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2章 推算
  晚饭算得上丰盛,除了自家菜园里摘的新鲜蔬菜之外。还特意宰了一只鸡,炸了一盘子从水库里捞上来的小鱼儿。酒是谷酒,很烈。装菜的碗都是海碗,每个碗里的菜都冒着尖,显示出主人家的实诚。

  “大师,我家小子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这碗我干了,你随意!”正式开动之后,鲁胜利端着一只小碗站起身来说道。说完一仰脖儿,54度的酒水就如同凉白开一样被他喝了个一滴不剩。

  “这个我真的只能随意了!”我低头闻了一下碗里的白酒,不禁打了个冷颤说道。喝酒这活儿我是死活都学不熟的,啤酒顶多三瓶,白酒顶多二两。再劝,贫道就要酒后乱性了!

  “随意随意!”鲁胜利也没有为难我,只是将自己碗里的酒续满之后说道。他也不敢多劝,毕竟还指望着我帮他找孩子呢。

  “能给我说说,孩子到底是咋回事儿吗?”酒过三巡,菜吃五味之后,我将酒碗倒扣在桌上问鲁胜利道。既然答应了鲁阿姨过来帮忙,现在又吃了人家的,喝了人家的,那么我就要尽力将事儿给人家办妥了。之前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也仅仅是从鲁阿姨嘴里听了个大概。我决定详细问问鲁胜利,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半个月之前吧,我家隔壁的那家忽然就嚷着孩子丢了。当时我就在琢磨,鲁家进这种偏僻的地方,怎么可能丢孩子呢?前后也就这么大快地方,外人进来肯定有人发现的。之后一天丢一个,一天丢一个。全村人都慌神了,这才发动大家满山去找,然后又报了警。”

  “一直到一个礼拜之前的一天,我下地干完活,回来早早的就带着孩子睡了。孩子他娘则是在村子里打牌,等她打牌回来问我孩子在哪,我才知道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才一岁多点的孩子,刚刚能扶着墙走路,能去哪呢?我找遍了全村,也没找着孩子的下落。”鲁胜利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对我说道。

  “都怪我,那天要是不去打牌就好了!”鲁胜利的媳妇在一旁自责着道。

  “这都是命,和你打不打牌有个屁关系。就算那天孩子不丢,改天孩子也还是会丢的。我老鲁家先人不知道做了什么孽,要让我鲁胜利绝后!”鲁胜利有些喝大了,搂着自己媳妇两人抱头痛哭道。

  “我能进你们屋看看么?”主家夫妻两在那里抱头痛哭,我也没心思再吃东西了。放下筷子,我站起身问鲁胜利道。

  “啊可以!”鲁胜利抹了把眼泪,起身引着我向他的卧室走去。进了卧室我就知道自己白看了,因为里面的摆设被鲁胜利的媳妇整理得太整齐了,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大师,您看出什么来没?”鲁胜利满怀希望的看着我问道。

  “能把孩子的生辰八字说一说么?”我沉吟了一下,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问鲁胜利道。

  “2014年8月1日中午12点出生的。”鲁胜利闻言马上把孩子的生日告诉了我!

  “甲午年,辛未月,甲辰日午时!冲狗煞南......沙中金命,日主天干为木,生于夏季,五行缺水!”我掐指在那里默算起了孩子的命格!不算不知道,一算我心里就凉了半截!

  “甲日庚午时生,甲木对午来说正处死地,而甲木以庚金为偏官,又正好为午火克制,偏官有制叫鬼,因此称死地逢鬼,此命如果不得月令,没有补救,疾病缠身,短命。这孩子的命,不好啊!”我在心里暗暗盘算着,末了暗叹一声道。不过这些话我不好对鲁胜利夫妇俩明说,现在对他们实话实说,无异于往他们心头插刀。

  q*看/%正#版2、章'节}v上

  “大师?”鲁胜利见我久久不语,在那里追问了一句!

  “明日再说!”我抬手止住了鲁胜利的追问,转身向卧室外边走去。照我的推算,鲁胜利的孩子多半已经是不在人世了。我现在在想的,是怎么把凶手给找出来,还鲁胜利夫妻俩一个公道。

  “这?”鲁胜利等我走出房去,回头和姐姐鲁早枝面面相觑道。

  “或许是赶路累了,休息一晚明天才有精神帮你。放心,他是个有本事的人。”鲁阿姨迟疑了一下,在那里安慰着自己的弟弟道。

  “小凡,你刚才是不是算出什么来了?”安抚好弟弟和弟妹,鲁阿姨走到我身后轻声问我道。我的心中藏不住事,鲁阿姨隐约间察觉到了什么。

  “跟阿姨也不能说实话么?你真算出什么来,只管实话实说,阿姨顶得住!”见我还是不语,鲁阿姨有些急了,拉着我的袖子就急声说道。

  “鲁阿姨......”我回过头去,看了看还在收拾碗筷的鲁胜利夫妻俩,将鲁阿姨拉到了大门外。

  “恕我无能为力,孩子恐怕是不在了!”走出门外,找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我轻声对鲁阿姨说道。

  “啊?”鲁阿姨闻言脚下晃了一晃,张嘴就要嚎啕!

  “别,千万别哭!鲁阿姨,让他们夫妻俩,再过两天安生日子吧!”我一抬手捂住了鲁阿姨的嘴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虽然最终鲁胜利夫妻俩还是会知道真相,最终还是会伤心。可是在我看来,能多瞒一天,他们就能好过一天,目前我也只能为他们做这些了。

  “不哭,我不哭。小凡,能算出来是谁害了孩子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要他不得好死!”一向脾气温和的鲁阿姨抹掉了脸上的眼泪,站在我面前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有线索,我也推算不出来!”我有些无奈的对鲁阿姨说道。推算一个人的去向,首先要知道他的生辰八字。现在我连凶手是男是女,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又谈何推算呢?

  “不过鲁阿姨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撒手不管的。”我背手看向漆黑的夜空,对身边的鲁阿姨承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