了多么大的打击。

  “快起来快起来!”我慌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迈步往边上让了让,然后搀扶着鲁胜利的媳妇道。

  “嚎什么,快去做饭,孩子的事情待会再说!”鲁胜利用脚轻踢了自己婆娘一下说道。既然姐姐亲自领人来了,想必这小年轻真的有几分本事吧?不管结果如何,总归是个希望。鲁胜利心里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