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5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官人,我找到孩子们了,带上人跟我走!”正在酣睡之中,顾纤纤将我摇醒在我耳边说道。我闻言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干涩的眼眶,穿好了衣裳就往房外走去。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找孩子,现在孩子找到了,觉睡不睡就无所谓了。

  “那个,纤纤,有没有孩子已经走了?”走了两步,我问顾纤纤道。我很怕她会回答有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那样的话,我就要考虑到底要不要带上鲁胜利一起去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有个孩子的情况很不好。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已经不能开口吃东西了。”顾纤纤在我耳边说道。

  “鲁叔,鲁叔?快起来,把丢了孩子的人都喊上,就说孩子找到了。”我走到鲁胜利的卧室门前,敲着房门冲里面喊道。农村的夜很静,从而也显得我的声音格外的大。

  uv%!首A发4

  “什么?小凡你说什么?孩子找到了?”鲁胜利没喊醒,鲁阿姨倒是先醒了。从她卧室里踉跄着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就连声问道。

  “找到了?真找到了?菩萨显灵,菩萨显灵!”这个时候鲁胜利也披着衣服打房内出来了。当即也顾不得许多,跪倒在地就在那里磕起了响头。

  “关菩萨什么事?这都是人大师给帮忙找着的。”世上还是有明白人啊,鲁胜利他媳妇一把扯起自己的男人,完了冲我很是歉意的笑了笑说道。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赶紧去把丢了孩子的人召集起来跟我走。孩子们的处境现在很不好,咱们能早一点赶到,他们就能早一刻安全。”我点了一支烟,狠吸了一口提了提精神对他们说道。

  “哦哦对对对,你去村东头,我去村西头。喊完了人我们在打谷场集合,记得让他们带上手电。你跑那么快干嘛?还有孩子们的衣服,吃的喝的也带点儿啊!”鲁胜利的媳妇闻言连连点头道,话没说完就看见鲁胜利打屋子里窜了出去,她紧赶了两步在那里又喊道。

  孩子是所有人都在揪心的事情,一听鲁胜利信誓旦旦的说孩子给找着了。大家伙儿以最快的速度就从屋里奔了出来,还有那些与此事无关的村民,闻讯也打着手电牵着狗前来帮忙。

  “你先去照看着孩子们,我带着他们随后就来!”几乎半个鲁家进的人都跟在了我身后,人一多前进的速度就慢下来了。加上队伍里还有十几条狗前后窜着,天色又黑,大家走起来就更慢了。我一琢磨这不行,随即低声对飘在我前头带着路的顾纤纤说道。

  “那我先去了,你跟着我的味道走啊!”顾纤纤知道我能闻得见鬼味,回头冲我说完,化作一道阴风霎时不见!

  “大师,您算的方位准么?”跟着我爬了几座山包之后,有人狐疑的在那里问道。

  “不乐意跟着就回去。算得准么?人家来帮忙,可是一分钱都没收大家伙的。你以为人闲着没事,从城里来这儿大晚上的带咱们溜山玩儿?”鲁胜利闻言不乐意了,当即冲出言文化的那人吼了起来。

  “这,你别恼啊,我这不是心里着急么。对不住,对不住!”人间鲁胜利恼了,黑灯瞎火的也看不见我的脸色,赶忙在那里冲我连声道起了歉来。他们都相信,半仙儿之流的人物,能帮人也能害人。他可不想一句话把我给得罪了,回头我再在他身上下点佐料什么的。

  一连爬了十座山包,这才到了孩子们藏身的地方。这个时候天也蒙蒙亮了,老远我就看见顾纤纤站在一个老旧的碉堡前头向这边张望着。

  “孩子就在那个碉堡里,大家别乱,丢了孩子的人家排队进去抱孩子。没丢孩子来帮忙的人,暂时在外边等着。地方窄,容不下这么多人,别待会再挤着踩着了。”领着众人走到碉堡前头,我停下脚步对身后的村民们嘱咐着道。

  国人爱看热闹,不管是北上广的,还是乡下犄角旮旯儿的,这个习惯都一样。我就担心他们待会一窝蜂涌进去,完了造成个踩踏什么的事故,那就非我所愿了。再者说了,孩子们都还小,猛地涌进去一群人,哭的哭闹的闹,把孩子吓着了又算谁的?

  “对对对,都听大师的,大家别乱,都在外头等着!”丢了孩子的人连忙在那里附和着我的话说道。

  “一个个儿进去领孩子吧!”等村民们都安静下来了,我这才对那些丢了孩子,此刻正眼巴巴看着我的人说道。

  “狗蛋儿啊!娘可找着你了!”

  “二丫,二丫我的心头肉!”

  人是一家儿家儿的往里进,哭喊声大致也相同。一个个的孩子懵懂地看着眼前的大人,任由他们将自己搂在怀里亲着,啃着,哭着,笑着。孩子小,不懂事,离开爹妈这么些天,有些孩子已经不能认出父母到底是谁了。于是乎现场是大人孩子哭成一团糟。大人是高兴的,而孩子们则是被吓的。

  “进去吧,孩子在里头呢!”等孩子抱得差不多了,我看着有些情怯的鲁胜利对他说道。

  “大师,您给帮忙看看,我家孩子这是怎么了?”不多会儿工夫,鲁胜利的媳妇抱着已经软趴趴的孩子跑到我跟前,一下子跪在那里哭起来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沉吟了好半天,才从嘴里憋出这么句话来!

  “求你了大师,那么多孩子都好好儿的,为啥独独我家孩子就成这样儿的呢?求你了,帮我们看看吧。看看是该去医院,还是有什么邪祟缠上我家孩子了!”鲁胜利红着眼眶,跟自己媳妇跪倒在一处,拉着我的裤腿哀求着道。

  “人的命,天注定。想要逆天,我无能为力啊!”我看了看孩子脸上逐渐笼罩上来的死气,将眼睛看向别处说道。小小的生命,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投胎的名额。还没来得及在这个滚滚红尘里走一遭,甚至连屁股上那块因为赶着投胎,而被鬼差们踹的青印都还没有消散,就要这么回去了。纵然是铁石心肠,此刻也会觉得心头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