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37章 入黄泉
  “鲁大叔,还请麻烦用瓷碗,装三分之一碗小米过来!”等到晚间沐浴更衣之后,又用清水漱过口,我对神情惴惴的鲁胜利夫妻俩说道。

  一整日,我粒米未进。因为现在除非在正统的道观和寺院能吃到做工严格的素斋之外,外面的食物多少都会带点荤腥。倒不是说鲁胜利家没有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而是家里的那些锅碗瓢盆,平日里多少都沾过荤腥。就算用水洗,也还是会有残留的,我总不能让人家去集市上专门买新的来吧?

  “哦哦!”鲁胜利见我面容不怒自威,慌忙点头应声而去。

  “今日,你就是我代步的工具了!”等鲁胜利离开后,我盘膝坐在鲁阿姨特意为我找来的蒲团上,伸手拿过竹篾和白纸,开始扎起纸马来。半小时之后,纸马扎好。我拿起毛笔,沾了沾早就准备好的朱砂,在马眼睛的位置各点了一笔道。

  “小凡,要不,阿姨给你煮碗面吧?你一天没吃了,放心,阿姨保证半点荤油都不会放的!”等我扎好纸马,盘膝坐在那里开始平心静气的时候,鲁阿姨颇觉歉意的走过来轻声问道。

  “不用了,阿姨!”我睁眼看向鲁阿姨,轻声对她笑道。

  “有一事还要拜托阿姨!”想了想,我开口对鲁阿姨说道。

  “傻孩子,有什么事就跟阿姨说,什么拜托不拜托的!”鲁阿姨觉得,这回似乎真的给我添麻烦了,闻言蹲下身子对我说道。

  “自今日起,至第七日止。每天别忘了进来给我点上三炷香,一对烛。还有阿姨,这盏油灯千万不要让它熄了。它熄了,我可就再也回不来了。阿姨要千万记得,每天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准时进来点香点烛。香能凝神,烛能明目,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不至于日夜莫辨而耽误了回来的时辰。不知我说的,阿姨可曾记住?”我双掌掌心向天,上下交叠在腹前,盘膝坐在那里对鲁阿姨说道。

  “记得记得,阿姨都记得。每天鸡叫三遍进来点香点烛续灯油,让油灯不熄。”鲁阿姨闻言连连点头着将我交代的事情又复述了一遍。在她眼中,我一向是没个正经的。今日我忽然严肃了起来,真心让她觉得似乎事情有些大条了。

  “好了,没什么事了,阿姨先出去吧!”交代完了诸多事宜,我缓缓闭目对鲁阿姨说道。

  “纤纤,记得帮我护住油灯。”等鲁阿姨转身轻手轻脚地出去了之后,我这才轻声在那说道。香烛不续,顶多我日夜莫辨。若是用心计算,还是会知道大概的时辰的。可若是这盏油灯灭了,等着我的可就是形神俱灭这一条路可走了。所以这最关键,最重要的事情,我决定交给我最信任的纤纤来做!

  “官人放心,谁要是敢打油灯的主意,神来杀神,佛来屠佛!”顾纤纤很是愧疚的在那看着我说道。不是她一再要求,我一定不会有这样的麻烦,她心里如是想道。

  “子时将至,诸位且先退出去吧。未来七日,没有我的首肯,除了鲁阿姨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这间屋子。胆敢违背的,莫怪我翻脸无情!”等诸事皆妥,时间已近夜里零点。我睁眼起身,看着围在门外想窥个究竟的村民们警告道。

  “都出去出去,没什么好看的!”鲁胜利闻言,将那些围聚在家里的相亲们逐一往外赶着道。等村民们都被赶出去之后,他又前后屋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才关门插闩静静守在我房间的门口。

  “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热玉炉,心存帝前。真灵下凡,仙佩临轩。今臣关告,经达九天。”又漱过一次口后,我掐起指诀燃起了第一炷香,绕屋而走口中念道。

  “青华妙严,慈相亿千。身居长乐,安坐金莲。慧光无碍,照烛幽泉。朽骸枯骨,安得光鲜!”我点燃了第二柱香,嘴里继续念道!

  “甘露流润,遍丽空玄。拔度沉溺,不滞寒渊。臣等归命,与道合真!”手中拈起第三炷香,我加快了念咒的节奏。

  “稽首皈依一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青华府,启奏太乙救苦尊!”念罢,我将香插进了装着小米的瓷碗里。

  ,%首':发&

  “稽首皈依二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朱陵府,启奏十方灵宝尊!”嘴里急速念着咒,我将第二炷香随之插进了碗里!

  “稽首皈依三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黄箓府,启奏道场诸圣众!”我将第三炷香插入碗中,念罢静立片刻,只待香烟绕梁而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后学末进弟子程氏小凡有事须入黄泉,拜请天地君亲师为我护法,十方土地为我指路!”稍后,我团身作了十方揖,口中继续关告不止。

  念罢香咒,我又拿起笔来,沾了朱砂俯身在黄符纸上画起了符篆。

  “拜请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太上老君......,张赵二郎,雷神大帝,神宵王府......,三茅真君,五星二十八宿,诸神仙手持符咒法术,与后学末进弟子程氏小凡愿救众生苦难,救病回生,降魔除邪,避却奸恶。愿魁罡护体威灵显著,千叫千应,万叫万灵,不叫自灵!”这是通灵启度文,想要通灵,就必须念咒画符。直白点说,想要灵魂出窍下得地府,就必须学会这个符咒。所以说大家要是看到有人自称能通灵的,只要看看他会不会这道符咒就知其真假。

  “燃灯,护法!”念罢咒,又将符篆放在烛火上烧化过后。我盘膝坐到蒲团上,闭上双眼嘴中对静侍一旁的顾纤纤说道。

  “官人放心,妾身必日夜守在灯旁,好叫你无后顾之忧!”顾纤纤对我福了一福,口中柔声答道。

  “焚纸马,烧纸钱,我去了!”微微一点头,我对顾纤纤说罢,立时气息全无!

  “希律律!”等我睁开双眼,只发现自己身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旷野之中。稍待片刻,身边传来一声马嘶。我知道,这是顾纤纤将纸马焚化了。又过得片刻,我怀中又多了数沓纸钞。

  “拿走买路钱,让路!”我摸出一沓纸钱朝空中一撒,口中喝道。刷拉拉一阵纸钱飞舞,稍待片刻,旷野中便不再漆黑一团,转而笼罩在一片幽蓝之下。