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4章 狗咬狗
  “鲁慈,这孩子有些不对劲啊。咋喂他,他都不肯张嘴!”拿着奶瓶挨个儿地把那些孩子们喂了一遍。有人对正在吃着花生米,呡着小酒的壮汉说道。

  “灌也要灌下去,这可是六万块钱。”鲁慈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接过同伙手上的奶瓶说道。

  “可惜了你这个名字,名慈,心肠怎么这么狠毒呢?”站在碉堡外边的顾纤纤,看到这里忍不住了。嘴里呵斥着鲁慈,一抬手抽了他一个嘴巴子。

  “谁?谁在那里装神弄鬼?”鲁慈被顾纤纤一耳光抽得摔倒在地,捂着快速红肿起来的腮帮子在那里色厉内荏地喝问道。大半夜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又无端挨了一巴掌,搁谁谁心里都慌不是!

  “年轻力壮的,做什么不好,要去拐卖孩子?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今天我就替你的父母和老师,教育教育你!”顾纤纤飘到鲁慈身前,含愤说罢啪啪啪就是十几个耳光抽了过去。

  “鲁慈你怎么了?”顾纤纤抽他的耳光,包括说话都只有鲁慈一个人能感受到。见鲁慈一个人在那里又吼又叫又甩头的闹得热闹,他的几个同伙纷纷上前询问道!

  “有鬼,有鬼!”鲁慈吐出两颗大槽牙来,惊骇地抱头鼠窜着。可无论他往哪个方向跑,顾纤纤却始终挡在他的身前。

  “你姓鲁,应该是鲁家进本地的人吧?人说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倒好,连个畜牲都不如!”顾纤纤抬手又是一耳光,抽在鲁慈脸上将他抽翻在地冷笑道!

  “鲁慈你到底怎么了?大半夜的发什么疯?”有同伙见鲁慈在那里演着独角戏,心里有些不耐地追问他道。

  “我看是不是酒喝多了撒酒疯呢,早跟他说过少喝酒,就是不听!他自己喝死了没事,可别酒后那张嘴没个把门的,把我们的事给秃噜了出去!”又有同伙看了一眼地上空了一半的酒瓶,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满的说道。

  “听听,你的同伙儿都以为你在发酒疯,在那对你表示不满呢!”顾纤纤看了看那三个围拢到鲁慈身边的人,开口对他笑道!

  “跟着他迟早出事,还有,凭什么大家风险均担,分起钱来他却此咱们要多一份?”见鲁慈有些神志不清的倒在地上,一个同伙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在那里说道。

  “就是,咱们四个就他是鲁家进的。万一他哪天酒后说漏了嘴……我们可谁也跑不掉啊!不说警察,就是鲁家进里的人,都能弄死咱们。”听出了同伙话里的意识,立马有人开口在那附和道。

  U;

  既然敢出来干这个,就没一个是心慈手软的主。别看电视里那些新闻,逮着这些人就特么在那里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的忏悔。那无非是想博取一下同情,看看能不能感动法官少判他两年而已!这些人,说白了都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货。

  如果事后在那里装模作样的道歉有用,那还要法律干什么?按照这些人的逻辑,那么我是不是能法克了你老母,然后道歉说对不起,我特么法克错了呢?

  “你们的意思……”三个人王八盯绿豆,大眼瞪小眼地彼此对视了一下,有人开口问道!

  “三个人分总此四个人分要分得多吧?买家都已经联系好了,只等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人狞笑了一下,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

  “这里这么偏僻,一年也没个人上来。挖个坑埋了,过段日子骨头都烂光了!”有人在那里补充着道。

  “分了钱咱们去外地躲段时间,等事情过去了再回来。大家都记住了,回来也别把钱一次性全给家里了。慢慢儿给,就说是在外头打工挣的!”有人都开始考虑怎么把钱给洗白的问题了。

  “为啥啊?我家还等着钱盖房子给我娶媳妇呢!”有人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把钱全给家里!

  “傻B,除了那些女的,你见过哪个男的一年打工能带回来十好几万的?用用脑子,别害了自己,连带着坑了大家!”琢磨着洗钱的那位闻言怒不可遏道。

  “啧啧啧,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本姑娘乏了,歇会儿看你们狗咬狗!哦呵呵呵!”顾纤纤用脚踢了踢被揍成了猪头的鲁慈,鬼笑着对他说道。

  “对不住了鲁慈,下去了可别怪弟兄们不仁义!”鲁慈的三个同伙彼此对视了一眼,各自从身上拔出一把匕首来逼近了他道。主意是大家一起想出来的,那么杀人也应该大家一起上。这么一来,就不怕有人日后反水了。

  “噗,噗噗!”鲁慈有心想起身反抗,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倒在地上的他,只有眼睁睁看着三个人。用三把匕首,分别捅进了他的心脏,后腰,还有腹部!

  “呼!”鲁慈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同伙,张大了嘴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吐出一口浊气后,他死了!

  “啪啪啪,精彩,真精彩!不枉我半夜跑一趟!”顾纤纤忽然现身出来,看着那三个还在鲁慈身上补刀的男人拍手道!

  “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三人闻声惊骇地抬头,却发现自己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妹纸。三人对视一眼,嘴里问着话,手上就准备拔刀灭口!反正事情到了这一步,杀一个和杀两个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什么分别了。

  “啧啧啧,蠢货,你们的刀还拔得出来么?”顾纤纤嘴角含笑地看着三人啧啧有声道!

  三人闻言手上一用力,试图将刀从鲁慈身上拔出来。却不料那刀仿佛是长在了鲁慈身上一样,任由他们如何使劲也拔不出来。不仅如此,就连他们的手掌,都跟刀柄粘到了一起。别说拔刀了,他们眼下连撒手都做不到!

  “怎么回事?”有人惊恐地看向顾纤纤,嘴里发着问!

  “杀人者偿命,欠债者还钱,就这么回事。”顾纤纤说完,没有再理会这三个人。而是转身向窝在角落里的那些孩子们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